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8-17   共 120 篇   访问量:1860
司仪的活儿
发布日期:2017-08-17 字数:3137字 阅读:1860次

  

  近些年来,每家娶嫁都要有司仪。其不知,司仪的活儿不好做。在我们家乡,我觉得一名成熟司仪,不只是主持,更重要的是一名导演和策划。

  在婚礼上侃侃而谈,吧啦吧啦说上一通。煽情、逗笑、流水账的话语,那是他们的基本功课。婚庆公司就是一个桥梁,它的家什就是放到那里让人家观看的,而不是听的,是感受的,是营造一个喜庆的氛围。它的任务就是经营家什,司仪是经营自己。婚庆公司能锻炼出像模像样的婚礼主持。司仪的纯情素养,完全靠的是自身努力和艰苦的磨炼。走得累不累,脚知道;撑得难不难,肩知道。别看总是开场白里面说自己是什么什么婚庆公司的首席司仪,告诉你,那是一句违心又诚实的心里告白。

  司仪在婚礼开始之前,需要和新郎及家属、总管有一个全面的沟通。当然是跟着自己的实力、经验和想象能力,去安排新人和工作人员对工作的展开,相互配合。

  司仪这一行不能说胆惊受怕,但也可以用紧张不安不算为过。主要表现在婚礼仪式上和新娘告别父母的离别仪式上。既要临场发挥还要控制局面;既要擦眼观色,还得“对症下药”;既得灵活机动,还得顺理成章。不能结结巴巴,道字不清。为了活跃气氛,有时还得方言与国音相连,庄重沉稳,张弛有度;既不能随意调侃,也不能过于绅士严肃……。总的来说,这行事业是艰辛而苦罪的行业。有时还出现一些外行的总管和家属,不懂装懂而指手画脚喝斥和甩脸(画外音)。

  有的新手不以为然,认为就那么几句话,完事拍拍屁股走人,这钱赚的太轻松了。其不然,有一次,一名新手在新娘家里没有和人家沟通,一直走到闺房,便举行新郎献花仪式。之后,就让新郎搀扶着新娘走出房间。当时我提醒她,不去和新娘家里人说一声?他及果断地挥一下手,并胸有成竹地说,不用。我以为这是当地的风俗,就没有过多地说话。可当新郎新娘笑盈盈,刚迈出闺房屋门,在屋檐下双脚还没有站稳,新娘的爹妈倒没有说什么,人家伯父走到新娘面前开腔了。声音不大,却有几分刺骨的寒:“急着去当新媳妇,能急成那样子?你走出这个门就不能再回去!”像凌厉的北风尖叫了几声。不由的我曾打了一个寒颤。司仪及新郎和新娘,霎时,像无助的遗留在庄稼地里的三棵饱盈盈低住头的燕麦,再英雄不起来。这是冬天啊,新娘身穿婚纱,就站在屋门外等了两个小时。其不知,人家早上要待客的,并且流水席,一顿饭的功夫啊。她只看到了其一,没有看到其二。只知道别的司仪就是这样子做,他就模仿着,照葫芦画瓢地去做。隆冬寒梅开,万物暖身藏。新手,新娘可不是寒梅啊。无耐的司仪就陪同新娘新郎在那里站着,她们半个上午连一碗热茶都没有喝到嘴里。

  还有一次,也是一个新手,在婚礼仪式上,她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压根就不知道她应该站在哪里。在新郎新娘给喜公公喜婆婆改口行礼的时候,她在人家面前走过来走过去。一会儿挡住新娘,一会儿挡住喜婆婆。如同织布的梭子慌忙地独来独往。新手啊你不着急吗?我都替你着急!客人替你着急!你究竟要干嘛?是显摆吗?还有的,当新人向父母鞠躬致谢的时候,不让他们改变方向,硬是让新人背向镜头,屁股一撅一撅的,看着及不雅观又不厚道,并且还妙株连串,根本还是故意不给使摄影师提供更换机位丝毫的余地?她们不知道,给后期制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常言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不论跨不夸张,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次,新郎和新娘双方家庭达成共识,接新娘那天要用一辆上等的轿车。正婚那天不知道因为啥问题,新郎家开去的一色白车十二辆,看着挺气派也很风光。到新娘家之后,不知道哪一位嘴快的,怀揣情报投递给新娘。新娘脸上的鲜花瞬间凋谢,可新郎不知道,在大厅里好吃好喝,津津有味。当叩开闺房屋门,在司仪的指导下“单膝跪地,表达爱意”时,新郎只顾高兴,还没有发现新娘的脸色可酷,眼里的情怒。手捧花还没有举起来,新娘的两个巴掌掴在新郎的脸上,一边一个,近视眼镜打掉到地上。新郎晕了,司仪晕了。只有伴郎没有晕,赶紧从地上捡起眼镜,快速递给新郎,可能是让新郎看清楚新娘的方位和表情吧。这时候即充分展示又高度地反映司仪智商的高低和应变能力。瞬间,司仪一把轻轻按着还没有完全站立起来的新郎,微微笑着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真爱。左一掌,右一掌,新娘心里装新郎。右掌很,左掌轻,新郎脸上没打红。弯下腰,闭上眼,再等新娘脸上扇……”不知道司仪说完没有,全屋子里人哄堂大笑起来,新娘含着泪也笑了。这时,真不好说,新娘的泪是怒气的泪还是激动的泪。其实,新娘的窝气是原先说好了,花车要上等的车,却来的都是一色的车。司仪的一阵吧嗒连新娘把怒气的也给完全忘掉,一切顺利进行。这,就是高手。不能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不过,还有成熟的司仪,也有时发挥的不理想的。比如,当一对新人在婚礼仪式上向二老举行感恩礼,喊叫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的时候,每一句话的中间,理应有一两句吉祥或祝福的话语什么的,给一对新人在直起与弯腰之间有足够的时间。不然“一鞠躬”刚喊叫了,一对新人腰还没有弯下去,就紧接着喊叫二鞠躬,以此类推。在中间不加祝福的话也无所谓,但要看着新人的起伏而决定再喊第二句不为过。即便时间在紧张也不在乎那秒分钟的讲究。这又不是联合国举行的升降旗仪式,分秒必算的事情。还有的在整个婚礼仪式上,有一半时间新人总是慢半拍。至于好受不好受新人知道。

  有的“司仪”是出身戏曲之家。不能叫“准司仪”,可以叫“凑合型”。这问题大概出自于三种情况。一是主家站在经济的角度考虑这项事情,而不是怎么想法把这个事情办好。就随便从乐队里面拉出一个“就地取材”好赖说几句就行,认为仪式只是个过程而已。生旦净末丑杂耍一样闪亮登场,戏曲里面的各种强调和动作一股脑儿全部施展出来,唯恐客人和观众不知道他们是会唱戏的。一腔一个动作使人浑身上下打颤和惊怵,完全失去了司仪庄重和活泼的度数。包括笑也不是自然的笑,是一种“冷笑”,五黄六月似乎要出一身鸡皮疙瘩。二是遇到打好的吉日,不说好的司仪找不到,就一般的也很难找。没有办法,总得有主持吧,新婚是人生一辈子的大事不能马虎。就去找婚庆公司吧,他们有的是司仪。在这个节骨眼上,婚庆公司也不行,水断路尽。只好随便叫上一个有派头的哥们儿姐儿们充当一次,尴尬,凉场的不足为怪……。

  更典型的还有在新娘家给父母举行告别礼,即鞠躬、改口和合影。不管是先鞠躬或先改口,还是先合影留念,但都得有顺序和套路。却有的竟然让新郎和新娘站在人家父母身后,她无忧无虑地、自自在在地在一边喊三鞠躬。乖呀,你不知道这是逆天行为吗?竟然忘记了自己是谁。既然想做这一行,踏踏实实学习,安安生生干事。为了想让新郎背着新娘出娘家门,就说“娘家土,贵如油,新娘不能带土走……”向成熟的司仪们叫声老师,多问,多学,多观察,多留神,自己的身份少不了几斤几两。

  不关做什么事情,不要不在乎人家的一举一动,他们的成功都连着自己的心血和付出的。你以为你是谁?天下才子吗?

  所以说,我说司仪是多面手,是总导演,策划师聚一身的角儿。不关是总管也好,家属也好,客人也好,新手也好。请尊重他们的劳动和付出的汗水。尽管他们的行业是有偿的,在经济市场下,都是为了活着和幸福地活着。人,谁都不容易。请换位一下,你是他,他是你,会怎么去做。一句老话,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2017.4.17.


上一篇: 《《圣经》里这两个人物及名字的涵义》     下一篇: 《秋 雨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860次 | 联系作者
对《司仪的活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