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为她打架》--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0-30   共 0 篇   访问量:171
第十九章 为她打架
发布日期:2019-10-30 字数:10747字 阅读:171次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帅小泽先止住哭声。坐在床头,用手抚着她的头发,看她还在抖动肩膀,心里又觉得一阵绞痛。相信她定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要不然不会这样难过。

  “傻瓜,对不起,刚才真的不该打你!手一抬我就后悔了,可就是没忍住!”高育红不哭了,抬头看他,眼框还噙着泪水。他心疼地拿着桌上的抽纸为她擦拭。

  “我说过,我是心甘情愿的,你不要说对不起,我宁愿被你打,也不要看你把委屈憋在心里!”帅小泽温和地说,真心不愿她受任何一点苦楚。

  “可是,我难过还是因为你,大铭说你跟一个订过亲的女孩儿在操场打滚儿!把袁欣敏都给气哭了!”高育红又伏在他怀里,幽幽地说。

  “啊?怎么又变成了打滚儿啦?”帅小泽差点没被气乐了,扶起她说:“小红,都是误会,大铭更是把话给夸大了!本来我教那个刘素霞学骑车呢,不小心被她撞倒,扶我的时候看到我头上有白头发,就趴在地上给我拔,最后找到六根白头发。小敏她们几个看到了,误以为刘素霞抱我才跑的,怎么大铭还说成了打滚儿?我刚才过来就是给你看,可你都不理我,叫你门时还在手里,结果就被你打掉了,要不我捡起来给你看,肯定还在门口地上!”

  “啊,怎么是这样?怎么每次都是大铭给传坏的?”高育红抬头惊讶地看看,又觉得他话没说完,注视着他问:“可他说你们订亲是怎么回事儿?是真的吗?还有你刚说的小敏她们几个,几个是谁?”

  “什么订亲啊?他又听了一半儿。前几天刘素霞跟我们几个刚见面儿时,说我小的时候经常跟我爸和刘发叔到她家跟他爸喝酒什么的,差点订了娃娃亲!”帅小泽又赶紧解释,生怕她心里有结,“那几个就是平时老在一起玩的,只是一厢情愿地为我担心,我可把她们当哥们儿!你要不信,咱现在去跟她们当面说清楚!”

  高育红摇摇头又俯下身,搂着他的腰,“别说了,是我不好,咱俩的事情还得先保密着,我该相信你!傻瓜,对不起,都是我小心眼儿!”

  “其实你肯为我吃醋,就是证明你在乎我,我不怪你!但是再有什么事情,你能不能不要先急着钻牛角尖儿,找我问个清楚明白。完了是哭也好,打我也好,至少你不能白白受一场委屈,对不对?”帅小泽认真地说。进门时看到她那悲痛欲绝的眼神这辈子都不会忘,真希望她不再因为任何事情流眼泪。

  “我听你的,一定没有下次!真对不起,傻瓜!”高育红柔声说,胳膊紧紧地抱着他。

  “小红,傻瓜不会怪你,真的,一点儿都不怪!天黑了,你是不是该吃晚饭了?”帅小泽看看窗户外面微弱的亮光,还不知道那几个人最后怎么样了。

  高育红拉长声音用鼻子哼了一下,摇摇头。

  “我该回家了。”帅小泽抚摸她的头发,柔声说,其实他也舍不得走,恨不得时间就在这里定格,这辈子都不跟她分开。

  高育红依旧是哼一下,再次摇摇头。真的不想动弹半点,好喜欢就这样懒懒地伏在他怀里,不再理会外面任何事情。

  “小红,要是万一大铭过来,再看到我们。”帅小泽再次提醒,高大铭出去有一阵子了,说不定随时回学校。再说老妈这时间肯定做好饭等着他回去吃,再晚她就该担心的团团转了,真恨不得立即大学毕业,带她一起回家吃饭。

  “啊。”高育红如梦方醒,赶紧坐起来。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勉强朝他浅笑一下,也意识到他这时间真的该回家了,他母亲怕是早盼着他回家吃饭。柔声说:“傻瓜,快走吧!再晚阿姨该骂人了!”

  “那倒不会?再晚都不会骂,可是会为我担心。真该走了,你快去食堂吃点儿东西吧。”帅小泽站起身走到门口,回头望着她,心里有万般不舍。

  “走吧,我洗把脸就过去,嗯?”高育红也走到门口,倚在门框上温柔地说。

  “那好吧,明天见。”帅小泽说完转身一溜小跑,向着大门口车棚方向。

  高育红目送他背影消失,才转身进去洗脸。

  袁欣敏边哭边跑,竟不自觉跑到那片荷花塘跟前,渐渐止住眼泪,呆呆地看着面前一片凋落景象。此时的荷塘已经没有大面积的荷花盛开,墨绿色的荷叶覆盖着大部分池塘,几片残落的花瓣凋零地漂浮在水面上,高高挺立的都是莲蓬,还有提前衰竭的枯黄色荷叶半垂在水面。与这黯淡风景大相径庭的是几束小花,姹紫嫣红地在风中扭动着腰肢,在这片幽静的荷塘边分外扎眼。这种抢眼的花大概就是八瓣格桑花吧?传说见到它的人就能得到幸福,因为她它的花语是:怜惜眼前人。

  几束野花就敢跟这正片荷塘竟美,我又何必丧失信心呢?现在只是人生的起跑线,以后要经历的还有很多,小小的挫折算的了什么?表面看起来惨淡的荷花是输给了妖艳的格桑花,可她却留下莲蓬,结了莲子,根深蒂固的地方还有莲藕。而这片残花枯叶只是季节更替的必然结果,明年夏天最烂漫的仍然是纯洁的荷花!再说了,八瓣格桑花不就是提醒人珍惜眼前人吗?我干吗还要在悲伤中停滞?现在需要做的反而是珍惜他,和他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不管他的未来还有多远!

想通以后的袁欣敏心情逐渐恢复平静,就离开荷塘回家,回到小区楼下天已经黑了。高大铭却在一楼的单元门口来回溜达,不知道是该上去还是该离开,一眼看到袁欣敏进小区门,连忙跑过来关切地看着她,木纳地说不出一句话来。袁欣敏告诉他已经没事,多谢他的关心,让他赶紧回学校,要是家里人看到不好,高大铭答应着走了出去。她回到家以后,李嘉正在房间焦急地等她,两个人关起房门嘀咕起来。

相比较高大铭,马子祥算是运气好的。虽然跟着尤玉娇走了两条街没说过一句话,但起码也跟在她身后,她还跟他对视过好几眼,尽管那眼神里满上冷漠,甚至带着些幽怨。他却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她对生活的外冷内热以及她对感情的执着,经越发的欣赏她。所以心甘情愿的跟着她走,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发现他的好。

  “小刚,你用不着跟着我,你该关心小敏才对!”王易佳脸上还在流泪,心明的像镜子,至少知道袁欣敏有刘烨刚和高大铭关心,尤玉娇有马子祥关心。心里清楚又怎样,帅小泽跟人家抱一起也是事实。她也知道这样哭泣改变不了什么,却仍然漫无目的的走着。

  “我知道,你也不必落我的人情,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生气不值得。”刘烨刚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她,淡淡地说着他的见解,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半点不错。

  “什么值不值得?这是我跟小泽两人之间的事儿,我愿意生气,咋样?”王易佳忽然转身,泪眼迷离地看着他。说完了转身继续往前走,心里很是不乐意,虽然正在生帅小泽的气,可也决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半点不是。

  “要是我说——你们这次都吃错干醋,小泽喜欢的根本不是刘素霞,你会怎么想?”刘烨刚依然说的很平静。如果面对的是袁欣敏,他绝对不敢这么说,因为她没有王易佳冷静的头脑,说不定还会以为是他在故意挑拨是非。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他喜欢谁?快说!”王易佳停住脚步,也不哭了,用衣袖轻轻拭了一下脸颊的泪。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即使知道也不会对你们说。”刘烨刚依然说的很平淡,却十分诚恳,“我只知道他有秘密,还有几次悄悄见那个人。但他说还不到合适的时候,所以不让我跟祥子问。”

  “怎么可能?小刚,你们是好哥们儿,咱们也是好哥们儿,不是吗?”王易佳一本正经地看着刘烨刚,根本不信他刚说的话是无的放矢。

  “佳佳,我是真的不知道。”刘烨刚认真地说,“我只知道那女孩儿不是咱们熟悉的人,跟咱不是一个圈子。还有,他放几次鸽子都是为了甩开咱们单独行动,就像去年冬天那场雪,其实他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跟咱一起进城。”

  “哦?要这么说我也就想起来了,那天李嘉还在分析他为什么不跟咱们一起,可是我没能听进去。”王易佳仔细地回忆,那天她和季心怡在公交车上跟李嘉争辩很久。

  “咱们回去吧,我越想越觉得刚才是误会了小泽!现在他们一定在学校门口等咱回去呢!”刘烨刚转过身子说,其实想回去看看袁欣敏有没有被高大铭追回来,她怎么样了。

  “好吧,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儿?”王易佳也觉得该回去,毕竟那么多人都在,不该因为她使性子连累大家不能回家。

  “说说看!”刘烨刚淡淡地说。

  “先说好不是让你出卖哥们儿,只是希望你方便的时候,帮忙探听一下那个人是谁,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王易佳一边往回走一边说。

  刘烨刚尴尬地笑了笑,扭头看着她说:“如果你是我,你会答应这样的要求吗?”

  “那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王易佳吸了一下鼻子,淡淡地说,接着加快脚步向前走。

  刘烨刚紧随其后,也跟着加紧脚步,两人再也没说一句话。

  这天早上,帅小泽穿上高育红买的新衣服,上身是嫩绿色体恤,袖口是三公分宽的多彩花边儿,下身是浅黄色喇叭腿免熨长裤。穿好在镜子跟前转两圈,挺好,完全是一副小清新的感觉,连他都觉得自己帅气很多。可被帅小源看到后闹了十几分钟,非说老妈偏心。他为了不让老妈为难,只好先脱下来,打算等过了风头再穿。关爱红本来想问问他哪来的钱买衣服,可看他面红耳赤拿着馍片推车子跑了,也就没有追问。心里却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怎么会有多余钱买新衣服呢?因为他刚开学没几天,学费和生活费都没有多余的,他也没向家里多要,看那套衣服的材质肯定不是地摊货。

  上第一堂课,帅小泽就发觉没穿那套衣服是正确的,因为高育红穿了一套色彩格调一模一样的套裙。上身是嫩绿色衬衣,领口和袖口都是多彩花边儿,下身是浅黄色棉绒长裙,裙边垂于脚面,脚上穿着棕色皮鞋。再加上她白皙的皮肤,浅浅地笑,一头乌黑的披肩发,绝对是这个校园里最美的女人。许多同学站起来问早安时都干吧嗒嘴没声音,还有些把嘴巴长大以后没合上,坐下许久才恢复正常。

  而高育红却丝毫没在意同学们的失态,笑着打开教科书,一本正经地讲起课文。只是讲完课本内容,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走过帅小泽旁边,冲他神秘地笑笑。

  下午第一节课,是这学期的第一堂音乐课,改到了二楼拐角的新音乐教室。据说里面配备了好几种乐器,而新音乐老师究竟是谁更成为悬念。一年级的音乐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奶奶型的周老师。整个学年除了教学生认识乐谱和音符,就教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义勇军进行曲》、《闪闪的红星》等几首红色歌曲。而大部分同学想学的都是《大约在冬季》、《青苹果乐园》一类的流行歌曲,所以都期盼着新学年的新老师能给大家新希望。

  帅小泽、衡信、王易佳、章凤巧一起往音乐教室走着。忽然传来一段悦耳的钢琴曲,忍不住顿足倾听,虽然不知是什么曲子,却听得人心陶醉。教室门口还有一些同学也站着不动,都怕一推门就会打断这天籁之音。

  “天天天蓝

  教我不想他也难

  不知情的孩子

  他还要问

  你的眼睛

  为什么

  出汗

  ……”

  一阵甜美的歌声冲击着所有人的听觉神经,太美了,堪比当前最流行的港台歌曲!

  帅小泽听出来了,这是高育红的声音,大概是有钢琴曲伴奏的缘故,比在油菜花地唱的更好听。或许是受这里的环境的影响,他感觉这首歌没有那首《恋曲1990》的幸福指数高,又或者是她此时心情没有那天美丽吧?如果能把钢琴抬到漫天遍野的花海,给那首歌也配上优美的钢琴曲伴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叮铃铃…叮铃铃…”清脆的上课铃声响了,歌声钢琴声戛然而止。同学们涌进了音乐教室,却没能挤乱帅小泽的思绪,他的心思还停留在那片花海,耳边仍是她柔美的歌声:“……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

 

  王易佳、帅小泽、衡信、章凤巧,在最后一排并排坐下,旁边坐的是芦建虹、芦建国。高育红站在讲台上,右手边是一架老式钢琴,左侧不远处是一副架子鼓,靠墙角还有一个木架子上摆放着长号短号、笛子、手风琴、小提琴、古筝,还有一把木吉他。高育红仍然穿的嫩绿衬衣搭配浅黄长裙,身后的黑板上写着一首歌谱,大概就是这堂课要学的歌曲。

  “同学们,由于你们的音乐老师贾老师临时有事儿,所以这堂课由我暂代。”高育红摆手让大家安静,满面春风地看着大家,“我不是专业的音乐教师,所以没办法教大家乐器和乐谱,咱们这堂课就学首歌吧?现在请大家翻开音乐课本!”

  “高老师,请高老师教我们刚才那首歌好吗?”有个学生大声说。随即有人跟着附和:“教那首吧!”“是啊,老师!”“刚才的歌很好听!”

  “呵呵,同学们,刚才那首歌我还不熟悉,等下次有机会再跟大家一起学习。今天咱们先学习这首‘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大家看课本也可以。”高育红说着转身指着黑板上的歌谱,脸上仍旧挂着笑。

  “高老师,学刚才那首吧!”“课本儿上的都老歌,早过时了!”“老师,还是刚才那首好听!”“求求你了,高老师!”很多同学都不希望跟着音乐课本学。

  “可是,我真的还没学会。”高育红脸上有些尴尬,笑容也没刚才那么自然,“等我再熟悉一阵时间,下次上课再教你们,好不好?”她一方面认为确实不能教大家唱爱情歌曲,再则真的不熟练,她自己试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地方弹错了。

  “好!”帅小泽忽然站起大声喊。其实他刚构思了一个方案,就是打算借王易佳的录放机,在学校录下高育红弹的钢琴曲,找到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播放,再让她跟着曲子唱歌,简直完美!

  可扭头一看可糟了,整个教室五十一个人,有五十个都把眼光都投向他!这才意识到刚刚失态了,可也来不及收回去,只好硬挺挺站着,略显尴尬地挠挠耳朵后上方的头发。

  “班长这是干吗?”“班长不喜欢刚才那首歌?”“什么话,班长当然得跟老师一气儿!”下面七嘴八舌的有人窃窃私语。

  芦建国更是不满,压低声音埋怨:“六个指头挠痒,咋就多你这一道儿?就爱逞能,你这是跟所有人作对,看你咋收场!”

  “我支持帅小泽!听老师的话有什么不对?”王易佳也站立起来,拿眼一瞟帅小泽旁边的衡信。他立马站起来了,这时候就不能考虑对错,好哥们儿必须抱团儿。

  芦建虹瞪了一眼堂哥芦建国,也站了起来,表示支持帅小泽。章凤巧、孙庆浩等十几个兴趣小组新成员也站起来表示支持,虽然大家都想学在门外听到的歌,但支持组长更重要。

  “嗯,既然你们班长带头赞同,咱们就继续上课!”高育红也感到吃惊,这家伙一向腼腆,怎么忽然有勇气当众支持我?和大部分同学作对也不怕?看来是担心我下不来台,真是没枉费我一心疼爱!想到这,赶紧接着话题说,“我先弹着唱一小段,大家注意一下声调和节拍,然后再教一遍……”她说着坐在钢琴前面,开始用脚蹬着钢琴踏风板,手指轻轻弹奏起来。

  大家纷纷坐下,有的看着黑板上的乐谱,有的盯着高老师演奏。原来这架钢琴是用脚蹬的,就像蹬缝纫机一样,所不同的是听不到机械转动的声音,只有悦耳的琴乐和她甜美的歌声:

  “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

  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

  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

  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

  经过她甜美的嗓音一演绎,这首歌也变的欢快飞扬,同学们本来躁动的情绪顷刻间平复下来,甚至有人渐渐觉得班长的决定是明智的。帅小泽本人也听入迷了,本来他就不知道喊那声“好”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抵触情绪,也就不明白大家为什么怒视他,只是认为高育红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此时他跟着大家一起侧耳倾听,有些怪罪自己那扶天生的破锣嗓子,说不准一会儿还要再学习南郭先生一次,滥竽充数地唱几句呢。

  一堂课时间真的很短,同学们意犹未尽地走出音乐教室。大部分人觉得这节课时间过的太快,都没有时间好好地掌握这首歌的要领,交谈着向二(二)班教室走去。

  帅小泽走在最后面,因为他想告诉高育红课前想到方案。于是接过她手里的黑板擦帮着擦黑板,等同学们都走完了,才弱弱地对她讲。可是她没有表态,一直看着他笑,把他又看脸红了。

两人并肩往门外走着。

“傻瓜,你怎么没穿这套衣服?”高育红轻声问他,“觉得不好看吗?”

  “哪有啊?本来今天要穿的,可是害怕跟你撞在一起被别人指指点点,影响你上课就不好了,你不是说过咱俩的事儿还是秘密吗?”他帅小泽也压低声音,不好意思说因为老弟看到闹别扭。可这样说也不能算错,毕竟两个人都不敢公开彼此间的关系,要是在同一个教室穿情侣装,可就不好解释了。

  “嗯,做得对,那你就暂时不要在学校穿,哪天咱们一起去玩儿你再穿!”高育红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她买衣服时只图高兴倒没想到这一层。

  “我刚才说的提议你都还没表态,到底行不行?”帅小泽扭头看着她,声音压得更低,她还在笑。

  “没表态就是默许了,傻样!真的那么喜欢听人家唱歌?”高育红眉毛稍稍上扬,声音依然很低很柔美,心里的喜悦却早已浮于脸颊。

  “是啊,上课前你唱的那首歌,也非常好听!”帅小泽重重地点点头,看着她笑了。

  “快去班上吧,哪天午间休息时,你去找我过来,我唱给你听,嗯?”高育红歪着头看他,觉得他思想越来越成熟。

  帅小泽看着她一阵傻笑,跑向班级教室。

  “能豆精!”帅小泽刚进教室门就被芦建国迎面拦住,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你咋那么爱逞能呢?本来大家可以学那首更好听的歌,都被你破坏了!”

  “建国,你不要没事儿找事儿,我只是不希望同学们和老师僵持,其实两首歌都好听。”帅小泽辩解,当时真的是随口答应,心里想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好不好听关你屁事儿?谁让你多嘴啦?能豆精!马屁精!阿谀奉承!”芦建国就是看不惯帅小泽在人前显摆,就像小时候看不惯他被长辈宠爱一样,“是不是相中那个烧包的高老师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够了!你不要侮辱高老师,也不要一口一个能豆精。我都没叫你大肥猪呢!”帅小泽脾气也上来了,每次都是芦建国跟他较劲,还老叫他的过期绰号。

  “能豆精,你敢叫我大肥猪?是不是还想打架?”芦建国一把就拉住帅小泽衣服,其实早就想痛快打一架了,“老实说,上次在球场就想揍你了!”

  “打架?谁怕谁?要不是在学校,我也想立刻捶你这乱放屁的肥猪一顿!”帅小泽说着,迅速伸出左手,一把拉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向内一拧,就把他的脖子勒紧了。右手的拳头同时也就举了起来,在他眼前比划一下,然后松开手走回座位。

  “放学了学校后地见吧?咱们做个了结。”芦建国转身瞪着帅小泽,双手拳头还是紧握的,“要不敢来就代表心虚,证明你真是个癞蛤蟆!喜欢那个烧包语文老师!”

  “了结?就你这种记吃不记打的货?还会有个了结?”帅小泽一脸的不屑,其实他真不想打架。毕竟逐渐地长大了,打架斗殴这种儿戏再不适合他。尤其芦建国还是堂姑的孙子,谁打伤谁都不好看,还容易伤两家长辈之间的和气。想到这淡淡地说:“你上次在操场说的啥?不说不记恨吗?言而无信!”

  “反正我放学就在那儿等你,你要敢不来,明天我就让校篮球队的人在全校抹黑你!说你暗恋女老师!你爱来不来!”芦建国撂出去一句狠话,一副撕破脸的架势。

  上课铃响了,大家都回到各自位置上课,心里头都开始打起小算盘。

  学校后面是大片的片玉米地,地头有光溜溜的场地,农忙时用来晒庄稼,场地边上有几棵歪脖子槐树。场地中间站了两个人,帅小泽和芦建国,都瞪大眼睛怒视着对方。场边站着百十号人,都为了看这个热闹而来。本来下课后芦建虹就先劝了好久芦建国,可那家伙甩都不甩她,拼着回家挨顿揍也要跟帅小泽干这一架。她又拦住帅小泽,不让他跟堂哥打架,她知道堂哥的力气大,而且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笨拙,一旦动起手,他可能不是堂哥的对手,可他也已经憋到火头上,劝不住。

  “我觉得还是算了,以后咱俩谁都不理谁就行了,没必要非动手,更何况咱两家还亲——”帅小泽再做最后劝解,没说完就着了芦建国一拳,正打在腮帮上,一阵热辣辣地疼。

  芦建国的拳打上帅小泽嘴里还骂:“少他妈叽叽歪歪的,就是看不惯你爱出风头的嘴脸!”

  帅小泽也火了,这家伙怎么冷不防就是一拳?太没道义!随着就对芦建国下巴一拳,两人厮打在一团。芦建国的优势就是个子高些,力气还大,一抱住帅小泽,就占了上风,没几分钟就把他压倒,又腾出手在他眼角打了一拳。帅小泽心里还有些放不下,没有全力以赴,抓芦建国脖子的手也没敢太用力,所以犹豫间就被他占尽先机,而且骑在身上。

  芦建虹早吓得慌了神,哭着跑了,打算回家告诉奶奶。

  “祥子,快上啊!”王易佳催促旁边的马子祥,心里早就搅成一疙瘩。

  “我也想,可小泽一向都光明磊落,大丈夫不能以多欺少!而且,你看郭栋也在旁边站着等机会!”马子祥心里也急的火烧火燎,看着小泽被压在地上恨得直咬牙。

  “什么大丈夫不大丈夫,我不是!”王易佳说着就冲了过去。就在这时,还有一个人快速跑到芦建国跟前,一脚就把他从帅小泽身上蹬了下去,他就地骨碌个滚,又站了起来。帅小泽也站了起来,看着旁边的人是刘素霞。

  “刘素霞,你到一边儿站着,这是我跟他的事儿!”帅小泽没有怪罪刘素霞,也没感谢。

  “小泽,跟这种人讲什么道义!是他先偷袭你!”刘素霞柳眉倒竖,看着芦建国。

  帅小泽不再说话,一转身瞪着芦建国。芦建国想都没想,直接就伸手抓刘素霞衣服,衣服还没碰到刘素霞,帅小泽的脚也就到了,正好蹬在芦建国腰上,芦建国一个跄踉险些摔倒。一旁的郭栋就站不住了,呼地冲进场里,刚好碰到进场的王易佳,刚要抬胳膊让她走开,脸上却被她狠狠抓了一把。

  “祥子,衡信,上,你们俩打郭栋,我跟小泽打芦建国!他们先打女人,又合攻想小泽,咱就不必讲规矩了!”刘烨刚喊着就冲进了圈子,早就盼着王易佳或哪个女生出手,大伙就有充足理由打群架。

  帅小泽看衡信箭一般射向郭栋,就知道事情大了,马子祥紧跟着也冲了过去。连忙喊:“衡信,祥子,找肉多地方打,别把人打坏!”

  而这时郭栋刚抓住王易佳的胳膊,还没等用力背后就被衡信飞起一脚险些踹个跟头。还没等站稳,后面腰上又是马子祥的一脚,噗通摔倒在地。衡信紧跟几步到跟前,抬脚放在郭栋脊背,先踩着不让他动,才抱着双臂回答帅小泽的话:“哦,知道!”又低头对地上的郭栋说:“嗨,郭栋,你要是不动,我就不打你一下,行吗?”

  郭栋抬头看着衡信和马子祥两人都在跟前,也就没敢反抗,冲衡信点头以后,衡信把脚撤走。他爬起来坐在原地没动,摸摸脸上火辣辣的抓痕,无奈地看着场里的芦建国摇了摇头。

  “你们几个在一边儿看着,我今天要把这家伙给制服喽!”帅小泽微笑着看刘素霞、刘烨刚,以及刚过来的王易佳,打心底感激他们对自己的关心。

  芦建国本来见到郭栋摔倒在地,心里也有些担心,可一听帅小泽不让旁人帮手,心里又一阵高兴。他已经确定帅小泽不是他对手,兴冲冲地朝他走去,打算故技重施。没料到帅小泽轻松地侧身躲开,不跟他贴身搏斗,而是团团转,不时用脚踢他腿肚子。

  二人你来我往,几乎谁也踢不到谁。一旁观看的袁欣敏忽然大声喊:“小泽,弧线跳跃!”

  帅小泽立刻就明白了,要想胜他就必须用自己长处攻对方短处。随即踢出一脚,转身就跑,芦建国果然追过来。帅小泽紧跑几步忽然掉头往回冲,就在两人伸手即将碰到时,忽然高高跳起,就是衡信的弧线跳跃。然后在空中转身,伸出右掌,本想拍芦建国的头,转念一想觉得不能太重,把手偏了一下,用一半力度砸在他右肩。这样芦建国也受不了,就觉得右肩一疼,半边身子都垮了,“噗通”一声斜趴在地,再抬头看时,已经疼的掉下眼泪。

  “建国,算了吧!别打了!以后咱们就算不能和睦相处,能不能保持一定距离?谁也不惹谁?行吗?”帅小泽真的心软了,一想到堂姑慈祥的眼神,芦建虹泪流满面的样子,那幽怨的眼神,怎忍她为难。见芦建国趴在地上不说话,转身对大家说:“咱走吧,郭栋本身也没错,放了他吧!”帅小泽说完向场外走去,打算骑车子回家。

  没人想到地上趴着的芦建国,忽然从地上跳起来,奔着帅小泽后背扑去。大伙看到都是一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场外的袁欣敏吓得指着喊:“小泽,后面——”帅小泽看到袁欣敏表情一变就知道坏事了,已经来不及再转身看,原地拧着跳了起来,刚刚好避过芦建国的一扑。在他头顶转过身子,把右腿抬起对着他左肩就是一脚,不偏不倚踏在他肩膀头,借势跳到他身后,稳稳站在地上。

  芦建国这下更惨,直挺挺地向左摔倒,把胳膊也压在身下。

  “起来,你不是不服吗?我站在你跟前,来咱们再打!”帅小泽转到他前面看着他痛苦的样子,眼角还在流泪。忽然感觉他的倔强是一种可怜的挣扎,这种不服输的性格怕是宁折不弯。心里不由得感到万分难过,因为老弟帅小源就是这种倔劲,唯一的办法是让着他。“算了,建国,我认输,从今天开始我见到你绕着走,咱俩再也别起冲突了。”

  “……”芦建国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咬着牙流眼泪,恶狠狠地看着帅小泽。像一只受了伤的狼,身体是垮了,斗志不减,狼性不灭。

  “唉,大家走!”帅小泽长叹一声,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担忧。觉得特对不起堂姑一家人,尤其是芦建虹,她那本该笑弯的眼眉,怎么能承受由我帅小泽带来的哀愁?扭头向大家一挥手,大伙匆匆走到场外,推着车子走了。

  走出两百米,才听见后面芦建国撕心裂肺的哭嚎:“啊……啊……我不服!啊……啊……不服……啊……”


上一篇: 《四季诗韵之秋-律(十三)》     下一篇: 《第二十四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7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九章 为她打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