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远方》--沙洲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1-23   共 0 篇   访问量:423
大漠风景或者歌鸣(组诗)
发布日期:2017-11-23 字数:4112字 阅读:423次

1.沙


一些巨大的石头碎了

犀利的时光将它们碾碎

越来越多的石头碎了

越来越多的风雨和烈焰

从沙的内心里穿过去

曾经坚硬如铁的意象

水一样悄然柔软了下来

沙的柔情被风肆意把玩

沙像是风奇妙的玩偶

在风的节奏里个性张扬


风数目众多的玩偶中

沙是最渺小的生命之一

在某个边缘地带打磨

像尘埃,像蝼蚁,像鸟

神不曾给它们一一命名

它们从不怨恨从不忧虑

风最喜欢和沙一起玩

沙也最喜欢风的节奏

一起在天地间自由驰骋

风沙相携演绎经典爱情


沙在风复杂的意象中

一会儿凌空飞翔起来

一会儿又匍匐前进

一会儿像湖面般安详

一会儿像河流般奔涌

一会儿像山一样崛起

一会儿又被夷为平地

每一种姿态都是诗写

每一声呼啸都是歌鸣

奇迹在枯燥的世界孕育


沙在风的节奏中撒欢

情绪高涨,追逐着阳光

追逐着红柳或者胡杨

追逐着一些草的踪迹

追逐着越来越远的歌唱

追逐着一片火热的黄

追逐着一个个美丽传说

追逐着凌空飞过的凤凰

一次次穿越昂奋的灰烬

一次次满怀希望地出发


2.阳光


想要熔化一切的悲情

将一些图像拓印出来

阳光从熔炉里倒出来

烫伤了杂乱无章的地面

如雨的箭矢射向卑微

一大片空地被神摊开

一些书写想要重新开始

一次次留下文字的痕迹

一次次又将所有的笔画

风快地涂抹得干干净净


在光影交错的时空里

泪水全部回归眼眸深处

汹涌澎湃的河成了过往

汗珠重新幻化成甘泉

躁动一地落寞的狂沙

以热烈的方式面对未来

诗意的远方除了荒芜

仿佛还有奇异的引诱

圣殿不仅仅是海市蜃楼

菩提不仅仅是苍翠绿荫


禅修的脚步被一个人

默默地指向空虚的纵深

阳光展开华丽的未来

无限宽广的通天大道

在漫漫风沙中执意远去

回眸处,繁华的长安

气势恢宏的街站在身后

抬望眼,华丽的春天

美轮美奂的意象在萌生

一段路注定要历经艰险


一些精彩的诗被展开

并以卓越的方式放大

它们是阳光饱满的情愫

像水一样在地面上行走

晶莹的沙仿佛是鱼卵

每一条道路都是诗行

神在处心积虑地孵化

云在呕心沥血地酝酿

一同等待风云变幻之间

一次激越的歌鸣或龙腾


3.荒草


扎破漆黑的夜晚

扎破坚硬的冰面

扎破厚厚的土壤

一路穿过熊熊火焰

一路穿过暴风骤雨

一棵草无比的倔强

或是大地无穷之力

在一棵草的心尖

发挥到了一种极致

奇迹就此创造出来


命运极尽了卑微

季节极尽了荒芜

一棵草目光犀利

手中握紧一柄利剑

从小小的胸怀冲出

铁石也张开了缝隙

神仿佛有话要说

可是看看大地一角

那些龟裂的伤口

神忍不住热泪盈眶


滚滚泥沙落下来

蓝色闪电落下来

片片黄叶落下来

圣洁的雪落下来

一些阳光也落下来

无限苍茫的戈壁滩

一棵小草长成大树

意气风发地继续长

张开的手臂像翅膀

指挥一些雄鹰腾飞


长出葱茏的华盖

做神禅修的一部分

长成一片新绿洲

做人安息的伊甸园

许多年后,小草

放下心中所有尖锐

柔情似水地俯下身

幻化一条悠远的河

多少鱼虾激起浪花

多少浪花升起彩虹

多少麻雀情绪高涨


4.驼


以身化舟,崛起狂沙

阳光披上华丽的金黄

神的造化无比精彩奇妙

龙困浅滩并不是神的错

沧海桑田并不是水的错

沙的痴狂并不是风的错

眼神里最后一片葱茏

常常让人想起水乡江南

颠沛流离是另一个开始

生命在频繁变幻中延伸


随心所欲地思想容易

随心所欲地作为很难

可再难的路也要走下去

脚步跟随时光的指引

展开属于自己的图腾

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磨砺

俯下身躯重新审视荒原

平凡的心终于学会从容

首先自己坚强地活下去

然后,竭诚将厚重驮负


冥冥中经过某个禅院

冥冥中听见悠远的梵唱

冥冥中遥望神香袅袅

佛的教化只用只言片语

便将一颗淳朴的心感化

玄奘法师走出戈壁滩

大多数的凡心还在荒漠

试想悟出更高深的境界

于是,凡心一直在历练

直到巨峰从脊背上雄起


甘泉和鲜花是为念想

绿洲和草场是为驿站

一生在沙漠中奋蹄扬鞭

直到耗尽生命的力量

死后也不留下一座墓碑

死后也无需任何的膜拜

因为还有未完成的梦想

指引子子孙孙历劫弥坚

从浩瀚的沙漠中穿过

将自己和众生一起超度


5.舍利


神的背影淡去痕迹

阳光和风一起穿过

一座被放弃的城内部

一只骆驼化成一棵树

一团火焰在戈壁熄灭

雄鹰收起华丽的长翅

很多信念一起蛰伏

越来越多的沙或尘埃

也心甘情愿安顿下来

一同等待着新的崛起


大地蓬勃的脉搏声

向深邃的内心回流

当然,它们也是为了

在未来的某一时刻

以更强大的气场喷涌

某一片绿洲等待着

那些困顿中彳亍的人

等待他们的一声惊呼

雪的圣殿重现人间

一口洪钟重上参天木


重新树立一条河流

重新塑造一些神像

重新站在青涩的季节

站在草叶的肩膀上

跳上一株胡杨的头顶

调皮的雏鹰跃跃欲试

红柳打开倾城的芳华

燃情的火焰热血沸腾

星星们向大地下种

蓝光和草色一起结晶


碧玉宝石精彩乍现

无数新鲜的神话出土

千年后,盘根错节

它是某人信念的象征

书上说它就是菩提

闭目聆听天籁交响

一袭绿风穿心而过

九天响动铿锵的龙吟

向禅的意境赶来的人

纷纷向一颗新星下跪


上一篇: 《江歌,你后悔了吗?》     下一篇: 《中华颂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423次 | 联系作者
对《大漠风景或者歌鸣(组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