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0-08   共 170 篇   访问量:2038
伊河大桥的前世今生(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发布日期:2018-10-08 字数:3165字 阅读:2038次

晚饭后,我走出家门,照例开始了环伊河大桥---陆浑大道---伊河二桥---洛栾快速通道七公里晚间快步行走锻炼。

冬季的晚上,气温比白天下降了许多。湖滨公园里没有了夏秋季节晚饭后人山人海的喧闹,显得有些冷清。伊河大桥上,一盏盏散发着银白色光的路灯,给为数不多、行色匆匆的路人送着光明。桥面上偶尔驶过的小车亮着灯光,如离玄之箭,向着自己的目的地疾驰。

承载着沟通两岸交通重任、平日里车水马龙的伊河大桥,今晚却显得“清闲”和空旷了许多。走在眼前这座无数次走过的大桥上,此时它的“清闲”、空旷让我多多少少感到有些不适。

记忆之中,伊河大桥自它诞生以来就承担了太多的使命,寄予着人们太多的希望。

一直以来,我对伊河大桥总是怀有一种深深的感念。

外婆家在县城对面、伊河南岸的乡下,小时候我喜欢住外婆家。然而外婆外爷在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先后离世,因此那时我所谓的住婆家实质上是住舅家。三个舅舅中,大舅学有所成,六十年代大学毕业分到了外地工作,后来几经周折终于调回了县城,但妗子和孩子们那时仍生活在乡下老家。每到星期天,大舅都要回家帮助妗子干些农活。大舅的大孩子和我一般大小,在那个学习并不视为孩子唯一出路,星期天基本没有家庭作业的的年代,我总喜欢随回家的大舅去住“婆家”、找表弟玩。

那时的伊河上还没有大桥。六七岁的我坐在大舅的自行车后座上,来到伊河水边时,大舅停住车,脱掉鞋子,挽起裤管,我也学着大舅的样子把鞋子脱掉掂在手里,大舅肩上扛着自行车,招呼着我小心翼翼的淌过没膝的河水。冬天的河水十分的凉,淌过了河,两脚常常会冻的像胡萝卜样的通红。到了夏天,河水上涨,河对岸不远处一个叫汪庄的村子里的人便会在河边放个小船摆渡赚钱,同大舅坐过几次小船渡河,心里那个美和得意简直无法形容。

少不更事的我那时丝毫体会不到大人们的烦恼:没有桥的伊河两岸县城附近几公里河段,每年夏季涨水时总会有一些人因急于过河办事而溺水身亡!民间嫁女更是“宁隔千山,不隔一水”:隔山了,娘家有急事时大不了多跑半天路。隔条河,遇到雨季河水暴涨,即便是家中有天大的事情也难保十天半月就能赶回去。

没有桥的日子并不影响我随回家的大舅去找表弟玩的快乐。

又一次坐在自行车上到伊河岸边时,大舅指着右前方闪着电焊强光和矗立在河滩中央那高大的铁架子下的工地说:那里很快就要建成一座大桥了,以后回家再也不用淌河喽!看得出,兴奋和喜悦,明显地写在当时还只有三十几岁,依然是十分年轻英俊的大舅的脸上。

两年之后,大桥通车典礼在人们兴高采烈的欢呼声中举行。那喜庆、热烈的场面成了我少时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新建成的伊河大桥为拱形桥梁,一拱连着一拱,有九拱亦或是十拱之多,看起来极其威武雄壮。整个大桥似一条长虹,横卧于伊河之上。桥中央栏杆上,被油漆描成红色的“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毛泽东主席题写的十多个大字醒目、潇洒、大气、漂亮,给大桥增添了十足的风采。

通车后的大桥成了我和伙伴们经常光顾的场所。

那时,学校勤工俭学给学生的任务是星期天或假期里要给学校上交一些中药材,茵陈、细辛、茅草根等等,河滩长的、坡上生的,总之有什么采什么。于是,乍暖还寒的农历正月星期天里,我和小伙伴们便一人手提一个篮子拿个铁铲,结伴到伊河大桥附近的河滩里去采茵陈,为的是多看看大桥。正月是茵陈发芽生长的季节,遍地皆是,不大一会儿每人便可采满一篮子茵陈,余下的时间大家就跑到桥下玩起“挤死茅缸”游戏或打扑克“交公粮”。很多次,玩耍之余我一个人跑到距离大桥一二百米远的地方,独自去欣赏那美若彩虹一般的桥梁和桥面上或紧或慢移动着的人影,心中默默感受着书本上读过的南京长江大桥和这座伊河大桥的相似与不同。

夏天的晚饭后,我喜欢与大人们一起到桥上乘凉。那时的县城没有公园,晚饭后到大桥上乘凉是大家最好的去处。不管再闷热的天气,只要一踏上大桥,徐徐凉风立刻就会把人们满身臭汗吹的无影无踪,倍感舒爽。七八十年代的夏夜,城区市民和附近几个村子的人们没有到大桥上乘过凉的恐怕没有几个。在经济尚不发达,许多人还不知道空调是什么东西的年代,伊河大桥,自然也是人们心目中度夏的幸福乐园。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表弟转到我们村子里的学校上学了,每到星期天,我会跨坐在我家新买的自行车梁上,带着表弟从大桥上穿过,送他回到自己家去。

自从伊河大桥建成后,县城附近河段再也没有汛期有人过河溺水死亡的不幸消息传来。嫁女“宁隔千山,不隔一水”的古训也成为了历史传说。

十多年前,距离伊河大桥上游近两千米的地方又建起了一座大桥,谓之二桥。不久,在伊河大桥处也与其并肩而立起一座新的桥梁,双向四车道的新伊河大桥更多的承担起了县城新区发展的重担。然而时间不长,那座建造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给人们带来极大方便和莫大幸福感的大桥据说已是年久失修,隐患重重。为安全起见,县里进行了拆除,并在原址上很快又建起了新桥。

如今的伊河大桥经过扩建改造,路面更加宽敞平整,两侧安装了漂亮的不锈钢栏杆,数十盏新型LED节能路灯晚上光芒四射,焕然一新的一桥成为小城里一处更加靓丽的风景。

虽然如此,已经拆除了的那座连拱大桥,还会时常回到我的梦中,也让我情不自禁的忆起它。

上一篇: 《喜看嵩城新变迁(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     下一篇: 《晨起伊东新区观景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38次 | 联系作者
对《伊河大桥的前世今生(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