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文集》--小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12-16   共 130 篇   访问量:476
我的母亲
发布日期:2013-12-16 字数:1675字 阅读:476次
  今年的生日刚好是星期天,自己的生日就是母亲的难日,回家吧,和父母一起渡过。

  上午到家的时候,刚好温暖的阳光洒在不大的院子里。母亲、姐姐、我,一人一个小椅子晒着阳光拉家常,父亲坐在藤椅上,安安静静的眯着眼听我们说话。

  我对母亲说,妈,我属鸡,可生在冬月,没啥吃,命不好吧?母亲说,你有福气的,没啥吃,有人喂着吃,你生日的时辰是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正是鸡上窝的时候,多好!姐姐说,我呢?母亲说,你也有福气!你属马,时辰是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正是主人上料饮马的时候。然后又说到大妹小妹,大妹属牛,牛该休息的时候生;小妹天上火命,生在六月,经常的呼雷闪电,多好!听着母亲有道理的分析,我明白了,对我们姐妹而言,母亲真是一个极好的算命先生。她希望我们姐妹有福气,不管从哪个角度算,福气总是有的。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想起了我做过几次的一个几乎相同的梦。我回到家,-----梦里的家从来就还是小时候三间土上屋三间土撒子(谐音)的小院-----姐姐在厨房做饭,却不见母亲,我赶紧出门找,东跑西跑,找啊找啊,在一个角落里见到母亲时,她满头乱发,神情呆滞,她不认识我,我哭着拉着她回家……

  这样的梦我做过好几次,每一次醒来我都很害怕,每一次醒来我都泪流满面。我不懂梦,不知道这样的梦缘何而生。记得我跟姐姐说过我做的这样的梦,姐姐告诉我,以前奶奶很厉害,经常欺负母亲,母亲曾经气死过一次。这些事情我模模糊糊,不知是不是小时候哪个情节刺激了我,让我记住了一个什么片段,时隔这么多年,这些片段依然会从记忆深处蹦出来。

  小时候不懂事,不知道母亲经历了怎样难熬的岁月。现在我已中年,知道了岁月的一些艰辛。可我俩大人管俩孩子,老人有工资不用怎么管,还总管我们。母亲那时候呢,父亲常年在外,爷爷、奶奶80多岁,还有我们姐妹四个。我很难想象出,七个人的吃喝,七个人的农活,一个弱小的女人怎么扛起?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一年之中,天天都在忙碌着,白天去地里干活,晚上不是在缝纫机前做衣服,就是围着被窝纳鞋底,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没有睡过觉。

  清晰地记得,一次放学回家,厨房的锅是凉的,喊了几声母亲,没人答应,进屋一看,母亲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吓得哇哇大哭,后来才知母亲是发烧了。因为我从没见过母亲白天躺在床上休息过,幼小的我以为母亲患病不行了!

  清晰地记得,一次我和母亲去村里磨面,母亲跳着两篮子麦子,我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跟在母亲身后,眼睛一点不敢旁视,黑乎乎的一切只能让心脏跳得更厉害,只看着母亲小碎步小跑似的脚后跟,和左肩换右肩上那一闪一闪的担子……

  母亲承担的还不仅仅生活的重压,还有世俗的偏见。生四个女儿,没有儿子,在那样的年代,母亲的心里不知要承担多重的压力。奶奶的冷言冷语,旁人的冷嘲热讽,身旁为自己撑腰做主的人还远在天边,如果母亲不坚强,这样的日子定很难过下去。现在想来,我那样的梦境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了。那肯定是母亲身心不堪重压时最惨的一时景象。母亲把这些深埋在心底,也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事实证明,柔弱的母亲是多么的坚强!爷奶安享天年,自然而终。我们姐妹四个性格乐观坚强,有一份可以的事业,有一个不错的家庭。父亲脑震荡一次,煤气中毒一次,母亲硬是把父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父亲现在安然健康。母亲自己也一次又一次接受病痛的折磨,但她能一次又一次战胜病魔,现在安然健康。

  现在的母亲,开心地忙碌着生活,享受着生活。安然的接受者女儿们的孝敬,安然的接受着父亲对她很是上心的照顾。

  上天总是公平的。当年对母亲冷嘲热讽却不懂得孝敬老人的人,有儿有女,却儿女都不怎么肯照顾,早早的去了另一个世界。母亲年轻时饱经磨难,老年时肯定是安享晚年。

  愿辛劳一生、磨难一生、坚强一生的母亲,健康长寿!

上一篇: 《“心语”十则》     下一篇: 《九皋山断想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476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的母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