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8-06   共 170 篇   访问量:343
洗衣机前忆往昔(建国七十周年征文)
发布日期:2019-08-06 字数:2279字 阅读:343次

星期天,妻子把刚刚铺盖了两周的床单、夏凉被换下,一股脑儿地塞进全自动洗衣机,加入洗衣液,然后扭动旋钮.....五十分钟后,洗涤一新、脱干水分的床单、被子,已被晾晒在阳台的晾衣架上。


望着这一切,我脑海中很快浮现出儿时母亲洗衣的一幕幕情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刚满十岁。虽然还处在幼年,但作为父母的长子,我却非常渴望力所能及地帮助家里干一些活儿,以减轻父母的负担。于是,除了星期天挑个箩筐在村中转着捡猪粪积肥外,遇到母亲洗衣时,我便常常跟在身后,去帮助母亲洗一些袜子之类小件衣物。


村前的洛栾公路下有一条大跃进年代修成的水渠,名叫跃进渠。渠水从伊河里直接引来,因而跃进渠常年水清渠满,少有干涸。从公路上下个斜坡到渠边,有石头砌成的三四米长的台阶,是专供人们洗衣和挑水用的。那时村里没有自来水,到跃进渠上洗衣,是村妇们的首选。


母亲去跃进渠洗衣服的时候,胳膊上总是?个大竹篮,篮子里装着衣物、皂角、棒槌,手里拿着搓衣板。


来到渠边,母亲先把衣服用水浸湿,放在台阶一边。用棒槌将皂角砸成碎块,然后捏上一些皂角碎片,裹进衣服在搓衣板上用力地是揉搓起来。一会儿,衣服上渐渐出现一些泡沫,母亲就将衣服按在台阶上,用棒槌使劲地捶打。之后,将衣服在渠水里涮涮,接着再揉搓、捶打一番。如此反复几次,一件衣服就算洗净。


那时的衣服,大多是家织粗布制作。衣服湿水后,又硬又沉,洗起来费时费力。母亲?去一篮子衣服,通常需要大半天才能洗完。如果是粗布床单或是被里、被面,洗起来就更加费力。往往是洗完一个被里或被面,母亲常常会累的气喘吁吁。


夏季或春秋季节洗衣,气温高,水温也高,洗衣服虽然累些,但还算舒适,衣服晾干的也快。到了冬天,洗衣就成了一件极其难受的事情:天气干冷,满渠清水冒着热气,把手伸进在水里还不感觉寒冷。当揉搓衣服时,两手就会冻得麻木甚至疼痛。冬日里每洗一次衣服,母亲两手就会冻得通红肿胀、皴裂出许多渗着血的小口子。


洗好的衣服拧掉水分后,就挂在院子中间的晾衣绳上。冬天的晚上气温极低,衣服很快就冻成了硬邦邦的“盔甲”,用手一敲“梆梆”作响。第二天,如果天气晴朗,气温较高,衣服袖口、衣角上的冰条很快会被化掉,经过又一天晾晒,衣服就可以干透。若是遇上连续低温或雨雪天气,一件衣服晾干,往往需要三四天、甚至一周时间。


“啥时候不用人洗衣裳就美了。”母亲常常自言自语地说。


母亲的愿望后来变成了现实。


八十年代中期,家中通上了自来水。父亲所在的单位也开始经营洗衣机。那时的洗衣机功能单一,只能洗涤,不能脱水。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父亲买回了一台单缸波轮洗衣机。换洗的衣服或床单,放进洗衣机,再放些洗衣粉,按下洗涤键,洗衣机就“哗哗”地旋转起来。到了预定时间,自动停下,只需动手拧去衣服中的水分即可直接晾晒,这让母亲非常高兴和知足。


三年后,父亲又买回一台外壳碰了坑,削价处理的单杠半自动洗衣机,不但可以洗衣,还有脱水功能。美中不足的是,洗衣程序完成后,需要动手切换按键才能进行衣物脱水。


前年,新房装修后,我买回一台全自动洗衣机。儿子儿媳也拿出几千元工资,将老房中原有的一台半旧洗衣机更新为全自动洗衣机。现在,洗衣成了我家最简单、最省力省时的家务劳动。


建国七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的四十一年,我国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家洗衣的变迁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上一篇: 《沧桑巨变话粮仓(建国七十年征文)》     下一篇: 《甜甜的记忆(建国七十周年征文)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43次 | 联系作者
对《 洗衣机前忆往昔(建国七十周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