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友先》--秋天洁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24   共 0 篇   访问量:1872
忆友先
发布日期:2019-01-24 字数:6699字 阅读:1872次

 得知友先病(脑出血)重的噩耗,第一时间我匆匆赶至医院。
透过中医院一病房虚掩着的门缝,看到几个医生正对一动不动的先竭尽全力地进行抢救,再看病房外一个个红着眼圈的人们,我突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任泪水流啊流……

      我的朋友,先,你别只顾自已贪睡啊,门外,你的至亲、恁多的同学朋友还有乡邻们都在焦灼地等着,盼着,盼着你慢慢苏醒和我们打个招呼,而你一动不动把我们晾一边算怎么回事?
        怎么,你头疼,难受,说不成话?说不成话就睁开眼看看我们——哪怕看一眼也行。可你这时咋恁沉住气唻?你平常可不是这样子,开朗,乐观,热情,看到熟人,老远就打招呼,接着是一串串爽朗的笑声。
      怎么,老累?都是累,现在也不是睡的时候啊,家里的一滩子事等着你料理,村里的卫生室少不了你,一岁多的小孙孙念叨着盼你回家,没成家立业的孩子们离不开你,纪叔(我们一家子,小时的伙伴中学的同学)更等着你与他履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先,快醒醒吧!你知道不知道,快过年了,你在外地上学的一双儿女,他们老早都盼着回家,盼着无忧无虑地承欢在你的膝下,盼着你到县城办年货时,看着给他们买过年的新衣,盼着你给他们包饺子炸麻花做拿手的好菜,盼着一家人和往年一样其乐融融地过个团圆年……今天,他们满怀期待地赶回来了,你怎么不问问他们是否旅途劳顿,是否冷暖饥渴……就是自家的事你不上心,可卫生室外那些头疼脑热的病人,大冷天的等在外边,你不着急,你不心疼吗?
       纵然你真的太累,想撒手不管,那得让你的亲朋好友及乡亲们有个心理准备,总不能这样不吱一声随随便便地撂挑子吧!

       回家吧。回家?医生低沉无奈的话儿,让所有的人如雷击顶,又好像坠在云里雾里梦里般的不真实。
       昨天,你分明在为家里的琐事而忙碌;分明牵挂着去洛阳学习马上回来未曾吃午饭的丈夫,并且刚刚给他打过电话;分明还和看病抓药扎针的乡亲们谈笑风生啊,怎么瞬间的功夫,你就一躺不醒,这让所有爱你的、离不开你的人们情何以堪?
       先啊,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我最敬佩的最好学也是最坚强的一个同学也是最知心的朋友。结婚后,你凭借着不服输的性格加上乡村医生丈夫的指点,你从开始对医术和护理知识的一无所知,到输液扎针、抓药时的得心应手,后来,到县医院妇产科进修,从—个乡村的医护人员到一妇科医生。有人说,人过四十不学艺。但你偏不信这个邪。你们夫妻俩相护鼓励,相护支持,共同进步,业余钻研医疗技术的同时,相护轮流到我县、洛阳等地的大医院临床一线实践学习,虚心的向各医院的名医专家们请教。功夫不负有心人,双双考上了医师助理,当丈夫再次以颃强的毅立考取医师职称后,你也不甘示弱再次挑战自己,这时,病魔却虎视耽眈地纠缠上了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但是,我相信,一向坚强的你,这次一定能战胜病魔,化险为夷的!

      然而,人生无常,生死何能预测,何能掌控。流年总是这样不经意间日复一日地演绎着相聚与别离。
几天后,先,还是在孩子们撕心裂肺的千呼万唤中,在丈夫的苦苦挽留中,带着事业未竟的深深的遗憾,撒手人寰,终年五十二岁。

      前不久,同学们应邀参加瑶同学儿子的婚礼。因为先太忙,所以,当同学们围桌坐定开宴了,她才匆匆赶来。她向同学们歉意地笑了笑,然后,坐在我的身旁。席间,我们边吃边聊。她依如平时的随和,开朗,乐观。她突然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问我,你听着我说话啥样?平时马大哈、无心眼的我,随口说,和以前不是一样呀,咋着唻?她看了看正埋头吃菜的同学们,呵呵地笑了,没事,没事。见她突然岔开话题,我也没好意思再往下追问。
       席后,当听说侄儿在新区医院康复时,她执意要陪我再一次到康复科探望。刚毕业那会儿,我们两村翟河到东关虽然相距不算太近,但当时无忧无虑,经常相约出去玩儿。直至后来,我与一友把她与同学纪叔撮合在一起,结为连理。彼此成家立业后,虽然离得近了,但各自为生活所累而很少见面。每次见面,倍感亲切,有唠不完的话。路上,她电动车带着我,我们相互询问着目前孩子们的状况,还谈及为人质朴好学上进的纪叔,她一脸自豪地告诉我,他以顽强的毅立,通过了医师的考试,她自己也非常想考,但纪叔心疼她不让她考,说正常的人考上,好像脱层皮,甭说得过病的人。见我一脸地茫然,这时,她才告诉我,她患了脑梗,刚从医院出来不久,说话嘴还有些不灵便。纪叔天天给她做针炙。
      我方才如梦初醒。她说话的神情状态,一点儿不像刚从医院出来不久的病人,那么平静,乐观,豁达。
       到侄儿所在的病房不久,她连续接到纪叔打来的两个电话,她无奈地对着我们笑了笑,然后说:“张岭有个小孩等着我扎针来,别看我近视,眼镜一取,我比你纪叔的扎得可准。”说罢,呵呵地笑着,起身告辞。
       送她至楼梯口,我一再嘱咐她注意身体,及时服药。你一边笑,一边应的,我目送着她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楼道中。
       岂料,此次一别,竟是一辈子。

        人生苦短,谁非过客。愿生者释怀,逝者安息,天国里没有苦痛,愿我的同学、知心的朋友先一路走好!


2019·01·19 泣笔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下一篇: 《第五章(一)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872次 | 联系作者
对《忆友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