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九章(115)》--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22   共 0 篇   访问量:1952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5)
发布日期:2019-04-22 字数:3416字 阅读:1952次

秋旖沫终于没有再避讳宁晓彤,在一个下着春雨的夜晚,她幽幽的语气把早先自己先前被骗做三陪和进过收容所的事告诉了宁晓彤。当叙述完一切,秋旖沫觉得了却了一桩心事,一个症结——在对自己无微不至关怀的好友面前,她终于做到了坦荡做到了没有任何隐瞒。

而听完她的叙述,宁晓彤似乎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或许从秋旖沫那总显得心事重重的愁容背后,宁晓彤便早早预感到了秋旖沫内心背负着巨大的秘密。

静静地听秋旖沫叙说完,宁晓彤起身上前拍拍她的肩,给了秋旖沫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你受苦了!”

之后宁晓彤每天去美发店上班后,秋旖沫就一个人安静地呆在宁晓彤的租屋里。她买了好些杂志,且几乎每天买份报纸,没事就留意报纸骑缝间的广告信息——这是多年前她因找工作而养成的习惯。她想等自己身心调养得差不多的时候,也得出去正式找份工作了。当然,若是宁晓彤所在的美发店招人最好,那她又可以和宁晓彤在一起了。

四月中旬的一天,还没等来合适的工作机遇,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却将她的目光吸引住了。

那是一则聋哑人的征婚广告。

聋哑人闵钢,江苏宿迁市三棵树乡人,时年二十八岁。家人考虑到他年龄大了,便在报纸上花钱给他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报纸详细写有聋哑人家乡的具体地址和邮编,还附了一张闵钢本人的照片。照片看上去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

不知为什么,看完这则征婚广告,秋旖沫内心砰然一动。她想聋哑人的世界一定是安静的,心灵一定是纯净的。他听不见世间任何的喧阗聒噪,也不会妄言那些虚假的花言巧语。而且,因聋哑人本身的卑微身份,他定当会好好珍惜他获得的一切。

秋旖沫现在渴望的就是那样一种宁静恬淡的简单生活。她暗想着,或许这个聋哑人闵钢正适合现在的自己。

想到这里,秋旖沫忽然感觉眼前呈现一片宽广的天地,未来的生活霎时间又充满了希望。于是当即她便写了封简短的信,介绍了下自己的个人情况,并署上了她的真实姓名,留下了手机号,还附上了一张自己的半身照片。秋旖沫的内心被一种激动和兴奋的情绪支配着,也不想等宁晓彤下班回来商量后再定夺,写完后直接就跑到外面找到邮筒将信投递了出去。

秋旖沫猜想,给聋哑人闵钢写去信件的肯定不止她一个,能否收到回音还未可知,但她觉得她自身的条件或许更优越。她没有身体的残疾,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或许可以冲抵聋哑人身体的残障,她对平静安宁生活的向往可以等量聋哑人生活和心境的单纯——这样的匹配对他对她或许都没什么不公。

晚上宁晓彤下班回到住所来,秋旖沫把征婚的事告诉宁晓彤听了。

“你没有搞错吧?想去与一个听不见声音也说不来话的残障人结婚?以后你们怎么交流啊?”听到这个消息,宁晓彤起初觉得秋旖沫的想法太不可理喻。

“交流不会成为太大问题,眼神、手势都可以进行交流。”秋旖沫平静的语气,说,“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彼此简单的交流,过简单的生活。”

“随便你,”宁晓彤见她态度似乎有点坚决,说,“反正那边暂时还没回信,这段时间你还可以多考虑考虑,可不要一时冲动。”

秋旖沫觉得自己考虑得很清楚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时冲动。她的内心一直怀着期待回音的暗自兴奋。但她也不是没有顾虑的,那就是她的性病。她一个人跑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说,还没好,还需慢慢接受治疗。

半个月后,秋旖沫果然收到了聋哑人闵钢家人打来的电话。是闵钢的的父亲闵金打过来的,他在电话里询问了秋旖沫的一些个人信息,确认与她在信上写的都一致后,很热情地邀请她现在就去宿迁市三棵树乡。

“我现在还在厂里上班,还没辞职,一时半会走不开。暂时就电话保持联系吧。”秋旖沫想到自己的性病,就找个借口想再拖延一些时间,等病治疗效果好些了再说。

“好吧,希望你能尽快过来,我们这边家人都在等着你!”

挂断电话,秋旖沫心里又喜又忧。闵钢家人的热情让她感受到一种亲情的温暖,可是她的病还没好,这让她暗自感到焦虑。

接下来的日子,秋旖沫忙着两件事:看病和学手语。她知道看病的事急不来,只有慢慢等。她报了个半个月的手语速成班,每天晚上和一群学员在一个老师那里学习简单的手语交流。她觉得每学会一个手语,就增进了一份对聋哑人的了解。

五月中旬的时候,闵钢的家人又打来电话。这次是闵钢的哥哥闵铮打来的。寒暄之后,他表示全家人都非常欢迎她,盼着她能早些过去。秋旖沫只好再找借口拖延一些时间:“我已经提出辞职了,但是厂里人手不够,辞职报告暂时还没批下来。放心,等辞职的事情办妥,我会尽快过去的。”

之后,闵钢家人的电话渐渐打得多起来。有时是闵钢的哥哥闵铮,有时是闵钢的父亲,还有一次是闵钢哥哥的爱人——闵钢的嫂子打过来的电话。他们都轮流来与她交流,在电话两端那些家常的闲聊中,每人似乎都想从不同角度增进对她的更多了解,以此验证她对找一位聋哑人结合的态度与决心。他们对她都显得热情而真诚,在最后挂断电话前都说着希望她能早些去他们家乡的相同的话。

而为了显示自己的诚心,秋旖沫也不忘在电话里告诉他们自己下班后在老师那里学习手语的事。六月初的某一天下午,她甚至主动给他们家的座机拨过去了电话。但待那边电话终于被人拿起来之后,秋旖沫“喂”了好几声那边也没见反应。挂断电话之后,她猜想那个接电话的很可能就是聋哑人闵钢。

到了晚上,他们家人又回拨过来电话了。闵钢的哥哥先试探着问她有没有打过电话,然后带着歉意告诉她是他弟弟接的电话,并且说现在闵钢就在身旁,非常想能早点见到她。秋旖沫只好继续以“辞职报告很快就批下来”为由将时间一拖再拖。

六月初的时候,秋旖沫去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医生告知她的检查结果仍是在她听来冷酷无情的“还没好”三个字。她的内心开始满是焦灼。到六月中旬之后,闵钢的家人电话比先前变得更加频繁了。秋旖沫只好继续编着谎,说辞职报告已经批下来了,但要做满这个月才能出来。

闵钢一家人只有继续等。而她这边也只有继续等,等着她的病能恢复得更好一些。听医生的解释,她觉得彻底治愈的希望有些渺茫,远在宿迁市三棵树乡的闵钢家人怕是不能等太久,否则他们会怀疑起她最初的决心。到六月底的时候,秋旖沫又去了一趟医院捡了些治疗性病的药。与此同时,闵钢的家人电话打得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都来一个电话催她了。

秋旖沫决定了,七月就动身离开上海去宿迁。


上一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4)》     下一篇: 《梦的方向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52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