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6-02   共 112 篇   访问量:1823
放牛时光
发布日期:2018-06-02 字数:3212字 阅读:1823次

       可以说我是放牛娃出身的,这一点毫不隐讳,也无需隐讳。

  我的身上从人之初年就沾上了浑朴的泥土气息,在乡野风霜雨雪的磨砺下长大,我有大山一样的品质,有老牛一样的秉性。这品质和秉性是什么?是沉默,还是倔强?是木讷,还是憨厚?是冷峻,还是坚韧?也许都有。

  一边上学,一边放牛种地;该上学就上学,该放牛就放牛或种地,这是我童年、少年甚至成年后一段时期多么自然而然的事情。

  星期天,端午假,麦假,暑假,秋假,中秋假,刨红薯假(专门为收获红薯而规定的假日),寒假……记忆中小时候假期特别多,多得如我那时抽屉里珍藏的一枚枚鹅卵石,大大小小,数不过来。因此我们的身份好像半是学生,半是放牛娃,分不太清似的。

  假日里,除了随父母下田种地,更多的是放牛。大山深处独居,姐姐随父母干很重很苦的农活,妹妹弟弟尚小,你说,放牛一事舍我其谁?春天新草萌发,山野到处散发着浓郁的草香和泥土的芬芳,斗折蛇行的野径上,一个懵懂的少年手握长长的缰绳,牵着枣红色的老牛,后面跟着蹦蹦跳跳的乳白色的牛犊。某一天,突然想起在学校土房子里学到的诗句:“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于是偶发奇想,我意欲攀上老牛的脊背,来一次“牧童骑黄牛”的浪漫和超然。结果温顺的老牛瞬间变得暴躁,尾巴一扬,身子断然一扫,把我摔了一个仰八叉。幸运的是我躺倒在软绵绵的青草里,毫发无损,只是吃了一惊,别无大碍。骑牛不成,为发泄愤恨,我顺手折了一根树枝,痛打老牛二十鞭子。那时我想,诗句中的黄牛可能是南方的水牛吧,北方的耕牛是骑不得的,它的性子乖戾,显得太躁了。

  时值三伏,天气是响晴的。一尘不染的蔚蓝的天宇上一团团厚厚的白云飘浮,再有起伏的青山作映衬,天空立刻以立体的美呈现眼前。阳光直射的午后,我到山脚下平整的旱田去放牛,旱田就是夏季小麦收割后暂时闲置的土地,只等待深秋再次播种冬小麦的。旱田里杂草丛生,百草丰茂,一切绿色植物在雨水充沛的季节里拼尽力量往上生长,好像要竞赛似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形成一片水汪汪的绿洲。老牛履此平地,不必涉险登高,无需损耗气力,这里自然是最理想的草源地。骄阳普照的下午,牛悠然地吃草,咀嚼着丰茂的绿草,也咀嚼着闲散的时光。等干瘪的肚皮变得浑圆,鼓鼓的,它还是贪婪地吃个不停,我曾想牛是世界上吃的最多的动物了吧,它硕大的肚子是无底洞吗,怎么吃得没完没了呢?我能抢在日落之前回家吗?说实在,一个人放牛还真是无聊,山野寂静得能让我清晰地听到时间走动的声音,那么缓慢,那么迟疑,太阳分明迟迟不愿落下,放牛的时光里我总是急切地盼望着回家。

  这样想着,时光就悠悠地流逝,不,有时仿佛凝固了,时间静如止水,我犹如被抛弃在时光之外,内心不免瘆得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空旷的大山,荒僻的原野,除了飞鸟虫兽,就是无语的草木云树、山峰荒野,我被层层叠叠的大山所包围,难道我一辈子就难以逃离大山的包围了吗?置身其境,有时我真的很想哭,不知为什么,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也许会好受些,孤独和寂寥像虫蚁一样啃啮着空慌的心。现在想来,彼情彼景真有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悲怆和寂寞,何其相似的意境啊。

  旱田蚊蝇丛聚,这些毫无生命意识的小生命都只为牛而来,它们吸附在老牛的背部、腹部、腿部和脖颈,潜藏于长长的牛毛深处,默默地噬咬,吮吸血液,以涵养自己卑微的生命。还有灰黑色的牛虻,大如拇指,围绕老牛嗡嗡乱飞,来去匆疾,像战机一样叫嚣、挑衅、轰鸣。牛虻专吸牛血,贪婪地吸至肚子浑圆,肉眼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膨胀的肚皮隐隐透着殷红的血色。而老牛浑身上下被它咬得体无完肤,到处血迹斑斑,真有点惨不忍睹。老牛唯一自护的方法就是用它长长的尾巴上下左右地甩打,以此驱赶可恶的蚊蝇和牛虻。

  极度空虚寂寥的时光中,当我发现单凭老牛尾巴的驱赶和自卫无济于事时,尤其当我发觉肆无忌惮的牛虻胆敢突袭噬咬那时旷野中唯一的直立行走动物(就是我)时,我就怒从中来,不禁要用人类的智慧和极端的手段来惩罚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羽界一族了。也许你能想到,我以敏捷的右掌从牛身上迅疾地俘虏了一只又一只牛虻,狠心地掐掉它的头部,掷之于地,要不了多久它们就身首异处,头身分家了。这时我获得了一点点人与昆虫大战之胜利的喜悦,似乎这一点点并不值得称道的喜悦可以暂时稍稍稀释和冲淡我那时的空虚和寂寞,于是我就可以以胜利者的姿态在荒野之中给予那瞬间殒命的牛虻以无情的蔑视和嘲笑。

  百无聊赖的放牛时光缓缓流淌,等我大开杀戒之后,就有一阵子内心的平静和悠然。平和的心境下,残暴的想法就悄悄隐退,人也慢慢归于内心的和善和理智。也许你能想到,接下来我惩治吮吸人畜之血的牛虻的手段就温和的多了。仍然是从牛身上俘获它,轻轻地拽掉双翅,剥夺上天赐予它的飞行的权利,然后放之于地,四周石块围成高墙,这高墙可是犹如铜墙铁壁,固若金汤,被摘掉翅膀的牛虻休想逃出人造的藩篱。这时我就是古罗马斗兽场上作壁上观的悠闲的看客了,当然像囚犯一样被围困的牛虻是不相决斗的,它们只想着各自早日逃脱围城。我手持一棵长长的蒿草当鞭子,当高墙之内有意欲铤而走险越墙逃生者,就轻轻地抽打它,作牧羊状,旨在警告它早点放弃反抗和斗争的想法。这样想着,我自然就是茫茫草原上的牧羊人了,那被围的牛虻就是一只只温顺的绵羊了,这时我可以放开歌喉,高歌一曲牧羊曲,不,是牧马曲吧:“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儿齐飞翔。要是有人来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就骄傲地告诉他,这是我们的家乡……”你看,多么浪漫的想象哟。这样,我放牛的寂寞时光就变得不再难熬,相反还因我丰富的想象和别开生面的创造而生发出些许美好的诗意与情趣。

  寂寞和孤独是需要宣泄的,否则人就要在精神上趋于崩溃的边缘。有时候,放牛觉得无聊了,就唱歌,歌声是精神寂寞和心灵孤独的产物。我五音不全,不识谱,这辈子从没敢在人前唱过一句,缺乏自信吧。但在渺无人迹的大自然里我却可以尽情地高歌挥洒,无所顾忌,不怕嘲笑,大山、老牛、牛犊、鸟兽就是我忠实的听众,在孤芳自赏和自我陶醉中,一段痛苦而忧伤的放牛时光就幻化成了凡俗生活中的一首诗,一幅画。

  后来,为了排遣寂寞和孤独,放牛时我就拿一本汉语成语词典,尝试着从第一页看起,一页,两页,三页……耐着性子看下去,阅读,深思,品味,感悟,慢慢地沉醉其中,常常夕阳归隐,而痴醉不知归路。

  高中和大学时期,乃至毕业后当了老师的一段时间,每当假期归家,我重操旧业,不以放牛为耻,重温童年、少年旧梦,自然别是一番好心情。这期间在放牛的闲暇,在故乡寂寞的山野,我重读了《平凡的世界》、《黑骏马》、余秋雨文集等,还读了诸多现当代散文大家的作品。从没想到,我用读书这一最古老最平凡的方式填满了寂寥空虚的时光峡谷,让从前牧牛时令人煎熬的光阴变得柔和、圆润、光洁、熨帖,饱满而富有诗意,恬静而富于温情。一边放牛,一边读书,我想有这种生活阅历的人不多,今天我总是以此为骄傲,我非常感恩这段时光,正是在这段时光里我丰富了语文积累,积淀了文学营养,奠基下我人生精神世界大厦的牢固基石。

  也许生活或曰人生莫不如此,它总是在人之初年先给我们困厄的考验,苦涩的磨砺,精神的痛苦,心志的折磨;而后,当我们渐入成年、中年或者老年时,再把从前苦涩的经历嬗变、兑换成人生温馨而美好的回忆。

  别了,我的童年、少年,还有那段青葱的岁月;别了,我的一段曾经充满忧伤和惆怅,而终于化为人生韵味悠长的记忆的放牛时光。往者永逝,但在记忆里它却凝成美丽的永恒。


上一篇: 《布谷叫了》     下一篇: 《五月端午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823次 | 联系作者
对《放牛时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