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泉水清清小小说集_微型小说_扫花网
《泉水清清小小说》--泉水清清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2-27   共 0 篇   访问量:2734
泉水清清小小说集
发布日期:2018-12-27 字数:26763字 阅读:2734次

 

一:《大事》

  急诊夜班。凌晨五点的时候,救护车拉回一个车祸受伤的老者。说是车祸,也没有明显的外伤,各种检查做过,均无大碍。老者只说头疼。认真处理了一下,老者问我,事大事小,需不需要住院?我说,事大,需要住院。一方面,这年头,医院实行奖金制,医生的工作重心是创收,收住的病人越多,奖金就越高,所以一旦碰上病人,常规就是劝其住院;还有,这年头,再小的毛病,医生都不敢说没事。一旦后来疗效不满意,家属就会抓住医生这句话,说医生是误诊 把大病当成小病,草菅人命。小者媒体曝光,处分当事人,大者把尸体棺材堵在医院门口,天价索赔,更有甚者,就是打医、杀医了,屡见报端。因此,医生们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患者或者家属问病情,就如临大敌,无论事大事小,一律说大事。所以眼前这个老者问我病情,我想都没想,直接说大事。听说事大,老者面带微笑,诡异地瞅了我一眼,竟然叨唠,事大就好,事大就好。这让我吃了一惊。

  天亮后,病房来了很多人,包括老人的几个儿子和儿媳,还有那个撞人的司机。一阵争吵后,司机妥协了。先给老人看病,好好治病养病,等伤好了再说赔偿。家属们都走了,留下那个倒霉蛋司机,每天跑前跑后,像孙子一样伺候着老人。

  那老者坐在病房里,每天享受着羊汤、牛汤、烧鸡、啤酒、小菜,品着香烟,听着音乐,快活的度日。

  而我坐在医办室,每天在他的病历上重复着写到:患者自诉外伤后头疼,查体未见明显异常,需要继续观察治疗。倒也省心。

  两个月后,患者出院。儿女分到了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老者拿到了赔偿金,皆大欢喜。病人走后,护士们窃窃私语,从那时起,我初次听到碰瓷一说。

  又是急诊夜班。又是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救护车又拉回一个车祸受伤的患者。一看,还是上次受伤的老者。各种检查做过,仍无大碍。于是住院、开药、写病历、羊汤、牛汤、烧鸡、啤酒、小菜、香烟、音乐,最后自然是赔偿、出院。

  过了一段时间,还是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救护车又拉回一个车祸受伤的病人。天哪,还是上次受伤的那个老者。不过这次不用过多检查,因为伤者头部迸裂,脑浆四溢,早已死亡。

  家属围了一堆,问我怎样,我说大事。

  二: 《村霸》

  村子里有户人家,家丁兴旺,势众人多,父亲死后,众子轮流掌管大权。时间长了,子孙个个性情暴戾,说骂就骂,说打便打,弄的整个村子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众邻里敢怒不敢言。

  村民偶有上门理论的,不是被打,就是被罚。更有甚者,大户把打人流出的鲜血,涂在院墙上面,把围墙染成腥红,使大家更加望而生畏,避之不及。

  大户人家也有管理制度,二儿子惹事,大儿子惩罚,三儿子惹事,二儿子管理,依次类推。时间长了,院墙外面尽贴告示,定期宣布惩戒结果,无非就是某某儿子受到严厉批评,某某孙子处以严重警告云云,无关疼痒。

  村民不堪欺压,纷纷逃离。后来只剩下大户一家人。

  怎耐大户人家惹事成风,粗暴成性,没有欺压的对象,便发生内斗。院墙里面血雨腥风

  ,鬼哭狼嚎。且只顾争斗,丝毫没人顾及到院外偶尔发生的一场天火。

  天火过后,村霸成为历史。

  三:     《病》

  小张是一名中学体育老师,三十多岁,性格开朗,生龙活虎。由于喜欢野外活动,身体显得又黑又瘦,看起来竟像营养不良。

  一次在公园里跑步累了,坐在石凳上休息,身旁坐着一个看相的,不停地上下打量着他,目光诡异,几次都欲言又止。小张忍不住,就问了一句:先生,有什么不对吗?看相的仍然不说话,并且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张越发好奇,非要对方说明原因。于是,那看相的就开口了,说年轻人,你有病啊,小张大笑,说自己能吃能喝,会有什么病?那人就说,胃病!小张知道那人是看他又黑又瘦,估计是胃肠道不好,就笑了笑,回家了。

  刚到家,电视上正好播放一期健康节目,讲的是手诊,就是看手纹断疾病。小张边看电视边对照,果然看到自己手上对照胃区的指纹颜色不一样。于是赶忙打开电脑,查找有关胃病的资料,咨询网络专家,大家众说纷纭,也没有个定论。当夜,他睡得很晚。

  第二天早上,小张莫名其妙的觉得胃部不适,也不想吃饭。想起看相的、电视上、网络上说的,竟怀疑自己真的有胃病。三天以后,越发觉着胃里难受,并且还隐隐做痛!

  小张坐不住了,就去看医生。那医生一阵望闻问切,一阵血常规B超心电图磁共振后,说有点小毛病,具体也说不出啥病名,就开了西药草药中成药。小张心里高兴,说今天遇到名医了,一下子就诊断出自己有小毛病,真厉害。于是,就买了一堆药,回家认真吃。

  一星期后,症状不见,并且想吐。到底是毛病加重还是药物副作用,也说不准。小张就把自己的最近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妻子。妻子也坐不住了,带他换一家医院。小张又把自己的最近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医生。医生一脸麻木,说,需要做胃镜,看看是不是胃癌。

  小张一听到胃癌,瞬间打了个冷颤,急忙问医生,到底像不像那病,医生仍然一脸麻木,说做完胃镜就知道了。

  三天后去医院取结果,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胃癌。

  小张一下子蒙了,如五雷轰顶,天旋地转,妻子一看,也两腿一软,瘫坐在医院的走廊里。

  人们赶紧把他俩扶到医生的诊室里,等缓过来气,问医生怎么办。医生仍然一脸麻木,说回家准备钱吧,然后住院,然后手术,然后化疗,然后放疗,然后中药,然后理疗,然后??????

  最后几种疗法还没说完,一个护士大喊大叫着跑过来,说单子拿错了,小张没毛病,连胃炎都不是,属于胃功能紊乱,而功能紊乱这种病,准确的说,基本就不算病。

  经过这一惊一乍,小张性情大变,郁郁寡欢。小张知道,他自己根本不敢有事。他是独生子,妻子是独生女,父亲高血压,母亲糖尿病,岳父脑梗塞,岳母心肌缺血。一个女儿上小学,各种辅导班,各种起跑线,还有房贷车贷。他要是倒下,天就塌了。

  小张晚上仍然睡不着。一次,他竟然莫名其妙地问自己,医生会不会是为了安慰自己,故意隐瞒病情,弄个假单子糊弄自己?要是这样的话,妻子应该知道啊?明天好好观察一下妻子的行为,看看是不是有异常。

  小张整整观察了一天,妻子的行为果然异常!但仔细分析,却又说不出异常在哪里,莫名的心烦。三周后,他抑郁了。胃部又开始不适,又开始疼了起来。这一次,他选择沉默,不管不理,任由发展。

  八个月后,胃疼加重,有点忍不住了,一个人来到医院。

  还是那个一脸麻木的医生,给他开了胃镜检查。三天后去取结果,上面又是写着那两个大字:胃癌。

  这次,他没有等来那个大喊大叫的护士。

  十个月后,小张走了。

  四:《超度》

  小鬼在地狱里苦熬,远不到超度时间。一天,被阎王突然叫去,说是商量他超生的事。小鬼一惊。

  原来,这些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很多人死后极难托生;再加上前些年人为计划生育,严重违背自然规律,造成人类男女老少比例严重失衡。地狱出现鬼满为患,阎王不堪重负,决定从鬼群里挑一些罪孽稍轻一点的,提前释放。

  小鬼战战兢兢地来到阎王面前,听取阎王对他生前的善恶进行评估。

  先说造孽的一面。

  小鬼生前是个当官的。做过教育局长、卫生局长、县委书记。在教育局长位置上,小鬼利用手中的权利,频繁调整校长老师的岗位,大肆收受贿赂。威逼利诱,睡了五个年轻女教师,其中三个因此离异。更为严重的是,在一个校长帮忙下,糟蹋了两个不满十四岁的小学生。其中一个孩子的家长选择了告发。花重金后,作为惩罚,校长受到了上级领导的严重批评,并且调离了原单位,赴任卫生局长。

  在卫生局长任上,很多劣质药品、劣质器械进入了医院,并且虚高定价,害苦了不少百姓。同时为了挽回上次的经济损失,他大肆收受药商、器械商、设备商、医院建筑商们的贿赂。几年下来,不光是弥补了原来的损失,还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期间捎带睡了五个护士长,两个小护士。这次没人告状,他拿出原始积累的一部分资金跑官。几年后,竟然一步步当上了县委书记,成为了一方诸侯。

  这下便大显身手。发包工程,任免干部,整顿矿山,毁林征地,县内大小事宜,无不插手,无不贪腐。后宫佳丽不计其数,享尽人间荣华富贵。

  小鬼越听越怕,瘫坐在地上。诚惶诚恐的问道,难道我就没干过一点好事?

  阎王答道,有,干过一件。

  那年你儿子开着豪车,酒后驾驶,翻车丧命,你哭的死去活来。算是有点人性,计入功劳簿。

  小鬼想想也是,多少年来,自己没有做过一件好事啊。

  阎王发话了。虽然你有很大罪孽,但是你也不要过分害怕。你犯的这些错误,在现今当官人之中,算是最轻的了,所以决定提前超度你。想做什么,你自己选吧。

  还要当官吗?

  不当不当,听说上面现在正在反腐,现在的官员很不容易。不贪不腐吧,哪来的钱跑官?只能原地踏步。可一旦贪腐了,又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只有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管,才能保全自己,但这样时间长了,老百姓肯定骂娘,还是不当的好。

  那就当个老百姓吧。

  不行啊,老百姓更难。土地被征,家园被占。人人挣扎在房贷、车贷、信用贷之中。还有虚高定价的医药费,名目繁多的教育费,天天上涨的果蔬费,还有养老费、墓地费,等等等等,说啥也不当老百姓。

  那就托生个鸟吧,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

  也不行啊。现在矿山开采,森林盗伐,鸟类每天被迫呼吸着污浊的空气,栖息在日渐减少的林地,连个搭我生蛋的地方都没有,很多鸟类都灭绝了。

  那就生作一条鱼吧。

  唉,现在江河断流、废污排泄,再加上采砂盗石,轮船飞渡,哪有鱼类生存的空间。

  那咋办,你不会是想托生一条猪吧?

  天哪,猪!猪虽然每天吃吃睡睡,不干啥活,但是现在的猪,哪能跟以前的猪相提并论啊?现在的猪都是吃着人工饲料跟激素长大的,两三个月就可以出栏,短命啊。

  你这小鬼,这也不当,那也不当,你究竟要咋办?阎王大怒。

  阎王爷啊,求求你了,不要让我超度,我还是呆在地狱里做鬼吧。

  阎王瞥了小鬼一眼,伸出一只手来。

  小鬼会意,立即上前,把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几张冥币递了上去。小鬼生前没有干过什么好事,死后也没有几个人为他烧纸,算是最穷的鬼了,想想也怪可怜。

  阎王接过了钱,瞅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快滚回地狱吧。没趣鬼!

  !

  (谨以此文,超度当今社会的所有死者和活人。)

  五:《治胃病的老鼠药》

  赵老汉跟吴老汉同住在一个村子里,两个人过往甚密,无话不谈。因为都有胃病,而且都久治不愈。

  一天,赵老汉把李老汉从家里拉出来,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神秘地告诉他,说是自己的胃病治好了。吴老汉又惊又喜,急忙向赵老汉要方子,自己也好好治一下。可赵老汉面露难色,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可把吴老汉急坏了。

  经不住吴老汉死缠烂磨,并且俩人还是朋友,赵老汉最终还是说出来了,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吴老汉说出去。

  原来,前几天赵老汉胃病发作,疼的死去活来,又没钱住院,就想着寻短见,一死了之。于是一个人偷偷到集市上,买来了一包老鼠药,睡前偷偷喝下去,躺在床上等死。可一夜过去,赵老汉一点毒性反应都没有,就像没事人一样,并且第二天起床后,胃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如此神奇!吴老汉大喜,问了老鼠药的品牌和商家,欣然而去。

  两天后,吴老汉中毒而死。

  公安局迅速立案侦查,很快把赵老汉和卖老鼠药的人抓走,严加审讯。

  据卖药人供述,卖给赵老汉的是假老鼠药。而吴老汉喝下的,是他自己认认真真跑到正规药店买来的真老鼠药。

  事后,赵老汉找到卖假老鼠药的人,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六: 微小说   《哭》
              

 国王颁布圣旨,说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让全国的老百姓成为幸福百姓,痛苦指标是每年痛哭次数在十三次以上。如果届时还有不幸福的百姓,瞎地官员一律免职。于是,各地官员纷纷大哭。

  临近验收时间,国王又补充通知,说连续痛哭超过三十一天的,才算一次痛哭。官员们一算,百姓一年要哭够372天,才能算痛苦达标。于是各地官员纷纷止哭,全民幸福。

七:《善与恶》

 

    寒冷的冬夜,开车带儿子吃宵夜。回家的路上,看见墙角灯影下蜷缩个人,很明显,是个要饭的。

    我立即停车,让儿子送过去10元钱,并嘱咐那人赶快到临近饭店吃一碗热面。

    儿子回来,满意地说,咱们今晚行善了。

    我说不一定,也有可能是行了恶。

    儿子茫然。

   于是我分析,咱们送去的十元钱,有可能真的是行了善。看那人,在寒冷的冬夜里还能站在墙角,说明他有足够体力和意志力。他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或变故,暂时落魄于此的。如果他拿了钱,去吃了饱饭,明天就有足够的体能和信心去找活干,那么自此他就不用再挨饿受冻了。诚若如此,咱们今晚算是真的做了一件善事。

    但是,如果那人懒惰成性,索取成习,那么他就不会很快把钱花完,去吃碗饱饭。他得饿着肚子,省下每一分钱,用以在关键时候保证自己有最后一丝气力去站在那个雪地的墙角里。如果因为这十元钱让他看到了希望,坚信以后还会有人再给他施舍而永远站在那里直到冻死饿死的话,那么我们今晚就真的是在作恶了。

    那么我们以后还用给这种人再掏钱吗?

    我说,为什么不掏?行善在我,祸福在他。

八:《多余》

  半夜逃岗,像以往一样,我尝试翻过单位的大铁门。好不容易爬到顶部,却被铁门上面的钢钎挂住了衣服,差点弄不下来。慌乱中,手也划破了,疼痛难忍。最后费了好大劲从上面下来。无意中一碰,大门离了个缝,轻轻一推,原来那门是开着的……

九:小小说     《虱子与信仰》

 

    三个道士与两个和尚品茶论道,不知不觉发生了争辩,并且道士赢了。和尚觉得不是自己观点不对,而是输在人数上,于是就叫来了同伴,果然,和尚们赢了。道士们自然不甘示弱,叫来了更多道士。于是,你输我赢,加入辩论的队伍越来越大,几乎嚢裹了全国的百姓,而且辩论无休无止。

    自古道士通邪术。最初辩论的几个道士看这样下去,很难取胜,就偷偷地去见了国王……

    第二天,国王派兵抓走了几个和尚,理由是最近国内虱子流行,怀疑是这几个和尚传染的,因为有人在他们几个人的光头上看见了虱子。再过几天,又抓走了一批和尚,理由是既然那几个和尚头上有虱子,这几个当然也会有。最后,国王把所有的和尚都抓走了,理由是这些和尚们看着就像虱子!

    道士们赢了。欢呼雀跃一段时间后,渐渐地沉寂下来。因为没有了辩论对手,道士们自觉没趣,久而久之,连自己的观点是什么也忘记了。有几个道士居然寂寞得发疯,讲道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一时间乱象纷生。

    国王知道了,很是愤怒,下令立即驱散所有的道士,摧毁所有的道观。

   一时间,国内除了虱子,再无信仰。

  微小说:《哭笑不得》

    阿狗在外面发了财,回到村里。乡邻们纷纷向他求教致富的秘诀,阿狗看他们可怜,就办班培训,最后总结出两个字:微笑。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包括:恐惧、忧伤、愤怒、绝望;老人被遗弃、被因病致贫;年轻人被屈打成招、被第三者插足;男孩被辍学、被送辅导班、女孩被当干闺女等等,都要时刻保持微笑。当然,大笑更好。

    一日,村支书死了父亲。全村人都去参加葬礼,并且个个保持微笑,其间还有几个大笑的。村支书恼羞成怒,事后派人调查,说是阿狗搞的鬼。于是就把阿狗叫来,狠狠揍了一顿,阿狗落荒而逃。

    自此,村民们无所适从,哭笑不得。


十一《佛说》
我问佛:
都说大道无形,而您怎么端坐在佛龛里呢?
佛说:那是我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我再问佛:
那您到底是什么样子?
佛说:人看像人,我看像我。
我说:那我不也是佛了么?
佛说:你想是佛,你即是佛;你若不想,天下无佛。

十二《中国现代教育之话语权》

    父子俩耕田,一个地这头,一个地那头。儿子使用农具的一个配件坏了,求救父亲。父亲:啥坏了?儿子:那坏了。父亲追问,到底是啥坏了。儿子说不认识,反正是那坏了。父亲气急,跑过来直接打了儿子一巴掌,然后一看,自己也不认识。就悻悻的说:分明是这坏了,非要说那、那。

 

十三《庆功会》

             同志们,大家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隆重举行由蝙蝠、果子狸、穿山甲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传播、由李文亮几个医生先期造谣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控制、被限制、被压制、被封杀的庆功大会!
    大会进行第一项,首先表彰这次战役中出现的学者、专家、领导,包括这部那部部长,这委那委书记、这局那局局长,这中心那中心主任,红会白会会长,他们身先士卒,深入虎穴,反复进入疫区进行考察、论证、调查、研究、训诫、发表论文、总结教训、组织会议和张大嘴巴不戴口罩讲话。最终以死亡数千或者更多国民的生命为小小的代价,以冻结全国工业、农业、商业、交通、旅游、教育等数月为小小的代价,取得了空前绝后的胜利!
    大会进行第二项:鼓掌!
    大会进行第三项:散会。

十四《惊天招聘》

    东方宇宙科技研发无限公司,拥有几十名世界顶级专家,专门从事研究开发多领域科学发展的前沿技术。
     
但公司最近的一个重大研发课题却久攻不下,原因是很多专家对工薪待遇感到不公,相互争风吃醋,扯皮推诿,各自为战,难以协作公关。而公司老总对这些却一无所知。
    
无奈之下,老总决定对外承包,以三十亿的高价对社会进行项目招聘,并在公司大门口张贴告示。一时间,舆论哗然。
    
广告被一个摆地摊卖老鼠药的老张看到了。他不声不响地与公司签订合同,悄悄拦下了这笔大活。
    
几天后,大街的广告墙上多了一个招聘启示:说,拟于近日招聘一批科学家,公关一个科技项目,年薪三亿,条件不限,前提是必须通过一次科技考试,并按成绩排名优先录用。
   
公司的科学家们知道消息后,激动不已,纷纷暗自报名。加上社会上其他学者精英,参加报名考试的有三百多人。
    
卖老鼠药的老张是唯一的主考官。他把承接来的科研项目,分解成几十个小课题,按顺序编号,印成考卷,分别分发给参加考试的科学家们,并允许让他们带回家研究解答,三天后交卷。
    
科学家拿到考卷回家后,个个精神抖擞,使出浑身解数,专注研究公关,三天后纷纷交卷。
    
主考官把交来的卷子按顺序装订成册,直接拿到公司交差。公私老总一看,所有疑难问题均得以破解,大喜。连忙如约把巨额酬金付给老张。就这样,老张摇身一变,成了亿万富翁。
    
而那些参加考试的科学家们,在家左等右盼,最终,也没有等来那一纸录取通知书。

 


 十五《上吊》..

    农村大集体的时候,生产队员集体干活,每人每天记十个工分,年终按工分决算分粮。嵩县车村有一陈姓社员,在集体干活时与人打赌。众人议论说,上吊的人,一旦把绳子挂上脖子后,都会后悔,但为时已晚,自己根本无法下来,基本是十个上吊十个死。陈某不服,说后悔了自己可以用手把绳子拽下来。为此打赌,陈某亲试,并定下赌注。若赢了,生产队给他记十个工分;若输了,或者出什么其他以外,与生产队无关。于是,陈某找树、系绳、打结、挂脖子。结果……。众人忙将其取下来,全力抢救,命总算是保住了。但因大脑缺血,造成全身无力,在床上躺了三天,不能干活。

  最后生产队给陈某补齐了三天工分,以示钦佩。

 十六《弥留》

    付政从大学毕业后,投机钻营,请客送礼,很快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然后在这个位置上,却再也升不上去。付政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竟然认为是自己姓付的原因。回家跟父亲商量,想把自家的姓改了,结果被父亲臭骂了一顿,整日郁郁寡欢。后来竟一病不起,奄奄一息了。
    弥留之际,办公室主任前来探视,这可是破天荒。平时,办公室主任从来不把副局长们放在眼里,就连各股室的科长们,也不把副局长们看在眼里。这也难怪,副局长们手里通常都没有人权财权,对科长们的升迁无足轻重,他们自然就把自己精力,放在孝敬一把手那里去了,哪里还会在乎一个副局长。再说,副职们通常都是替罪羊。工作上出了差错,大多赖在副局长们头上。反腐倡廉也是先拿副职们开刀。君不见这几年,各系统打老虎拍苍蝇,倒下的大多都是副职。因为正职们都是根正苗红,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轻易动手。冲着这点,人们更加不敢接近副职,生怕哪一天他们倒下,拔出萝卜带出泥,也连带自己倒霉躺枪。
    付政拉着办公室主任的手,颤颤巍巍的说,我这一生真倒霉,不管咋努力,都与正字无缘。能不能在过几天的追悼会上,念姓名的时候,不提那个讨厌的付姓,只念名字,直接读成“政局长”,将来到了阴间,希望能做个正职鬼。办公室主任呻吟一番,说,中!
    追悼会上来了很多人,办公室主任念悼辞:“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深刻悼念我们的政局??????”,刚念到政字,“长”字还没读出来,付政的眼睛突然张开,怒目圆睁!!!众人吓得四散逃开。有胆大的请来巫师做法,想让付局长、也是副局长的眼睛闭上。神婆一阵比比划划,咿哩哇啦,说:死者到了阴间,阎王核实身份,本名付局长,结果在追悼会上,有人报个政局长,分明是欺上瞒下,弄虚作假。别说上天堂了,就是入地狱都不能。先让他回到世间弥留起来,等候发落!
    家人哭作一团,急忙请巫师问阎王,啥时候能得以解决?巫师说:不远,但得等到局长科长这种称呼取消的那一天。

十七《那个老人,那颗祸心》

    想起自己差点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1985年我参加高考,成绩过了大专线很多,报了一个洛阳的专科院校。
    久等不来录取通知书。每次到嵩县教育局询问,一个老头永远都是那一句话,没见你的通知书。
    最后一次,我绝望了,自言自语说,不应该啊,我的分数不低,怎么会不录取呢?不行,我明天要去学校问一下,看看什么情况。那个老头听见这个,立刻面色一怔,说你叫什么,我说我叫啥啥。那老头说,让我再找找。说着,他直奔办公桌的一个抽屉。我上前一看,抽屉是空的。抽屉底部放着一张报纸。他从容的掀开报纸,里面有个信封,上面赫然写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而且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那个抽屉,差点成了我今生的坟墓。
    那个老人,那颗祸心啊!

上一篇: 《《病》》     下一篇: 《《虱子与信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734次 | 联系作者
对《泉水清清小小说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