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2-25   共 112 篇   访问量:2863
英年忽先去,教苑共伤悲
发布日期:2018-12-25 字数:5398字 阅读:2863次

  隆冬胜寒,日没风悲。

  阴云笼罩下的大章镇中校园正在上演一场激烈的篮球赛,球场上躲闪冲杀,传递抛掷,左奔右突,前呼后应,球员们冒着零下三摄氏度的严寒,身着薄衫,奋力拼搏在球场上;两名裁判员往来奔跑,哨声清脆,判罚严明;教练员排兵布阵,指挥若定。周边围观的师生们着手套、戴帽子,裹着厚厚的棉袄,观赏着,谈论着,目随球转,颜露兴奋,面含笑意,口中呼出的热气立即化作白烟,氤氲盘旋着冉冉逝散。

  这一天是2018年12月11日,冬日的下午,为备战2018年嵩县教育系统元旦教职工篮球赛的一个集训现场,集训双方是大章教师代表队和德亭教师代表队,组织者是大章中心校。

  突然,携球拼杀的大章中心校校长卫兴强在球场中场瞬间倒地猝死,不省人事,他是大章代表队的中坚力量。在场教师立即拨打急救电话,大家立即不停地轮流为其做心脏复苏按压,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时间悄逝,时间紧迫,时间就是生命!当医院急救车到来时,他依然昏厥不醒。在大章医院抢救室里,所有的医生拼力抢救,不遗余力,最终纵使扁鹊再世,也回天乏力。他,我们年仅43岁的大章中心校校长就这样闭目而去,因公殉职。

  闻此噩耗,兴强的亲人都来了,他的挚友都来了,全镇的老师都来了,乡镇和教育局的领导都来了,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医院的大厅和走廊挤得水泄不通。亲人们不敢相信,一个从小忍贫苦读而成才的孩子会突然离去;挚友们不敢相信,一个至诚侠义的朋友会不辞而别;全镇的老师们不能相信,一个年轻有为,有胆识有魄力的好领导,怎么会英年早逝;乡镇和教育局的领导们难以相信,经组织精心培育的年轻干部,怎么会瞬间撒手人寰!急救室里哭声一片,妻子嚎啕而悲,年迈的老父亲掩面耸肩,泣不成声,亲人们哽咽难抑,啜泣成声。见此情景,在场的人都禁不住涕泗横流,嗟之叹之。

  尤其是在场的老师们谈论着,哀怨着,无不眼眶湿润,一下子打开了回忆的门扉。

  2003年至2005年,28岁的卫兴强同志任中学副校长时已经显示出卓越的管理能力。他亲自制定学生管理制度,文明礼仪教育制度,安全方案,字斟句酌,唯恐遗漏,力求做到周全备至,万无一失;他亲自带着班主任做家访,骑着摩托车进村入户,顶风罹寒,不畏路途颠簸,长途跋涉;他亲自带着值周教师夜间巡逻,淋雨沐霜,熬夜加班,只为守护学生的安全。那时老师们都说,生活中兴强是个粗人,不拘小节,时常不修边幅,可在领导的岗位上他却出乎大家的意料,竟然心思细腻,凡事亲力亲为,一切都干得井然有序。

  2006年8月,他32岁,开始任大章一中校长,这一干就是五年。这五年里他秉承“规范办学、依法办学”的宗旨,恪守“校长率先垂范、以身作则”的诺言,践行“五育并举,德育为先”的执教理念,高举素质教育的旗帜,在他的带领下大章一中稳定向好发展,他的领导能力得到全体老师、教育主管部门、社会广大有识之士及大章三万父老的一致赞誉和高度评价。

  五年很长,五年也很短,他用五年的耕耘重塑了大章一中的良好形象,他用五年的艰难跋涉书写了大章一中辉煌的一页,他用五年的时间见证了自己卓越不凡的领导才能,彰显了年轻有为、深谋远虑的教育智慧。

  医院急救室里哭声再起,我们要送兴强的遗体回家了。一时间妻子悲号,老父哀恸,亲朋嘤嗡,同事抹泪。夜色凝重,冬风刺骨,急救车载着兴强回家了,载着亲朋好友的哭声回家了,载着全镇180名老师的哀思和沉痛回家了。

  2018年12月12日,也就是兴强离去的第二天,上午10时30分,在兴强的老家大章镇东湾村五道庙村民小组,由嵩县教育局为其主持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伊水呜咽,北风怒号,阴云洒怨,草木含悲,哀乐低回,哭声起伏。灵棚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卫兴强同志”,横幅下方是兴强同志的遗像。参加追悼会的人很多,兴强的亲人们都来了,好友们都来了,领导们都来了,同事和全镇的老师们都来了,都来与兴强兄弟做最后的告别。

  人们都面容严肃,表情庄重,眼角含泪。尤当看到“沉痛悼念卫兴强同志”这行字时,谁都难以相信这么年轻的同志的名字,怎们会与“沉痛悼念”连在一起呢?再当看到兴强同志带着微笑的遗像时,那么熟悉,那么年轻,那么精神,那么温和,我们的感觉是他仿佛从来不曾离去,他没有离去,他就在我们的身边啊!“年仅43岁啊,太年轻了。真是人生无常,祸福难测,天妒英才啊!”老师们谈论着,怨叹者,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又翻开了记忆的篇章。

  2011年至2016年,兴强同志升任大章镇中心校副校长兼政教主任。这五年他立足大章教育发展全局,统筹谋划,竭力配合好中心校校长,日思夜虑,鞠躬尽瘁。全镇老师难以忘记他在教育大会上铿锵有力的声音:“压力有多大,动力就有多大;动力有多大,成效就有多大。”我们难以忘记新课程改革路上,他深入一线,和老师们一起听课评课,为打造高效课堂而奔波忙碌的身影。我们难以忘记为了振兴全镇体育事业,他亲临现场指导时那耐心平和的姿容。我们难以忘记“平安校园建设”阵地上,学生防震消防演练场上,他莅临观看时那肃然的表情和满意的微笑。我们难以忘记2016年中招考试,大章镇中重点高中正录绝对数位居全县前列时,大章中学足球、篮球分别获得全县竞赛一二名时,他带给老师们那语重心长、情真意切的勉励之语,鼓励之言。

  追悼会结束了,亲朋渐渐散去,老师们的谈论也像丝线一样轻轻收起,带着多少对兴强同志的不舍和怜惜,我们轻轻走出美好的回忆而重新回归不忍目睹的残酷现实。从此,妻子失去了一位好丈夫,老父失去了一个好儿子,儿女失去了一个好爸爸,挚友失去了一个好兄弟,同事失去了一个好战友,大章教育失去了一位好领导。

  斯人已去,生者永悲!这个冬天不因风冷,不因雪寒,而好兄弟兴强的离去却造成了我们心灵的冬天,我们心灵的世界哟,那一天,那几天,是愁云惨淡,冰封雪冻,万里雪飘,周天寒彻啊。

  2012年12月13日,就是兴强兄弟离去的第三天,中午十二点左右,举行下葬仪式,部分老师和好友前往参加,为他送上人生最后一程。荆棘满路,山道坎坷,曲折的小径引领我们到达高山之巅,一个背阴的山坳。这里有一片肥沃的黄土,这里就是兴强兄弟的长眠之地。站在山巅眺望,远山起伏,伊水潺湲;脚下洛栾高速公路穿山越涧,车流如织;山麓民居错落,农田纵横,白杨耸天,翠竹蓊郁。这个世界如此美丽,生活如诗一样精彩,可这个世界永远与他,与兴强兄弟无关。

  英年忽先去,教苑共伤悲。伤悲之余,我们还是难以相信他会离去,这么年轻青葱的年华啊,我们依然觉得他就活在我们的身边。

  回想2016年8月至今,兴强兄弟担任大章中心校校长以来,夙兴夜寐,运筹帷幄,身先士卒,雷厉风行,志在重振大章教育,有意续写一域辉煌,在他的带领下大章教育树特色,塑形象,迈出了坚实而铿锵的步伐,书写下大章教育史上值得纪念的一页。

  上任伊始,他就急于谋划,忙于运筹,招贤纳士,集思广益,提出了促进大章教育长远发展的“一三一四五二一工程”,目标是要在两年内完成县委县政府、教育局提出的教育均衡县验收任务,三年内让大章教育达到和黄金重镇、经济强镇相对应的全县上游水平。

  具体内容是突出一个中心:即以提高教育质量和管理水平为中心;

  坚守三条主线:坚守教育系统干部执纪问责的“红线意识”,安全稳定的“底线意识”,质量兴校的“生命线意识”;

  落实一个目标:确保我镇国家教育均衡县验收一次通过;

  打造四张名片:在全镇各个学校打造“健康校园”、“绿色校园”、“书香校园”、“特色校园”四张名片;

  坚持五个抓手:抓教育管理干部思想作风,抓教师队伍建设,抓教学常规落实,抓教学质量检测,抓教师培训学习;

  落实两个保障:落实教育教学经费保障和制度保障;

  实现一个目标:即每年都圆满完成教育局和党委政府下达的各项教育教学目标任务。

  这是兴强同志莅任中心校校长后,针对大章农村教育发展实际,基于以往教育发展基础,经过广泛的讨论,再三斟酌,反复论证,做出的大章教育发展远景规划。可以说这个规划站位高,方向正,思路清,内涵深,好操作,易执行。他为大章教育的发展提出了目标,规划了蓝图,指明了方向,树立了旗帜,使教育管理有章可依,使教师工作有章可循,其气魄之不凡,声势之浩大,力度之刚强,境界之开阔,皆开大章教育历史之先河,可载史册,以启来者。

  有人开玩笑说,大章教育开启了“兴强时代”,进入了“兴强模式的跨越式发展阶段”。这话有些许夸张和戏谑,但也绝对不乏发自肺腑的赞誉之意。回顾他接任中心校校长以来,大章各个学校德育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作为中心校校长,每年的“中华魂”演讲赛,他定要严格落实,一丝不苟,层层筛选,严格把关;开学典礼和军训,他必身临现场,致辞发言,给予厚望;安全教育他必三令五申,如履薄冰,唯恐不测;每周五镇区三所学校学生离校时,他必提前到场,和派出所民警一道护送孩子们安全回家;“顺丰莲花助学活动”和教育扶贫工作,他必进村入户,实地查访,座谈笔录,调查取证,风雨无阻,心忧贫寒学子,做到精准定位;党务工作,他始终坚持红心向党,对党忠诚,严守党纪,忠于祖国;教育信访,他曾艰难调解,化解积案,保障稳定;初三备考他每年都亲自组织会议,树目标,提要求,定奖罚,寄希望;义务教育,他强力落实教育教学常规,狠抓教育教学质量;学前教育,他主抓办学资质和幼儿安全;社团活动,他倡导活跃气氛,提高素质;体育教育,他力主锻炼身体,增强体质……

  说及体育,兴强原本是体育教师,热爱体育,酷爱篮球,球技精湛,篮球理论知识丰富,是国家一级篮球裁判,嵩县裁判界知名人士,曾多次组织县内重大体育赛事。2016年7月,他曾代表嵩县带队参加“市长杯”篮球赛,结果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荣获市二等奖,载誉凯旋。

  在中心校校长岗位上,他能扑下身子,放下架子,与同事同甘共苦,风雨共担,脚踏实地,务实勤奋,勇于担当,敢于创新,有思路,有远见,有魄力,干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他志在振兴我镇教育,提振教育士气,催发杏坛生机,就像一位无所畏惧的壮士,在奔赴战场的征途他智勇兼具,屡创佳绩,声名鹊起。不料中途偶遇不测,他一去不复返矣。复兴伊始身先去,长使园丁泪满襟。在大章教育再次复兴之际,在战斗的青春年华,他疲于奔波,竭尽智慧,殒命疆场,死而后已。他的离去似乎更多地被赋予了一种悲壮的意味和怜惜的情怀,带给我们全镇教师的是悠悠不尽的沉痛的哀思和至诚的怀念。

  英年凋零,但你的音容宛在;壮士长眠,但你的业绩永存。大章教育不会忘记你昨天奋笔书写下的辉煌的战绩:

  2017年3月大章中心校党支部被评为“先进党支部”;

  2017年3月大章中心校被授予“安全先进单位”;

  2017年5月县“晨光杯运动会”,大章中心校学生乒乓球、男生篮球分获一、二名;

  2017年6月大章中心校获县学生足球比赛男子组第二名;

  2017年9月大章中心校获县宣传工作先进单位;

  2017年12月大章中心校获县“书香家庭”优秀组织奖。

  对于一个家庭,老父老年丧子,妻子中年丧夫,儿女幼年丧父,这是家庭的不幸。对于一个单位,作为一名忠诚的共产党员,一名优秀的教师,一位出色的领导,他的英年早逝是一个地区一个乡镇教育的损失。对于曾经在一起工作过的大章的同事和老师们,他的不辞而别是大家心中永远的伤痛和永生的怀念。

  这些天,我朦朦胧胧隐隐约约感觉兴强兄弟还在,他没有离去,他的面容不时浮现我的脑海,我仿佛又看见了他严肃表情下温和的微笑,又听到了他饱含男性粗犷阳刚的带有磁性的声音。多少次夜半醒来,我常常想起他,我亲切的同事,亲爱的战友。可现实呢,他分明已经远去,沉睡于伊水之畔那高高的山岗,长眠于那厚厚的黄土之下。于是我常常哼唱一首歌,那就是《送战友》,我常以此寄托我对兴强兄弟的无尽的哀思和真诚的怀念: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

  任重道远多艰辛,

  洒下一路驼铃声。

  山叠嶂,水纵横。

  顶风逆水雄心在,

  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上一篇: 《重修旺坪水渠记》     下一篇: 《拙耕园记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863次 | 联系作者
对《英年忽先去,教苑共伤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