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的阳光》--沙洲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0-26   共 0 篇   访问量:1626
罪过
发布日期:2017-10-26 字数:5511字 阅读:1626次

跨入崭新的二十一世纪那年冬天,我被人轻而易举地套住了。而后,我被拽进了黑暗的囚笼……

那个坏坏的家伙叫阿飞。

那个名叫阿飞的家伙,相貌平平,来自某偏远的农村,二十岁左右,身高不过一米六左右的样子。进厂时,他在我手下当学徒工。当然,我这个不到三十岁却闯荡过广州、深圳、南海等地多个工厂的技术员,当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小青年师傅,并没有问题。既然我成了他的师傅,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在工作中对他从严要求,而在生活中对他给予关照。当年,我也从二十岁走过来,能体会到初入社会懵懵懂懂的种种艰难。

半年后,阿飞跑了。而且,很久没回工厂上班。不知道他跑哪里混去了?

厂领导正在找他办离职手续,而我也为他有些担心,毕竟不大的城市环境也难以说清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人海茫茫的城市,他人生地不熟,天知道他会遇见什么麻烦,不好好上班,说不准就学坏了,从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半年后的某一天,阿飞终于回来了,到厂里办了离职手续,然后,就跟我一起走了。在我租的房子里,阿飞暂住了一夜。在我这里,阿飞得到了热情的款待,我买了卤肉、啤酒、花生等招待他。

阿飞来的第二天中午快下班时,我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说要买一部手机,让我给看看。以前,我帮朋友买过多次手机,自己也买了彩屏手机,所以对手机还不算陌生。于是,我答应了阿飞。阿飞说他赶时间,我没吃中午饭就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出了厂门。

我们一起走进了一家手机门面,阿飞看上了一步价值不低的三星手机,二手货还标价一千六。对那部手机我看了一会儿,对阿飞说:还可以。你自己再仔细瞧瞧,毕竟要花一千多块钱。说完这话,我就去看别的手机了。

过了一会儿,阿飞说要上一趟厕所。我说,那你快去快回,下午两点我还要回厂里上班呢。

过了很长时间,阿飞都没有回来。突然,女店主大叫,老娘的手机遭掉包了。很快,她将我揪住。我深感诧异,说:你的手机不在柜台上吗?女店主怒气冲冲地说:真的被你同伙拿走了,柜台上的手机是玩具手机。

这怎么可能?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给搞糊涂了。这时,女店主叫嚷着:保安,快过来把这个骗子抓到派出所。

少时,五六个穿制服的保安一起冲向。情急之下,我掏出手机拨打110。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我的手机已被人夺走,并摔在了地上。而后,我被一群人拳打脚踢……

我向周围的人哭诉,我是无辜的,我不是骗子。每一个人理我,我被他们当骗子一样鄙视。

警车来了,我被拷了双手,塞进警车。然后,在呼啸的警笛声中,我被带出了混乱的综合市场。

在警车里,我幻想法律一定可以还我清白。天地良心,我不是骗子。原本老老实实上班的我,突然被诬陷为诈骗犯。突然之间,我有一些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无奈。

事发的当晚,我被派出所移交到刑警中队,面对一个麻雀眼胖子警探。很快,我陷入百口莫辩的窘境。

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命令我脱掉皮鞋,然后,走过来,用他的铁蹄踩我的脚。因为是冬天,我的脚被他踩得很疼。于是,我本能地一推,将他推到墙角。他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立刻从门外冲进来一个彪形大汉,揪住我的领口,连续给我一通耳光,并叫嚷:

老实点!

言外之意,我得任人宰割。而今,阿飞跑了,我的话没有人会相信。监控录像上,我的确身在案发现场,看过那部真手机。而且,店主一口咬定我是同伙。凭心而论,我不可能为贪图那点小便宜而自毁前程。区区一部二手手机,才一千多块前,能让我当一回骗子么?一年前,我在一家公司跑营销,身上的货款随时上万元,可我一分没少的上交了。现在的工作月收入也上千,我在乎一部千元手机么?我自己的手机也上千元。而在事发当时,我只想把事情说清楚,没有想过要逃走。我一个一米七五的小伙子,想要第一时间逃走,摆脱一个女人的纠缠,易如反掌。想要逃走,我怎会等着被人抓住?如果我是骗子,我早就该做好逃跑准备。那个鱼龙混杂的综合市场,我去过多次了,进出路径都不陌生。

没干过那种事,我绝不逃跑。一旦逃跑,我就更加洗不清了。现在想来,我真是后悔莫及。在城市里混了多年,我居然遭人这样的算计。

那个胖子警探说那个女老板家里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一个儿子长到十岁还不能开口说话,社会上很多人给她家捐过款,你们怎么可以去骗她呢?

我斩钉切铁地说,我没有干过那种事,而且,从小到大没干过一次偷鸡摸狗的勾当。你们应该去抓阿飞,他才是骗子。

抓阿飞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们已发出了网上协查通报。胖子警探冷冷一笑,说,我会让你招认的,你信不信?我可以就这么让你劳教一年半载,你信不信?我放了你也可以,只要你认赔。当然,我也可以将你无罪释放,但是,从我这里出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怪我没提醒你……

窗外,灯火阑珊。胖子警探的话,让我不寒而栗。此刻,已是深夜,我从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一口水也没喝过。可怕的阴影正涌上我的心头,我不禁反问一句:我不信,你敢胡来?总共是有法律的,警察犯法,罪加一等。

听见我的话,胖子警探一阵冷笑,说:看你这么大个小伙子,又读了这么多年书,却是如此地幼稚天真。举个例子,我在办公室揍你,谁看见了呢?或者,我把你跟一群流氓关在一起,打了你,这也能怪我打你了么?我也不让你缺胳膊少腿,只让你饱尝皮肉之苦,过些日子,你的伤好了,你再告我,你有证据吗?又比如说,我不给你水和吃的,让你空耗着,看你老火还是我老火。

流氓!我心里暗骂。流氓当警察,如今的社会也是有的。报纸上说,某公安局长群众公认的打黑英雄,竟然是黑帮老大的保护伞,罪行累累。自然,清白的人,被诬陷入狱,也不是绝不可能。比如我自己被人设局陷害,真正的骗子跑了,却拿我顶缸。忽然,我想到了妥协。因为,我在这黑夜里,没有人能帮我。赔钱,或许,能让我尽快脱身……

俗话说,舍财免灾。

我总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而不计后果——胖子警探的话都说到了那个份上,我又不能找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赔钱脱身也许是我最明智的选择。一千多块钱,我就当一个多月没有上班。再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想来想去,我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不过,我难以张开我的嘴唇,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清清白白的好青年,如今,却要遭受不白之冤。

见我默不作声,胖子警探又说:老弟,你也是明白人,你我本无仇无怨,只要你赔了钱,过两天我就放了你,你看呢?

接过他写好多时的笔录,我冷冷地说。我认赔,但你不许讹我。其实,我自己已经身不由己。

在胖子警探潦草的笔录上,我胡乱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胖子警探和颜悦色起来,说:老弟,你有什么要求?

我说,打个电话,再弄些吃的和喝的。

胖子警探将他的小灵通递给我,我给我的初中同学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小猪打电话,要他借钱给我,救我出去。接到电话,小猪说,老同学,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想办法……

给小猪打完电话,我的心有了一丝暖意。我想,我会很快出去了,从这暗夜笼罩的笼子里挣脱。

等了一会儿,另一个小个子警察买来面包和啤酒,说:外面馆子都关门了,只能买到这些,老弟,你将就着吃些吧。我也不客气,接过面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那些东西是啥味道,我其实毫无感觉。

吃完东西,我被他们用警车转移到看守所去了。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想起了家,想起我的父母和哥哥,可我不敢让他们知道我被关押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被拷起来了,进了看守所,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至少,我因为愚蠢以致让人坑了,我的父母和哥哥一定难以理解……

走进看守所,我被剃了光头,脱去皮鞋,抽掉了皮带,穿上一身淡黄的囚服。走进看守所的那一刻,我衣服口袋里的零钱全部被剃头的老鬼搜走了,我真的身无分文了。

在惨淡的阳光重新照进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在看守所里焦急地等待着,摆脱困境的日子尽快到来。

在看守所里,我一呆就是二十多天。在这二十多天里,我竟然发现,没有一个被关在这里的人可以说是罪大恶极。即便是杀人犯也会发自内心地悔恨,不该一时冲动。在看守所里,我受到一位大哥的关照。他花钱给我买了一双布鞋,他买了肉(看守所里的肉六两当一斤,一份炒肉也没几片,价钱是市面上几倍)叫我跟他一起吃;我没有被子,他要我跟他一起睡。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现在他外面的产业还有好几百万……

在看守所里,我们白天要干活。要是自己没钱就只能吃水煮白菜,一点油也没有,看起来跟猪食差不多。干一天的活,我们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

新年快到了。在看守所里,我不知不觉熬过了接近一个月时间。有人送毛衣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家里来人了。

又被带到了刑警队,我看见了母亲和哥哥,顿时羞愧不已。办了保释手续,我重获自由。这时候,我整个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的只有母亲和哥哥,他们为我从乡下到城里往返奔走了二十多天,母亲晕车了好几次。保释我的钱是母亲到信用社贷的款。而我的好朋友小猪呢,除了传人带信给我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之外,也就仁至义尽了。

回到我的出租屋,我的小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我的手机——一千多块的波导,也被人弄坏了。我借的自行车也丢了。

回到厂里,我看到开除我的告示。那是二十几天前贴上去的,上面把我说的简直糟糕透顶,什么品质恶劣、道德败坏等词都用在我身上。好一个墙倒众人推。我为这个厂工作了一年,到年底了,原来说好的几千块钱的年终奖也泡汤了。我的工作也没有了——此前,无论我多卖力地工作,做出了多少实质性贡献,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老板果断地对我落井下石,奸商嘴脸毕露。

说到底,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几年后,阿飞一直杳无音讯。或许,再也没有人去找阿飞,那个不要脸的女老板得了我家的血汗钱,自然不会再追究下去。而我也不想再纠结那件事。

有道是:天道酬善!

我没有干过亏心事,我不必为自己忏悔。昧心的人,迟早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上一篇: 《酒的随想》     下一篇: 《某个春天的清晨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626次 | 联系作者
对《罪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