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刺》--枣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4-15   共 0 篇   访问量:2409
问渔亭记
发布日期:2018-04-15 字数:1333字 阅读:2409次

问渔亭者,渔乐园之小亭也。亭方不过丈,松木为柱梁,涂以桐油,上敷灰瓦;左下有池,深不足三尺,长二十余,河石铺砌,西宽东窄若竖琴状,新荷亭亭,隐见养鲤、鲫;亭西立白墙为屏,高约六尺,以灰瓦遮雨,邀嵩州名家题诗画于其上;主人嘱余为亭题名拟联以增其风雅,不好推辞,赠名“问渔”,拟联“沉浮朝野道,有无地天知”。

夫众生所存,莫若天地;天地之基,莫若于道;天地大道,系于众生,众生世存,莫过朝野;朝野之象,莫过沉浮;沉浮之极,莫过生死;然其道理所存,皆在于渔。

渔,《说文》捕鱼也;鱼者,水虫也,其身在水下,君安知有无、安知巨微?故有未知之玄,意外之喜。渔之法也,可叉、可射、可击、可笼、可网、可竭,然以丝钓为上,即古言垂纶者也。

其钓者,以竹为杆,以丝为纶,削苇为漂,曲针为钩,其人坐端、态正、意闲、心平必备;其天时日、月、风、雨、云、雪均可;其地理山、谷、峡、原、野、涧,但凡寸水之上俱佳,无论江、河、湖、海、泽之大。其钓之道以最宜之法,图最佳之利,其行手之所持,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杆之所指,纶之所向,莫不中音,胜于桑林之舞,逸乎君子之风,合于三才,备于五行,深谙朝野之律。

若以天下为池,何人为渔,何人为鱼。故天子以诸欲为饵,以选制为纶,出仕为钩,忠孝为杆聚天下之贤士,开无敌之功业。天下之士以其所志,或为名利,或为家国,吞钩而出;或列史卷,或瞻庙堂,或困精池;或为鱼肉,死于刀殂之间,庸妇之手。至若出将相统御、商贾谋利,龙凤互求莫不于此;类叉、网之技,虽易获且众,江湖之术耳。

渔非常胜,也非独渔,即无若时运不济、技饵不当,即有无获之劳,亡身之危;况前水有有不测之深,浪有没顶之险,鱼有吞舟之力,覆舟之能;皆可互为鱼渔也。

不第在野,田林有主;有策经世,无钱买山。百姓以百器而渔,饱其腹,养其家;隐士以一竿作徒,善其身,疏其心;必游于江河,别于沧海,打桨于烟波,结丝于玉除;只若太公悬针,子陵高卧,则所图大也。

不为所渔,不贪其饵。然尘世若水,鱼鱼互渔,莫若巨鲲,化于北冥;或为幽鳞,潜于四溟;以鼋鼍之凶不免周梁,况白小之弱,终为鲸餐。

故天下之人皆为渔鱼,和则为鱼,反之为渔也。

若不为渔鱼,当相忘于江湖,若为渔鱼,请相望于江湖。

 

 


上一篇: 《影动风来亭记》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409次 | 联系作者
对《问渔亭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