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有痕》--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3-29   共 0 篇   访问量:1736
那些不存在的画面
发布日期:2019-03-29 字数:2240字 阅读:1736次

 

QQ鍥剧墖20190329110853.png

 

爸爸很久没到梦里来了。

我想他一定是听了妈妈去年冬至那天上坟时的告诫——儿女都生活得挺好的,你没事就不要来打扰他们了。

这样劝告爸爸,其实只证明着我们的自私。平安时让爸爸不要来打扰,可是当家人身体不适,或者日常生活中有什么诉求,我们又想着他在天之灵的护佑。

一晃爸爸就离开二十来年了。起初的十年,我常在有爸爸的梦里哭醒过来。起初的十年,爸爸在梦里也总生着病。到后来,爸爸来梦里看我的次数终于渐渐少了,爸爸来时也不再拖着一副病躯了。许多回,爸爸来梦里看我们时,他的身体已完全康复了。记得半年多前的一次梦里,爸爸拿着他的那张X光片,脸上带着一副身心俱从病痛中痊愈过来的久违笑容,像位大夫一样仔仔细细地查看自己曾经的病灶,然后和颜悦色地对我们说着:“好了。”

露来霜往,二十来年的石火光阴倏忽急逝。我也早预感,经历了二十来年的风风雨雨,爸爸的病在梦里肯定会好起来的。就像我们在城里的日子,也终于由最初的困顿偃蹇,过得渐渐好起来了。

妈妈常常向我们感叹:“要是你爸爸还在……”

要是爸爸还在,他也可能早跟妈妈一起搬到城里来生活了。

也许爸爸会去酒店或工厂找个水电工的差事,或者就在闹市的街头帮人修理自行车或者修补皮鞋。爸爸生前的愿望一直很卑微,他觉得在街头摆个地摊都比在船上的日子强。要是爸爸在,或许在我和弟弟都进城后,他也跟着来城里,在某个扰攘喧杂的闹市街头支起个小摊帮人修理起自行车了。——爸爸悟性高,很多东西一学即会。或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开始给人修理摩托车和电动车了。清早支起摊,傍晚他洗干净一双满是油污的手,慢慢踱回不远的家里去。回到家,妈妈也许会问:“今天生意怎么样?”爸爸或许会笑着摇摇头。妈妈于是会像从前许多回数落说:“人家老话说得没错啊,‘儿多不养爷,艺多不养家’啊!”爸爸或许会笑着反驳说:“现在两个小鬼都长大了,不要我们供钱读书,还挣那么多钱干嘛?”

慢慢的,爸爸开始衰老了,他的身体不允许他摆地摊搞维修了。或许经人介绍他会去人家公司或工厂什么的做个门卫。他神态安详,坐在岗位亭里,静静的像尊雕像。偶尔倦意来时,他会眯上眼打个盹,然后又一个激灵醒过来,想起自己正在上班。等到下班时终于跟来接班的同事完成了交接,或许他会在路边的小店买瓶酒回家,在晚餐的桌前就着小菜一个人小口小口地呷。或许妈妈会唠叨:“怎么买酒了,你儿子女儿过节打来的酒还没喝完呢!”

要是爸爸还在,到周末或节假日我和弟弟两家去看他的时候,当女儿喊着“外公”侄儿喊着“爷爷”的时候,他会笑着摸摸他们的头,说:“两个小鬼又长高好多了!”

我和弟弟小的时候爸爸几乎没当面夸奖过我们。可是我相信某些赞誉之词,会经由这个渐渐年事已高、渐渐变得更祥和慈蔼的爷爷和外公转到他的一双孙儿外孙女身上。或许他也会夸夸我和弟弟,只是背对了我们,在跟妈妈的闲聊里,跟周边那些偶尔交道的熟人的谈笑间。

——那些不存在的画面时时映在我的脑海里,填补着爸爸后半生的空白。

小的时候一直渴望爸爸在水上过的那种浮家泛宅的生活,天真地以为那样的漂泊是种浪漫。等到长大,等到我都快走到爸爸离世前的年龄了,才终于渐渐理解他对岸上安稳生活的渴望。可是爸爸后半生的安稳,却只是依靠故乡的那小块墓地获得。

那些不能兑现的画面常引起我们无限的惆怅。可是爸爸想必不会那么惆怅了。他用人世间的一个重大悲剧早早引领我们走向生命的成熟,提升我们对这个充满哀乐悲喜世界的深刻认知。我甚至感知,爸爸其实与我们平行走在另一条不能逾越的路途,一直在默默陪伴和护佑着我们。我们从那些艰苦的岁月里走过来,继续好好地走下去,就是对他最大的告慰。

 

上一篇: 《回乡》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736次 | 联系作者
对《那些不存在的画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