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9-25   共 104 篇   访问量:2213
农村人的城市生活(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
发布日期:2018-09-25 字数:3794字 阅读:2213次


 

某日,朋友问我:改革开放四十年了,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什么?我不假思索告诉他:是生活,感觉最大的变化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农村人到城市生活,在城里安家落户,过上了富裕幸福的生活。

朋友笑而不语:不是吗?于是,我就给朋友讲了几个小故事。

 

                  故事 一

 

下班闲走之余,最多的时候,是到街口的小店去卖菜,这也是一天当中必须要做的,卖菜时,还可以和菜店的老板闲聊一会。这家 ‘菜园鲜菜店’的老板姓陈,是从乡下农村来城市打工的,夫妻俩人开店,精明勤俭厚道,一条街面上就这家菜店的生意红火,满街坊的人都称呼他“菜老板”,菜老板人实在,妻子长的利索,脸面白皙,头发乌黑,衣着简俗,但十分的干净,说话细细绵绵的,一言一行总流露出乡下女人的羞涩。     

小店的时鲜菜种类繁多,但价廉物美,所以常常是供不应求。我常来这里买菜,颇此相熟,每次路过,无论买不买菜,客户多的时候,就站在一边看他们做买卖。夫妻俩分工明确,妻子卖菜,丈夫卖肉,一间20多平方米的店面,堆满了各种鲜菜,豆芽、黄瓜、土豆、还有猪肉、豆腐,每次路过,夫妻俩总是在忙碌着。客户少的时候,我就停下来和他们寒暄几句,问一下菜价的行情,老板娘就会告诉我,今天哪几样菜卖的好,肉卖了多少,街面上那家饭馆要了多少斤排骨,嫩碗豆角是外地的,没有本地的好吃,芹菜是白杆的好,嫩。炖猪皮用了几个小时,加了那几样配料是又好吃又好看。豆腐皮要开水烫过了再炒,萝卜馅的肉饺子好吃,味道鲜,面是乡下新磨的手工粉。        

一次我看见菜老板将一大把香菜顺手送给了买菜的妇女,我不解的问她:这样做生意,要赔钱的?他听了笑笑说:没事,那菜再过二天就要黄了,丢掉了还不如早早的送人。听着夫妻俩絮絮的话语,我感到一波隐隐的暖流在心底盘旋,仿佛这样对我说话,是把我看成是由来已久的一个街邻,亲人。

而说到他们刚在城里买的房子就要装修时,夫妻俩人是一脸的笑,那笑容纯朴如深秋的土地,希望和美满。

 

               故事二

 

一个蒙蒙的细雨天,我到街口那家小理发店去理发,店老板热情的招呼着,这家挂牌“顶上工夫”的理发店就一个人,老板叫“社娃”也是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社娃,四十多岁,生活的劳累使他的头发过早的有些的稀疏,一次闲聊时,听他说起,老家在离县城100多里的大山里,穷的很,小学毕业后就到城里跟人学理发。这二十多年下来,学得一手的理发技术,手艺精湛,顶上工夫了得,最拿手的是刮脸,这细活做的是又轻又快,几条大街数十家理发店的大师都称赞他的水平高,手艺好,自然顾客就多,而每天来理发的多是中老年人。这此年,别人开美容店都发了财,买了房,有了车,最炫耀的是对面那家“上海美容院”十多个靓女俊男,灯红衣绿,人头攒动,而社娃开的还是小店,刮脸、染发、理平头、把活儿做的精细、地道、实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着自己的传统岁月。

我每次去理发,总喜欢和社娃闲聊,人多了,就在一旁等待,有次和他拉家常,劝他改换一下门面,开个美容院,社娃总是笑笑说:不想丢了老手艺,再者,城里也有没钱的,理平头的人也不少,一天的收入虽说不高,但也能顾住全家人的花销,钱吗!挣多少算够,能生活就行。

社娃虽说天天理发忙的不亦乐乎,却喜爱看书,每次路过,我总是给他稍几本杂志或新出版的文史资料等各类书籍,他自己闲暇时就坐在掎子上静静的细读,一天下班后,我去理发,正好没人,就和我絮叨一会:他家里条件不好,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早早的就下学了,现在感觉没有文化不行,也挣不了大钱,更没有出息。社娃说:进城务工这些年我自己是难了一点,可是把孩子们带到了城里,山里的娃子到城里安家,是几代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事,现在他们可以生活在城市里,再也不是乡下人了,说这话时,社娃是一脸的喜悦,灿灿的,让我看到了一个农民收获果实时,心灵深处那憨厚而满足的幸福感。

那天理发的时候,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社娃拿出手艺给我吹了发型,并在镜框前仔细的端详了许久,还顺手将我头上的几根白发轻轻的拔掉,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

 

                故事三

 

居住在我家楼上的是单位的一对年轻同事,小俩口整天工作忙,就把60多岁的母亲从乡下接到城里来带孩子,老人带着小孙子,尽心尽力的呵护着,省了小同事俩许多的烦恼事。有了老人在家做饭,看孩子,忙活了一天回到家里,厨房里是热腾腾的饭菜,客厅里是嘣跳玩耍的小宝宝,老人,孩子的说笑声,把一天的烦心,劳累,不愉快,统统的忘到了九霄云外,融融的一家都是暖暖的幸福。

老人朴实,心好,每每有老家的人捎来一些自家的新鲜菜,花生,总要送一点给邻里尝尝鲜,她遵循的仍然是乡下人的风俗,远亲不如近邻,有时还会趁机和我唠唠几句家常:老家的柿子红了,没人摘,枣子熟了,落了一地。在城里住的时间长了,老人家渐渐的习惯了城里人的生活,炒菜做饭,过着舒适的城市生活,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顺畅,只是小孙子上学的时候,闲不住她,会拿扫帚把楼道打扫的一尘不染。看她吃力的一层一层的扫地,满头的汗,我会劝她:别天天扫了,有空了大家一起动手!。

老人听了淡淡的一笑说:大家上班忙,我闲着没事,在老家也是天天扫院子,把路扫干净让人走着舒服。日子美了,心里的高兴也是满满的。要知道,一个不停劳作的人,她的生活空间永远是忙活,充实而富裕的,那是勤劳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美。

这些来自乡下农村,慢慢融入城市生活的人们,他们忙碌的身影出没在人海里,他们的勤劳让这个杂乱的社会变的那样的可爱,温暖幸福如小草般的生命种子,其实是那么的坚韧和美丽。进城务工使他们日渐改变的生活富裕而满足,因生活的绚丽多彩而感受到生命的舒展和幸福。

讲完故事,蓦然回首,深深的感叹:生活如此之美!美的让人不知不觉,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它的一切,美的让人留恋忘返,这也许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变迁。


 

 

 

 

 


上一篇: 《秋雨(同题)》     下一篇: 《我家的车子(农行杯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13次 | 联系作者
对《农村人的城市生活(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