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井》--岁月有痕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9-06   共 0 篇   访问量:114
老 井
发布日期:2019-09-06 字数:2750字 阅读:114次

村子的中央有口井
井深不足百米
古董级的铁辘轳上系着一根绳子
慢慢的转动辘轳伴着吱扭吱扭的声响
一桶桶的清水就从老井深处被提起
掂起水桶倒入另外的水桶合成一担
悠悠哉哉的担回家去
这就是我对老井最深刻的记忆
老井井水冬暖夏凉甘甜可口
尤其是夏天打上来一桶冰凉的井水
把头扎进桶里猛灌上几口那叫一个爽
无论春夏秋冬井子旁边
总有一群淘气的孩子花里胡哨的小媳妇
围坐在老井周围洗衣服洗果蔬
唠嗑贫嘴嬉戏打闹
那场面相当的喧闹相当的养眼相当的壮观


老井的年龄早已没有人能说的清
在我们和我们上辈人的记忆中
她就一直存在于那里
不曾年轻也未在变老
纯朴的村人能做就是隔三差五
为辘轳换上新的衣服——井绳
给老井装个新的脖子——青耩木柱子
老井深处是一汪清泉
泉水从井底部一个压着的大石头下渗出
水位随着洪涝干旱会时高时低
却从未断流
基本上能满足我们的生活需求
甘甜的泉水像母亲的乳汁
养育着我们一代代纯朴善良的杨湾人


年轻的我们常在井边玩
一不小心掉个陀螺
丢个铁环那是常有的事
遇到这种情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井底
望井兴叹无奈离去
还不敢告诉家人毕竟在井边淘气
掉到井里那可是谁也不敢想的问题
老井对我们来说有太多的故事
太多的神秘
听老人讲起老井的故事
一个个口若悬河
总有太多我们想要了解的神奇
老井也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
刻下了太多刻骨铭心的痕迹
到现在对老井的记忆依然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庄稼人靠天吃饭
遇到干旱之年如果久不下雨
水位下降的厉害了
村里就会趁机组织“淘井”
淘井前少不了一番准备
就连最简单的井绳那时也舍不得去买
那都是村人用一家一户对出来的废旧蛇皮袋
拆开成丝再重新打出一根新绳来
笔直的青耩木树干那是早就准备好的
到了淘井那天可真是人山人海
男女老少围着井台看热闹
一桶桶泥沙从井底深处挖出来
带上来的不光是泥沙
还有掉入井底的水桶等太多东西
总之那一天有太多的人抱着希望
等待着自己掉入井底的东西重见天日
更期盼着淘完后的井水平面
能够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再就是渴望老天能够开开眼
降一场甘露让世间万物不在口渴不在干旱


淘井的时候特别庄重
家家户户的棒劳力那是必须参加的
他们用特制的工具将井底的泥沙淘挖一遍
用辘轳慢慢的打上来倒出去
当然下井前村里有威望的老人会不停的交代
淘到大石头处千万不能再淘了
怕会损坏泉眼更怕伤了水龙王
当然下井前的几块糕点
几口小酒会让太多的人羡慕
那可是下井的村民才有的待遇
最惊奇的是偶尔遇到一只青蛙螃蟹啥的
井里的人也会像对待神明一样
轻拿轻放
将小动物放在水桶里带上来放生出去
在那时的我们眼中
这可都是虾兵蟹将伤不起
说来也怪每次掏完井以后
隔个三两天总会降下农民期盼的及时雨
给人们的心里
带来收获的希望也让淘井变得更加神奇


时光流逝嬉戏打闹中
童年离我们已经渐行渐远
岁月带走的不光是童年的欢笑
年轻的幼稚和天真一样荡然无存
山村的孩子早当家
慢慢的老井开始让我欢喜让我忧
尤其是夏天农忙的季节
担水已经不在是问题
问题是往山上担水那叫一个累
到现在想起往“武家岭”担水栽红薯苗
还是心惊胆战腿发抖
半天两担水倒是不多
问题是山路难走在说那也不算是路
只能说是一条勉强可以通行的小径
一路担上去根本就没有歇脚的地方
就那样摇摇晃晃
满满的一担水到地方已经溅出了四分之一
看着禾苗一颗颗栽种在地里
心中的感慨五味杂全
那种心酸无奈无人能懂那种喜悦自豪无法描绘


村子里有了红白喜事
挑水成了最大的难题
一根扁担颤悠颤悠
几个人忙碌不停也仅仅是够用
村子虽然大但是架不住用水的人多
村人虽善良纯朴
但是有些头脑的早已打工外出
再加上挑水毕竟是个苦差事
记得那时挑水最多的是我的两个叔叔
一个叫“来法”一个叫“相杰”
来发叔早几年已经驾鹤西游
相杰叔如今也是疾病缠身
现如今家家户户也早已安上了水管
自来水也于前些年通到了各自家里
不是大灾大旱自来水也能满足生活需求
偶尔再绞起辘轳挑上一担水
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思绪
如今的老井太多人也喝不出了曾经的甘醇


在异地他乡奔波的我
偶尔回家总会跑去静静的看着老井
让思绪回到过去
想象一下老井曾经带给我的快乐
轻轻的抚摸如今冰冷的辘轳
总能给我太多的回忆
总能让我想起太多的东西
无论岁月如何流转
无论世道如何变迁
千百来年老井一直存在依然没变
井绳还是蛇皮袋编织的
脖子还是最坚硬的青耩木
井水还是一样的清澈一样的甘甜


对老井有太多的回忆
太多的感慨
老井对于我那么近又那么远
总想拍一些照让老井展示她的尊荣
总想写一些话记录老井曾经的故事
总想做一些事唤起漂泊在异乡他地
杨湾人心中那份最美的记忆
无奈拍不出自己想要的那份感动
写不出自己心中的想说的那份真情
更做不了让异地他乡的杨湾人
回味那份乡音乡情享受那份快乐感动
我知道我们现在富裕了
生活更好了
也许有一天老井对我来说不在需要了
但是我相信老井会依然存在
她依然会像以前一样无私包容
也会永远流淌在
我们杨湾村人的心中无论多远多久……

上一篇: 《禅诗-律(六)》     下一篇: 《七律【黄昏小雨】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4次 | 联系作者
对《老 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