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佳一鸣文集》--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4-10   共 0 篇   访问量:633
浅谈文字污染
发布日期:2018-04-10 字数:1652字 阅读:633次

市场经济时代,生活中到处都是商业味道并不奇怪。然而面对太过于商业化的东西,会让人有种迷失的感觉,尤其是传承几千年的语言、文字文化。如果因为利益而把祖宗留下的东西变味儿,甚至于污染,我们生存的意义也就变了。保护文字污染的行动已迫在眉睫。

广告,顾名思义广而告之,就是宣传的越广泛越好。然而某些人喜欢用篡改成语来吸引人眼球,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还让著名的公众人物参与进去。比如:卖油漆的用“好色之涂(徒)”;卖口香糖的用“一箭(见)如故”;卖酒的用“一桶(统)天下”。比比皆是,突出他们的商品同时,曲解了字的含意。几年前有媒体报道后适当收敛,但那些能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不用被限制的,要么只加重语气不打字幕。做这些事的人想必是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他们回到家应该不必向孩子解释被曲解的文字。当然,因此产生的文字污染他们也不需要负责,因为他们眼里只有利益。

流行语,在一定意义上是时代进步时思想变化的彰显,多产于影响大的媒体上或公众人物口中。有些人为了利益和哗众取宠,恣意滥用,制造词汇。像“吓死宝宝了”“逼格”“屌丝”“不可描述”“互撕”,甚至一些难以启齿的骂人话,都能成为流行语。无论是粗俗的还是下流的,都是对文字不负责,是污染文字环境。这些低劣流行语被模仿的同时,就把污染源传播出去了。而且流行程度越大,被污染的范围就越广。制造这些流行语的人,名噪一时,随着新的流行语出头而被遗忘,但对人们尤其是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那些人眼里很显然是看不到未来的,文字环境已然污染严重。

地名,在生活中也至关重要。一个地名就是坐标,有的已经是某地域或某种文化的代名词。生活中一些地名逐渐被商业化,尤其是著名旅游景点,因为利益冠以某公司名称做前缀。不仅给人们带来困扰,对文字文化本身也是一种变相的辱没。比如西安的曲江,数年前只是个曲江池,秦汉时期产生的。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区名,也是一个地域品牌,同时也是商业公司品牌。西安曲江海洋馆、西安曲江城墙、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公园。如果只看名字,您一定会以为这几个景点很近,实际分别位于西安市的东南、中央、城北,至少跨越四个区。发展遗址文化是好的,维护与谋利双赢固然更好。倘若某天钟楼、天安门那样的地标性建筑也冠上张三、李四的名字,会不会成为笑话?再比如我们常见的公交站牌,按说只需标识某路与某路汇集点最为准确,让人一目了然。如今却多半是某某银行、某某大楼、某某公司、某某园区。假如该单位搬迁、移主或倒闭,乘车的人尤其是外地人仍拿此为坐标该多困扰。那些做这样设计和审批的人,想必是不会考虑普通人的难处,文字乃至文化本身是否被玷污就更不必说了。

时代在不断发展,各方面都在进步。不能偏偏是文字文化被忽略,被糟践。我们应该在呼吁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也请保护一下我们的文字环境,别让文字成为遗迹。


上一篇: 《虞美人·秋愁》     下一篇: 《昨夜又遇见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33次 | 联系作者
对《浅谈文字污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