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5-10   共 112 篇   访问量:1464
布谷叫了
发布日期:2018-05-10 字数:3077字 阅读:1464次

    昨天立夏,今天清晨当我还在酣睡中,布谷鸟清脆的叫声就把我叫醒了,它来自并不太远的旷野或山山岭岭。啊,多么熟悉甜美的声音,动听而悠扬,缠绵而略带一点思乡的忧伤。我知道又到了一年中“杨花落尽子规啼”的时候了。每年都这样,在柳絮纷纷扬扬,杨花漫天飞舞的时节,我就热烈地盼望着聆听第一声布谷的啼鸣。

  布谷鸟就是子规鸟,亦称杜鹃鸟,它的叫声有四个音节,在鸟类中并不多见。听到布谷的鸣叫,就不免让人想起故乡并勾起一段美好的回忆,撩起一缕美丽的乡愁。

  布谷初啼,就意味着春天归去,夏天便徐徐拉开它的序幕。至今犹记小时候布谷鸟叫,父辈们就开始农忙了,麦田里、菜园中时常晃动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或除草,或耕锄,或浇灌。大人们一忙,孩子们也不得自由了。大山的早晨依然透着几分寒凉,被父母从暖和的被窝中强行拽出来,伸几个懒腰,打几个呵欠,睁开惺忪的睡眼,披上厚实的外衣,走在湿润清新的空气中,趟过一丛丛饱含露水的青草,我牵着通身枣红色的老牛到山坡上去放牧。

  太阳始升,金黄的光线穿过茂密的树林,洒下斑驳的亮影。老牛专注地搜寻、移动,发现并啃食着鲜嫩的青草,不时发出清晰可闻的咀嚼声和鼻息声,看样子它吃得一定很享受。我不得不顺着老牛的踪迹蜿蜒前行,走遍每一座山岭,踏遍每一条曲径。初夏的青草绿树散发出清新的馨香,掺杂着脚下湿润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好闻极了。这时,布谷的啼鸣响彻山谷旷野,洒下一串串饱含着清新诗意的音符。

  布谷声声,叫得高亢急切,夏天的脚步也走得匆忙。要不了多少时日,麦梢泛黄,原来碧绿如海的麦田始现一地灿灿金色。这时父母就开始在麦垄间套种玉米,弯腰弓腿,手持?头,小心翼翼地分开没膝深的麦秆,顺着笔直的麦垄点种。一行行麦垄,父母来而复去,周而复始,从清晨干到正午,从午后忙至黄昏,不厌其烦,洒下一行行汗水,播种下农家人一行行美好的期待和丰润的希望。

  记得麦收前夕,乡亲们还要做好收割麦子的一切准备。按惯例每年此时都有一次大集,我们这里叫“四月八会”,因为大集的日子定于农历四月初八。每逢此日,父老乡亲,男女老少,都要蜂拥出动,上街赶集。自大山深处到小镇约二三十里路程,小路迤逦,山重水复,峰峰岭岭深处布谷欢快的叫声如抑扬顿挫的诗句,奏响一个季节铿锵有力的主旋律。一路上人影憧憧,络绎不绝,花花绿绿颜色不一的衣衫,连接而成一条蜿蜒走动的长龙。

  赶集的人们似乎心中都藏着一个期待已久的秘密和梦想,大家都隐瞒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说着笑着,让笑容在脸上肆意绽放成怒放的花朵。那秘密和梦想是什么呢,其实大家不说也明白。男人的梦想无非是今年需要再添两把割麦的镰刀,再买几条捆麦的绳子、一把用来叉麦秆的木杈、一张用来扬弃麦糠的木锨、一顶在烈日下遮阳的草帽等。女人的秘密无非是买一个下田时能挎在肩头的水瓶,再趁机给男人商量商量,买一件好看的的确良衬衫,给孩子买一双能跳水的凉鞋。孩子的秘密无非是买一块透心凉的冰糕,几把熟透了的樱桃,再买一个自己不会也无法制作的玩具。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乡亲们伴着布谷的叫声赶集,沐浴着夕阳的余晖归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遮掩不住的喜悦,那流露的分明是他们对美好生活并不算奢侈的憧憬和期待。

  岁月易逝,流年偷换,终于有一天我在书香的熏染下慢慢长大,渐离故土。对于故乡,我就是一只布谷鸟,当为一个明丽的季节高歌吟唱之后,就远走高飞,最终消逝在苍茫岁月的深处。当再次回到故乡,曾多少次我开始怀疑我的出生地,面对高耸入云的群山,我常常发呆;听鸟鸣兽叫,我常感无端的寂寞和孤独;沐浴在大山无边的黑夜中,如置身荒原大漠,仿佛隔离遗落于人世之外,我又心生莫名的悲哀。随着年龄渐长,很多时候,我多想逃离我的家乡,我多想到烟火人间、车水马龙处去,我多想移居霓虹闪烁的纷纭的闹市。曾几何时,我的这种渴望是那么的强烈,这种想要背叛的内心是何等的焦灼!

  二零一贰年春节,携妻带女在老家过年,突然那种欲要逃离和背叛故土的恶念再燃心头。我一时兴至,速吟对联一副,在老屋的土墙上我使尽力气,迅疾墨书:穷山恶水伤心地,瘠土绝境困人坑。横批:走为上策。可见有时候我想要远去故土的念头是多么的强烈和决绝。因为故乡多山,缺水,海拔高,地贫瘠,居偏僻,行不便。我曾把故乡恶劣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状况总结概括为“三度”,即高度、深度、坡度。就是海拔高,离蓝天很近;地处大山最深处,偏僻闭塞,距街镇遥远;地势陡峭,坡度大,劳作和出行艰难。我的先人及父辈们世代居于此,我想他们定然也苦于斯土斯地之恶劣,深感生活劳作之痛楚,也定然有过欲要逃离的念头。但他们谁也没有离去,而是苦守斯土,岁岁年年。于是我不得不钦敬他们隐忍自安、逆来顺受、寡欲无求、顺天应人的生活态度。说白了,其实这也算是人生另一种意义上的坚韧和强大。

  既然心生厌恶,我就要毫不留恋地离去。我真的曾经赌气似的离开了故土,我从心理上不愿再回去。可当我真的远去,真的离开了故土,说也奇怪,每当红叶满山,白雪飘零,春花遍野,候鸟归来,尤其是每年夏初耳听布谷啼鸣,我的心就禁不住莫名地剧烈地跳动,夜夜在心海掀起思乡的万丈波涛,日日在心灵的天空升腾起一缕缕浓重而缠绵的乡愁。正如这个夏季一样,又闻布谷鸟叫,我的思乡情浓,浓酽得成了化不开的什么似的,是一樽浊酒,一杯浓茶,还是一抔故乡的富有黏性的黄土,我真的说不太清。

  于是今天我知道,由于故乡条件差,当我羽毛渐丰,有了独自搏击风雨的能力时,我急于离开她,就像一个也许还不能完全自食其力的少年,却要倔强地无知地莽撞地挣脱母亲的怀抱,急切地去闯荡外面的世界。可是在离开之后,我又魂牵梦萦,依依难舍,又要一次次回去重温旧梦,就像奔赴一场等待千年向往已久的甜蜜的约会。为什么身在异土我常常会闻鸟声而触发思乡之情呢?因为生于斯,长于斯,那里有我童年少年美丽的记忆;那里贫瘠的黄土孕育出的五谷杂粮,养育了我虽不壮实却也不算羸弱的生命,黄土下还埋葬着我的先人和祖辈的血肉之躯。你看那高山之巅,密林之畔,青草之下,微微隆起着我的祖先的坟茔。坟头是苍柏葱翠,乔木蓊郁,灌丛疯长,野花怒放,蜂蝶翔舞,兔雉出没,绿草迷离。我无法见到我的先人,更遗憾没见过我的祖父祖母,我不知道他们生前的岁月怎样,但我知道这片土地上曾经流淌过他们艰辛劳作时苦涩的汗水,他们的躯体血肉和这片黄土已经深深地融为一体。

  艾青诗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多么深刻独到的人生体会和生活感悟啊。难道不是这样吗?正因为我深深地爱着我的故乡,我才会在目睹了故乡的自然条件恶劣之后而流下伤心的泪水。我不是不爱她,而是因为太过爱她,才深深希望她不像现实如此,而应该像我希望的那样在岁月深处深情地等着我的归去和偎依。

  人的心理很多时候可能都是矛盾的,就像对于故乡,现实中我曾想逃离,但精神上我始终想要趋附、归依。就像母亲,我要紧紧地和她靠拢;就像情人,我要紧紧地与她深拥一起。久居闹市,喧嚣的市声听久了,偶回故乡,我特别痴情于故乡清新的空气和熟悉亲切的泥土,还有那随着季节而响起的候鸟的鸣啼。

  夏季又至,听,高山之上,旷野之中,密林深处,布谷啼声又起,“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它鸣唱的不就是一曲忧伤的乡愁吗?

  (写于2018年5月6日)


上一篇: 《裙子》     下一篇: 《放牛时光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464次 | 联系作者
对《布谷叫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