《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1-05   共 170 篇   访问量:166
母亲的珍藏品
发布日期:2019-11-05 字数:1952字 阅读:166次

在已故父母的床头,放着一个上着锁的老式板箱。

二十九年前,年仅五十八岁的母亲不幸辞世。仅仅五年,父亲也追随母亲驾鹤西去。在整理父母遗物时,由于没有找到板箱上小锁的钥匙,我们兄妹又不忍心将锁毁掉,就任箱子一直锁着。这一锁,二十多年过去了。

今年寒衣节晚上,回到老家给父母烧五色纸送“御寒衣物”,我们兄妹商量,把箱子打开吧,看看母亲在里面锁了什么珍贵的物品。

轻而易举地毁去小锁后,箱子打开了。空荡荡的板箱里,除了塑料袋子里装着父亲六十年代末从部队转业时战友们送他的一百多枚各式各样的毛主席像章外,还有一样让我兄妹们都无比惊讶的物品----母亲手织的老粗布。

老粗布方方正正、十分整齐地在箱底叠放着,虽然历经了近三十年岁月的熬磨,却看不出一丝的陈旧。我和弟弟小心翼翼地把布块展开:这是一块长约十四五米,宽约七、八十厘米,白色布面上均匀地分布着细细红色线条的床单布。这块母亲亲手织成、珍藏于箱底的老粗布,把我的思绪一下子带回了三十多年前,那个对我来说有着特别记忆的年代。

三十八前的一九八一年,父亲军转干部身份恢复五年后又传来好消息:我们全家重新转为城镇户口、吃商品粮。那时,能吃上商品粮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我和弟弟高兴地跳了起来。

但是,母亲却高兴不起来。原因是转为城镇户口后,按规定要把自家耕种的土地交给生产队。母亲担心每月供应的每人二十几斤的那点口粮,远远不能让正长身体的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吃饱肚子。

但是,耕地是一定要交的。

交了耕地的母亲为了弥补全家人口粮的不足,就在村子后面的荒坡上开垦出了四五块“小片地”,种些玉米、南瓜、大豆、红薯、棉花之类的农作物。母亲种地狠下力气,在这些捡来的“小片地”上种出的庄稼,居然让我们全家解除了吃不饱饭之忧,而母亲种的棉花,则是另有打算。

那时,父亲工资不高,姐姐参加工作也才一年,工资很低。我刚高中毕业待业在家,弟弟和妹妹尚在上学,家中经济比较紧张。母亲为了节省家庭开支,就搬出多年不用的纺花车,重新开启了昼夜纺棉的生活。母亲曾对我说:“棉花纺好后给你们兄妹每人织上两个床单,将来你们结婚时就不用再花钱买床单了”。

母亲纺起棉花特别下劲儿,常常是我一觉睡醒来,母亲的纺车还在“嘤、嘤、嘤”地响着。我催促母亲该休息了,她说:“还早,我再纺上一会儿。”

两年多后,线穗堆成了“小山”。于是,母亲支起了织布机,又开始了日以继夜的织布生活。

那年姐姐出嫁时,母亲送了她两个非常漂亮的粗布床单。而八十年代末我结婚时,婚床铺的也是母亲织的老粗布单子。虽然那时候我参加工作多年有了一定积蓄,完全有能力买上一套时尚一点的床上用品,但妻子和我的意见一致:铺上母亲亲手织的粗布床单,心里倍感温馨舒适。

在寒衣节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望着母亲珍藏的粗布床单,我仿佛看到母亲正用她那慈祥和爱怜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那目光让我感到既温暖又幸福。

上一篇: 《听雨》     下一篇: 《家长耐得住寂寞孩子会更优秀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66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的珍藏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