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1-14   共 112 篇   访问量:699
红色的诱惑
发布日期:2017-11-14 字数:2719字 阅读:699次

  有时,为了满足味觉的痛快和食欲的贪婪,我真的曾有这样的想法:只要过一把辣椒瘾,死亦可矣!

  我不吸烟、喝酒,当然我不知道嗜爱烟酒者对烟酒的心理依赖程度,但据我本人嗜爱辣椒的心理推测,我自然非常理解戒烟戒酒难的道理。以此类推,戒赌戒毒者又会怎样,那痛苦的内心挣扎抑或痛断肝肠的折磨,实在是可想可知啊。

  世界上有诸多诱惑,诸如权、钱、色、利等,我们肉体凡胎之俗人确实有难以抗拒的。然而在我,却认为生活中最难抵抗的就是辣椒这种红色的诱惑。为此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医生告诫我,我已经得了严重的胃病——糜烂性胃炎,其罪魁祸首者当首推辣椒。于是戒食辣椒就成了我生活中最难最重要的大事,反复几次,戒了又想吃,吃了胃部不适,又要戒,如是者几年,反反复复,曲曲折折,吃了又戒,戒了又吃,痛苦的内心终不能战胜食欲的贪婪和味觉的挑衅,可结果是胃病日见重也。

  四十二岁的人生历程,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我究竟是几岁时开始偷食这人间禁果,其事不可考。隐约记得十岁左右,母亲酷爱吃辣椒,我和姐姐、妹妹“上行下效”,已经嗜椒如命了。日日吃,顿顿吃,一日不吃,一日无食欲;一顿不吃,一顿不思饭食,真有“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之思恋意味。说也奇怪,越是爱吃辣椒,我家还不种辣椒,也许是三十年前土地奇缺的缘故吧,父亲把有限的土地都用来播种五谷杂粮了。于是记忆里最清晰的画面,就是我和姐姐,要么妹妹,常隔三差五沿着崎岖的山道到亲戚家讨要辣椒。有时还要翻越一座大山,山险路陡,林兽奔走,鹰叫鸮鸣,其心惴惴焉。有时秋雨迷蒙,一路上受尽了淋漓之苦。但这些都不算是困难,为了吃到辣椒,我们姐妹兄弟硬是“不远万里”,义无反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终于到了亲戚或是七曲八绕能攀得上亲戚的家里,这时我们小小年纪也知道曲意逢迎这种处世的技巧,见人先甜甜地喊“爷爷”“姑奶”“婶婶”“叔伯”之类的,因为这是向人家讨要东西,自然先要打发人家心里顺畅。而后就趁势说:“俺们想吃辣椒,看能不能给俺摘一点……”接着就要看人家的脸色了,运气好时,爷辈姑奶们一脸和蔼亲切,就从自家门前地里摘好多红彤彤的尖尖的辣椒,塞进我们一个个口袋,临走时还不忘嘱托:“你们回家路上要小心啊!”运气不好时,也会看到婶婶叔伯们难看的神色,他们半天不语,我们憋住气小心地等着回答,最终等来的是吝啬的一小把红色的诱惑。总之,无论讨来多少,记忆中好像都不要紧,回家的路上依然少不了笑声,内心满含的是对就着辣椒吃饭的急切的期待。

  年岁渐长,我的辣椒瘾也越来越大,终而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我们一家人除了父亲偶尔吃辣椒外,其余所有人都像中了魔一样,对于辣椒似乎是须臾不可离了。后来,家里粮食充裕,自家地里也开始种辣椒了。每逢夏秋季节,门前房后的沙土地里,一株株辣椒苗绿叶葳蕤,绿意葱茏,精神抖擞,喜人极了。金秋时节,红得耀眼的辣椒挂满枝头,远远望去绿叶红果,煞是诱人。寒冬里,房檐下、土墙上挂满了一串串晒干的红辣椒,仿佛一簇簇跳动的火焰映入眼帘,让人感觉满目萧条的冬天也不再寂寞和难熬,一下子充满诗情画意了。

  既然自家种了辣椒,收获颇丰,年年有余,从此就放开吃吧,疯狂地吃,肆无忌惮地吃,不要命地吃。再也无需长途跋涉,再也无需向人低声下气地讨要,也无需再看别人的脸色了。那就放开胆子吃吧,每年夏初,当手指头肚儿大小的辣椒刚刚结出,我们姐妹兄弟就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青青的小辣椒按在木臼里,撒上盐巴,用木棒细细地锤砸,直至做成糊状,和上水,轻轻搅拌,就可以蘸馒头吃了,或者浇捞面吃,那辣酥酥的滋味真是贫困岁月里最幸福的味道,至今想起还仍然会涎水直流,食欲大增。

  夏末秋初,秋风一吹,细长的辣椒一夜间都染上了神奇的红色,那红色透着油油的光亮,红得逼你的眼,红得妖冶醉人,让人一见就馋涎欲滴。这时成熟的红辣椒多了,就支起油锅,用刀切碎一枚枚红色的诱惑,放进油锅炒着吃。铁锅下木柴烧得旺,跳动的火舌舔着锅底,眨眼功夫油烧烫了,一小盆切碎的红辣椒落锅而下,如同下了一阵漂亮的红雨,接着只听刺啦一声,铁铲和铁锅便叮叮当当地开始了一阵激烈的“争吵”。由于辣味的强烈刺激,掌勺人这时往往会接二连三地来几个猛烈的喷嚏,继而那浓烈的香辣味也总是要挣破小屋的束缚,跑出屋外,随风四处飘散。无需多长时间的等待,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炒辣椒就出锅了。这时一家人围坐在破旧的木桌旁,吃着刚蒸出的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就着喷香热辣的炒辣椒,一双双竹筷飞快地舞动,人人嘴角、眉梢都挂上了满意的笑,其饕餮之吃相实乃大快人心,这实在是农民平凡的日子里最滋润最幸福的时刻。

  冬天来了,这是一个漫长而又难熬的季节。所谓“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者,自然是大山农家最真实生动的写照。冬日是寂寞而苍白的,但记忆里每当走进我家苍白的小院,只要远远望见一串串晒干的红辣椒挂在窗前檐下,这心就一下子先暖了起来,贫寒的日子仿佛也突然有了着落。晚饭,母亲习惯烧一锅黏糊糊的糊涂面条,再就些什么吃呢,不用说是辣椒了。还是那个硕大的木臼,放进干皱的红辣椒、生姜、大蒜、盐巴,反复锤砸,和上水,搅拌进糊涂面条,就成了世间又一道美味。三碗面条下肚,隆冬天气,坐在火堆旁,保证你浑身暖和,甚而冒汗,舒坦痛快地简直成了神仙。辣椒在冬天可以驱寒保暖,它是我们贫寒日子里的一道红色风景,让人温暖熨帖。那时无论日子再穷,只要有了一串串红色的辣椒常常挂在冬日的墙头房檐,这农家的苦日子也就好像有了奔头和希望。

  年华易逝,人生易老,岁月也在变老。“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走过长长的岁月,淌过时间的河流,我慢慢跋涉在广漠人海,红尘旅途。现在无论走到哪里,每当看到那满碗的红辣椒大模大样地摆在桌上,我自是禁不住贪吃的食欲,必先食之而后快,莫管它肠胃如何承受得了了。

  说起这四十二年的人生经历,自记事起我与辣椒就已经是形影难离了,若要让我戒食之还真是难下决心。这几年我常常胃病来犯,肠炎来袭,不断吃药,中药、西药,中西药结合,吃了不少药,花了好多钱,胃病并未痊愈,可辣椒还是不停地吃,这何时是个头儿呢?唉,这人间世界诱惑者多矣,人之欲望者也多也!官欲,权欲,钱欲,贪欲,名欲,色欲,食欲,赌欲,烟欲,酒欲,玩欲……如此这般,大多人这一生自然是欲壑难填,为欲所累,为欲所害,甚或为欲而亡了。我实在担心我继续贪食辣椒的后果,因为我的肠胃早已亮起了健康的红灯。可我还是禁不住这红色的诱惑啊!

  


上一篇: 《偶 遇》     下一篇: 《打鼠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99次 | 联系作者
对《红色的诱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