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老家过年时》--秋天洁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3-02   共 0 篇   访问量:1497
想起老家过年时
发布日期:2019-03-02 字数:3951字 阅读:1497次

        来不及与去年道别,来不及细品佳节里亲人团聚的滋味儿,来不及与过年归来的游子叮咛嘱咐,眨眼间,2018年飞逝而过,仿佛在梦游中,我被人裏挟着跌跌撞撞地踏上了2019的时光之舟。学生背上了书包,农人开始了劳作,上班人开始了工作,那些如浮萍一样漂泊的游子们,告别了亲人,背着行囊,随如潮的人流踏上了背井离乡远去打拼的列车。
      虽然,岁月匆匆,流水无痕,但回老家过年欢乐的的一幕幕,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又仿佛—杯杯陈年佳酿,令人沉醉,令人回味。

                         搓麻花
         麻花,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一种传统的美食。做法看似简单,其实,不管从和面、切面剂,还是搓成到最后一道工序拨锅油炸,都环环相扣,哪一环出问题,不管是品相还是口味,都大打折扣。往年,村里,会搓麻花者寥寥无几,不知从何年开始,这门手艺,渐渐地走入各家各户。但搓得快而好的高手并不多。过年还不比平时,自己吃,一个人倒能行,但是,过年,都希望多准备一些,不仅可以送亲友,待客人,剩下,年后还可以自己享用。面对那大盆的面剂,着实让人头疼。于是,谁家支锅,提前打个招呼,那些成手师傅们把自己的事搁置一边都纷纷前来。
        年前的搓麻花,炸麻花仿佛是农家一项兴师动众的声势浩大的工程,平添过年热闹而喜庆的气氛。
          村中的一帮心灵手巧的搓麻花的师傅们,她们不仅有求必应,还亲自连络其她姐妹前来帮忙。年二十九那天的中午,丈夫和好了两盆面,有甜的、咸的,并切好面剂,因怕粘连,微涂油、饧着。下午,质朴的先嫂、热心的霞婶带着文雅的趁妹,如约前来。房檐下的火盆里,架起栎木干柴,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先嫂与霞婶的丈夫五哥和华叔围坐火盆谈笑风生。再看屋里干净的茶几、檐下的面板上,她们娴熟的手艺令人目不睱接。那一个个小小的面剂,在她们的手掌下随便一摊,魔术般变成了一条条又细又匀又长的白色的线条,如翻腾的蛟龙,似舞动的银蛇。劲足后,两头一并,两股均匀地缠绕着在指尖下飞速地打着转,合成了一股。再稍微一搓,头使住,股分开,固定在面板;然后,再拿一面剂,依此法,搓好,合成一股,再搓,头再使,与固定在面板上的调头顺劲合在一起,一根匀匀称称的四股麻花就搓了。
       没多大的功夫,一百多根搓成的麻花整齐地摆放在三个长长木制的笤盘里。一字排开。似只等一声令下就立即开拔的浩浩荡荡的列车。
      厨房。灶台里的火苗舔着锅底,油,冒着烟,打着滚。麻花,在沸腾的锅里,扭动着腰肢,舞蹈表演后,又排着队,按照先后顺序让它们逐个出列。然后,再丢,再夹……
        看着屋里各旮旯摆放的应有尽有的吃食、年货,听着家里屋外那一串串欢快爽朗的笑声,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诱人的香味儿,我突然感受到浓浓的年味里,裹挟着暖暖的亲情、乡情,感受到如今安居乐业的庄稼人的富足!

                      大年初一
         门外,爆竹声声,此起彼此。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过年气息。我独自坐在檐下暖暖的火盆边偶而扣扣手机,偶而烤火发呆。这时,家里的其它人都去门了,只有冠儿开着电视,时不时地从门的棉帘里冒出来,又钻进去,“咚”、“叭”,“咚”、“叭”地放鞭炮,吓得家里的一群笨鸡们久久地躲进窝里的横杆上一动也不敢动;那只夹着尾巴的灰狗,从院子一角一路颠来可怜兮兮地趴在我身边,任你再赶它都赖着不走。男娃子嘛,憨胆大,再响的炮他都敢私自放,年下高兴,就由着他,但前提是,得保证安全。
        望着门外街道上,一波又一波成群结成穿着新衣的小年轻们,不时的放着爆竹,嘻笑打闹。我突然顿觉在家冷清无聊。于是,便踏着满院下了“花瓣雨”似的软软的炮屑,出了大门。
          这时,恰遇到同村串门的表嫂。表哥长年身体不好而生活困唯。据说乡扶贫搬迁办在桥北分了他们两套宽敞的套房。听此,曾为他们欣慰。我与表嫂打着招呼,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了,房子扒了,咋住?
      “住那一间没扒的房子们。”她说。
         我知道,那间房子与他人合用一堵山墙,因此没扒,但房子窟窟窿窿,怎抵御风寒?
       “不冷。搁(在)那儿,人生,老是着急们,过了初一,好走,哪儿再好都不胜咱自己家呀!”
        “时间长,人慢慢熟悉了,也就习惯了!”我虽然安慰着,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纠结!
       是啊,庄稼人,一旦离开了老家,离开了老家的土地,离开了血浓于水的亲人与世代为邻的熟悉的乡亲,何不似断线的风筝,无根的草儿,身儿难稳,心儿岂不流浪?
        当然,此刻还好,他们的心儿已安放在家乡的这片热地上,陶醉在暖暖的亲情、乡情中——浓浓的年味里!

       邻居彬叔家的门前,停着一辆崭新的黑轿车。歩入他家,发现他的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带着一家人回来了。据说,他们本来不打算回来过年。但在年三十那天,他们突然有种身在异乡的落寞,于是,一家人风尘仆仆,日夜兼程地赶了回来。
       由于时间太过仓促,老人准备过年的东西不够,有人送来了饺子馅,馒头,我也把麻花给孩子送了些。
     老人为提前没准备充足的年货而歉意。听着一家人与乡邻围火盆而坐的朗朗笑声,看着儿子儿媳为老人带回的昂贵的滋补品,我不禁感慨,只要一家人能够健健康康和和美美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就是粗茶淡饭,岂不比独自吃山珍海味舒心香甜!
       突然,大街上锣鼓喧天,热闹非凡。这是近年来活跃在村里的一支文艺表演队在街头、广场巡回表演。她们一个个手执彩扇,舞姿娴熟优美整齐,随着锣鼓的节奏,翩然起舞。其中的五妹,虽一村妇,但能歌善舞。抬花轿,扮八戒。为使八戒形象话灵活现,她把衣服塞进裆内,背着耙子,腆着肚子,噘起的嘴唇还要随着扭动的舞姿撇几撇,那憨态滑穑的模样,把众人逗得捧腹大笑。最后,她与搭裆琪弟搞笑的二人舞,更使乡村的年味儿达到了高潮!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年”,年,不仅是四季轮回的分界,是人生成长与走向时光深处的衰老的节点,也是人生短暂休憩与再度扬帆的驿站。“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过年回味,使人睿智,使人乐观,使人感恩,更使人珍惜眼前这美好的时光。



     
     
       
     
       
 
     

       

     
 

     

 
     
       
         

     

       
   
 
         
       

       
   
 

上一篇: 《油菜花》     下一篇: 《北京明城墙遗址公园梅花初放(诗配图)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97次 | 联系作者
对《想起老家过年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