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流水清又纯》--兰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2-12   共 46 篇   访问量:440
过年
发布日期:2017-02-12 字数:1913字 阅读:440次


 

 除夕过后,就走向新年。

现年乡镇过年,大都家庭是盼望着在外打工的亲人回家过年,在外打工的亲人们没少给家里增添收入。年前很少有杀猪过年的,过年的鱼呀肉的,都是买卖交易,其他年货也是赶集去买,瓜子花生甜酒糍粑,市场应有尽有。

 

我时常想起儿时家乡过年的情景,每逢过年,家家户户要杀猪打糍粑,炒瓜子花生蒸甜酒。年三十,父母煮一大块烤腊了的猪敦肉,让我们先吃上砧板肉,再吃年夜饭。饭后便是全家人围着火炉,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春节联欢晚会。当跨年的钟声快响起时,屋外便响起辞旧迎新的鞭炮声,那爆竹声持续半小时。

 

时光辗转几十年,又到年三十了,灯光闪烁的小县城显得异常静谧,我和老公及孩子聚集在儿子的伯伯家里过年,全家老小及表兄弟等二十几人,围坐在两桌,吃了个团圆饭,喧闹声,祝福声全融入年夜饭里。饭后,全家成员被分派成三桌牌局,看春节联欢晚会的便只有一个老人和几个小孩子了,小孩子们也不安分地走动着闹腾。

 

正月初一,各兄弟们在我家聚集,大家又是吃归吃,闹归闹,玩归玩。初二一大早,我便乘车坐船又坐车,几经辗转回到了乡镇娘家,与我的哥哥和弟弟相聚了,哥哥和弟弟都在广州工作,一年难得回来两次,哥哥是广州一所大学的化学博导,常带领研究生进行化工研究,弟弟在广州一家设计院上班,从事建筑设计。兄弟姊妹手足情,相聚自然情意深。

 

娘老子七十多岁,身体尚好,只是腿脚偶尔有点风湿痛疼。地道的农村老妈,虽步入老年,但仍不减当年的勤劳节俭,自己种莱自己吃,自己喂鸡生蛋吃。见儿女们回来,老人乐颠颠地忙东跑西,把家里早就准备好的腊鱼腊肉拿出来,做给儿女们吃。我溜进厨房,扶着老妈,瞅着老妈的满脸皱纹,瞧着老妈满头的银丝,我哽咽了,妈,你休息去吧,把厨房交给我,妈不依,心疼地让我去休息,我执意地把妈搀扶到了房里。

 

正月初三,我们兄妹几个来到了表妹家,妹夫是地方年轻的企业家,人称龚老板,拥有两个厂家,一个是湘味食品厂,一个是农药生产厂,为地方老百姓求得一些生存。表妹聪明能干,是得力的贤内助。四点三十分,开始晚餐了,满桌的乡里年味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浓浓的亲情蕴含在酒醉饭饱中。

 

饭后的聚聊更是一道年味风景,大家从各自的工作聊到了企业的发展。龚老板谈到当前自己的企业,发展前途不容乐观,有面临倒闭的一天,想另找门路另谋生存。刘博谈及化工研究中,空气净化器材料的研发和高分子隔热板材料的制作,实验尚已成功。龚老板眼睛一亮,立刻转变思维,想让老兄的研发转变为产业。

 

接下来龚老板和刘博进行深入的探讨,刘博赞扬龚老板有先进的创业头脑,有缜密的创业计划,又鼓励龚老板铆足干劲,展望未来。时钟跑得飞快,不觉中时间己过凌晨。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乡村的夜寂静清冷,龚老板裹紧了衣襟,目送着我们回去,深邃的眼晴久久地凝视着前方……

 


上一篇: 《班车乡村行》     下一篇: 《珊珊的婚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40次 | 联系作者
对《过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