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荷 》--心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9-01   共 0 篇   访问量:643
生活的回归
发布日期:2017-09-01 字数:4700字 阅读:643次


 

xltm1434-1.jpg

 

  150医院,外科楼4楼,家庭病房,72号,郑重其事的术前谈话签字完毕,术前一切准备就绪了,哎,这烦人闹心的肌瘤啊!

 

  2009924早上750分,我被手术车推进了电梯间,手术室在9楼。电梯门关上了,又开了。外面一群陌生的面孔都一起朝我看来,我也回看了他们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认识。

 

  第一道厚重的不锈钢门打开了,车进去了,在门关上的瞬间,爱人的脸紧紧地贴在那个小小的玻璃门口上,那双熟悉的手轻轻地挥着,目送着我,目送着,我望着再望了,迅速地把目光移向了雪白的房顶,眼圈红了,他看不到,我自己知道...

 

  左转,第二道门,再左转,进入第三道门,看见了宽敞而洁净的淡蓝色房间,听见几个护士们在闲谈着话。我被要求从手术车上移至手术床,头顶上十几个手术灯在我上方眼睛似的瞪得大大的,冷冷的貌似有情却无情地肆无忌惮地看我。在医生面前是没有羞色可言的,盖在我身上的军绿色被子被完全地移开了,我完全暴露在那几个大灯的注视下,而对于我来说,我无视我的暴露!一个麻醉医师很轻松地问我:“紧张吗?”我回答说:“不紧张!因为我相信你们的医术!”他接下来可能是惯例性地做着一个麻醉医师该做的一切,我按照他的指示侧翻身,接着听他的提醒说:“现在给你打的针会有些疼,你忍一下!”我听话地说:“嗯,好的!”然后预备着疼痛的到来,但是结果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疼,一阵刺疼在背部的脊髓里窜了几秒钟,静了,我再次平静地躺好,医师扎我的左腿问我疼不疼,左腿已经麻木无知觉了,我问:“你扎我了吗?”他又扎我的右腿:“很疼”我说。过一会儿他又问我问我的脚发热了吗疼不疼之类的话,过了不晓得几分钟他再次告诉我说:“好了,一会儿你就会睡着了”我清醒地真心地对他说了一句:“谢谢您!医生!”再后来我便什么也不知晓了...........

 

  世界在耳边眼前消失了......     

 

  再次听见了医生的话,我在努力地辨别着是魏医生还是罗主任,能听出来魏医生的声音,却不能很清晰地辨别罗主任的话,说着肌瘤的位置长得很奇怪,后来又听见说,拿来让他看看,于是,我就在等待着,嘴巴张了张想问问,却没有发出音来,欲看看这个奇怪的长在我身体内部的困扰我的烦人的东西,始终没有等到,后来知道那是拿给爱人看的.....

 

  门开了,我看见了弟弟和爱人,我的泪又来了,只是在眼底,有亲人的目光在,一切就温暖了!后来,又似醒非醒,恍惚间什么也听得见,却什么也没有记住,应该是进电梯,出电梯,下楼,进房间,挪到病床上,一切好像知也似乎不知,时间在我的无知中静静地流淌着.........

 

  “她醒了!”邻床的那位李先生发现后说,我也记不起我说了一句什么话,他听见了赶紧报告给了屋里人。醒来了,我想,那个身体很完整的我,在那个瞬间就永远的不再了, 而在的是,肚皮上厚厚的纱布和胶条粘在一起,还有一道永远也不可能痊愈如初的现在的我了,麻醉后渐趋清醒着,听爱人说原本一个多小时的手术进行了两个半小时,手术室外他的焦忧可想而知,尤其是后来的一个多小时更是如坐针毡.....

 

  麻醉的药力渐渐解除了,四肢麻木,不会动,不敢动,在难捱的来自躯体内部的疼痛折磨中,终于熬过了手术后的最疼痛最难忍的第一天,第二天,只是依赖输进身体里的六七瓶液体滋养着,滴水不能进,第三天的早上终于通气了,可以喝水,喝稀饭了,撕心裂肺的痛忽而发作忽而静止,我在彻彻底底地感受着伤口所带给我的的折磨,甚至有时候病房里的笑和我的咳嗽也会折磨得我苦不堪言,笑过后疼过后咳嗽过后,有时却也别有一种真正的痛之后的快之感觉,我想这兴许是切断了的肌腱和神经末梢在进行链结焊接吧,许会是一种积极的锻炼和恢复呢。我忍受着,感受着........第六天,病理结果出来了,肌瘤是良性的,可以放心不远忧了。询问医生得知因为肌瘤长得位置很独特,没有伤及一点子宫,忽然想起,莫不是手术前在栾川老君山救苦殿前的虔诚?我的心开始在下意识里感恩并庆幸!

 

  好友们带着女儿和鲜花看我来了,女儿在我病床前的乖巧和懂事更是温暖着我,拆线的那天,儿子放假了,第一次独自坐公交车来看我了,为我打饭捏脚,在医院的日子里我第一次彻底地放松下来了,感受着一种脱胎换骨般的轻松体验,天气也好,心情身体也一天好似一天了

 

  我一直不敢不想也不愿看那个令我惧怕的伤口,一直到出院了,回家了,我才看了,那已经是手术后的第11天了

 

  家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接下来,我感受到的是现实生活中,我做为一个多重角色的自豪和幸福,“妈妈”,“妻子”,“女儿”,“儿媳妇”,“姐姐”,“嫂子”,“舅妈”,“妗婆”,“外甥女”.......小到两岁的侄儿递过来的自己正在啃着吃的香蕉,老到70多岁的走路不便的姨,还有端过来的洗脚水和急忙伸进温水里的那头发已经花白的公婆的手,还有正在读小学和大学的放国庆假的表侄女表侄儿们,还有爱人的朋友我的朋友们.........我的角色在来自亲人好友的一声声呼唤中转换着,我依然是我,可是我的幸福感却在一张张看望我的目光中蔓延着,我正在坚强地继续感受着这个世界,为自己而生,也为周围熟悉爱我的人而活.......

 

  回首,梦一样,在西药的维持和老中医中药的调理下,病疼渐离渐远,一天比一天轻快起来了,我终于敢正视日渐好转恢复的渐好的那道疤了,今天已经是术后的第17天了,感谢生活!感谢自由!感谢健康的回归!感谢所有关注亲人健康的亲们!

 

                           本文写于2009年10月11日


7844471_105042572120_2.jpg





上一篇: 《蒸腾的时光》     下一篇: 《囚 和 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43次 | 联系作者
对《生活的回归》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