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7-15   共 130 篇   访问量:2277
致青春
发布日期:2013-07-15 字数:3573字 阅读:2277次
  青春是用来怀念的,当我们的青春渐渐苍老,我们只能以一颗宽容之心,怀念曾经的羞涩、丑陋、痛苦、叛逆以及蠢蠢欲动。

  班上似乎在一夜之间流行抹胭脂,男生惊奇地看着为了追求美而把小脸蛋涂成花狗屁股的女生。女生才不管呢,挺着刚刚发育的小胸脯,脸上自信满满。我也不例外,买一盒劣质胭脂,晚上睡觉也要抹点,我喜欢那种脂粉气。

  阿雪凑过来说:“小艾,借我用用”。阿雪是家里老小,俗称“老疙瘩”,父母年纪大了,哥哥们不争气,她常常经济窘迫,但她乐观善良,很会讲故事。

  “你干脆和杨一艳换换床,咱俩做邻居,晚上你好给我讲故事啊”。从此,我俩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读遍琼瑶小说,睡成了邻居。

  多多一直没用胭脂,说太女人化。多多剪短发,穿牛仔,说话有点冷,但笑起来特阳光,有两个小酒窝。不过,她常常是沉默的,我总觉得她有什么心事。

  陈冉是班花,男生心中的女神,女生嫉妒的对象。她个子高高,眼睛大而亮,喜欢抿嘴唇,走路不急不缓,像白天鹅。白天鹅也用胭脂,不过,那胭脂仅包装就让我们羡慕不已。“蛤蟆嘴”阿平说是冉冉男朋友送的。

  江姜——一个很特别的人物,干脆拒绝用胭脂,她长的面若桃花,胭脂于她而言,太俗!她孤傲冷清,不屑与众人为伍。

  江姜双眼皮,肉嘟嘟的小嘴,喜欢歪着头眯着眼看人,加上她恰到好处的身材,真有种说不出的清雅与迷人。如果说陈冉是朵牡丹,那江姜就是一朵青莲。

  江姜引领着学校潮流,无论学习,休闲娱乐,还是穿着打扮。比如,女生刚开始流行穿针织外套,她已经穿了件蓝白相间的大格子风衣袅袅地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女生虽然不说话,可在心里,已经矮了半截。江姜喜欢读琼瑶,女生的抽屉里就塞满了琼瑶,当女生为书中的白马王子春心萌动时,江姜已被她的白马王子接走了。

  后来,当女生窝在复习班拼命读书,为考大专而绞尽脑汁时,江江已经坐在北师大的教室里。

  这是一群青春躁动的女生,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想美却又总弄出笑话的女生,就像这次“胭脂”风波,两周后,学校下令,谁再抹胭脂就拉到水管上洗掉,再到学校伙房卖饭一周。此令一出,胭脂就从女生的脸上消失了。

  一日,阿英问江姜:“初吻什么滋味?会晕倒吗?”江江小嘴一撇:“试试不就知道了。”这句话太有诱惑力了,对,就去试试。我和阿英约定,争取半年内把初吻送出去,送不出去也不迁就,毕竟这吻“贵”就贵在“初”上,宁肯玉碎,不为瓦全。

  这时候,我收到了“情书”。

  一日晚自习后,张晓明在走廊里拦住我:“小艾,给-----给你------”,话没说完,他就消失在路灯的光里。他是市信贷部主任的儿子,浓眉大眼,可惜木讷。收到信,我既不脸红也不心跳,与阿英一起看信。

  “小艾,我家共四口人,爸爸上班,妈妈在家种地,姐姐在咱们学校教音乐,你有事就告诉我,我帮你”。

  阿英说这个小傻瓜蛋,这算求爱信吗。我说管他呢,算不算都无所谓,反正我不喜欢他。我随手把纸条扔到桌子里。

  没想到,第二天,他的姐姐,也就是我的音乐老师找到我,说要看看“情书”,以此判断她弟弟是否精神出了毛病。结论是,张晓明精神不太正常。

  我哭笑不得,第一次收到“情书”,居然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写来的。

  阿英劝我,别伤心,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喜欢你的男生给你写情书的。然后,阿英趴在我耳朵边,神秘兮兮地说:“小艾,告诉你个秘密”,“快说啊”,她最会卖关子,讲鬼故事总把我吓的一愣一愣的。

  “初吻一定要献给嘴唇上长绒毛的男生”。

  “为啥啊”

  “一生好运”

  “谁说的”“江姜”又是江姜,真让人嫉妒!

  一连三天,我站在敲钟的树下等志豪经过,因为我喜欢志豪,假如有可能得到他的吻,我一定要确认他唇上长绒毛没有。

  终于,他走来了,我有点紧张,“小艾,站这干啥啊?”“等阿英,她换衣服去了”,说着话,我已大胆地扫了两圈他的下巴,令人遗憾的是,那上面没有一根绒毛。

  晚上,我告诉阿英,她说要我忍痛割爱。

  “阿英,你喜欢谁啊?”“我喜欢的人还在琼瑶小说里没出来呢,我不急,我等着,我一定要把最纯洁的吻献给最喜欢的男孩子。”

  麦子熟了,学校放三天假,我淌过一条小河去找阿英。见到我,她夸张地掉下眼泪:“想死你了”

  “你家麦子割完没有?”“割完了,俺家地向阳,熟的早。”“咱去多多家玩吧?”“走”。

  我俩一路唱着刚刚学会的歌——“我们为了寻求美,排成一条队----”——跑着去多多家。多多爸妈和善极了,给我们做好吃的。下午和多多的小哥哥一起去割麦子,一人把五垄,往前冲。在镰刀的“唰唰“声中,麦子应声躺下。真是快乐啊!最难忘的是多多边割麦子边讲故事,居然把琼瑶的《哑妻》讲完了。

  晚上,我们躺在院子乘凉,白天的热气还未散尽,黏黏的。在多多的简单叙述中,我们得知,多多大姐夫常在外跑生意,居然和别的女人在沙滩上拍了性感的照片拿回来,姐姐伤心极了,常回家哭诉。二姐订了婚,不如意,男方却死不退婚,二姐被逼远走他乡。

  “多多,咱好好读书,将来不在农村”。

  “恩”。

  麦假过后,我们高兴地回到学校,却发现校园里笼罩着一层浓重的伤感气息。第二天,一条消息惊爆校园——学体育的五个女生以及陈冉被歹徒强奸!在学校宿舍内!

  我们吓坏了,不敢再叽叽喳喳,知道“强奸”是多么坏的事,不明白的是“校花”陈冉不是学体育的,怎么也住在体育宿舍里。

  学校出事后,我们晚上再不敢去厕所了,要求学校买便桶,就放宿舍,每天由两个女生值班倒掉。

  天气越来越热时,我们也快毕业了,每个人似乎都怀了心事,一副突然长大的样子,宿舍里谈的最多是就是毕业做什么的问题。

  江姜愈发出众,她的小说在报刊上发表,成绩却没有落下,依然稳居年级第三。女生已经没有力量嫉妒了,都憋着最后一股劲,想有个好点的将来。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江姜的眼神有点决绝。

  晚上,阿英告诉我,她不准备上高中了,家里穷。我忍不住抱着阿英哭了。

  暑假过后,成绩揭晓,同学们各奔前程。陈冉在家人的安排下去银行上班,我与多多进高中读书。江姜,这个优秀的女孩去省城跟着爸爸读书,从此,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开学一个月后,我与多多去看辍学的阿英。一见面,阿英就哭,她的妈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女人,破口大骂,死妮子,你说你让夏勇抱一下会死啊,你把你哥送进监狱,你心里就高兴了?

  我们吃惊地问阿英,她哭着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我们。原来,阿英去地里割草,刚好碰上同村一直喜欢她的夏勇,或许少年冲动,夏勇就想去抱抱阿英。阿英抬起泪痕的脸,对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关于初吻的约定吗?傻啊,你,啥时候了,还想那随口而说的话。不,我会记得的。我无言。结果,阿英挣脱夏勇时,不小心掉到沟里,伤了腿。哥哥回家一听说,牛脾气上来了,拿个粗棒槌就去找夏勇,下手太重,把阿勇打的分不清爸妈了。

  因无力赔偿,阿英哥哥主动去蹲监狱。

  我在心里留着泪,为不幸的阿英,同时也为我们懵懂的青春。难道,这就是成长?这就是生活?它非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逼我们长大吗?

  多年之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多,这个内敛温和的女孩出人意料地带着暗恋六年的男友私奔了,她的男友,居然是我们的同学——“大头”姚培培——一个同样沉默的男生。

  阿英早早结婚,后来把第一个女儿送给了哥哥,哥哥出狱后,成了光棍。

  陈冉,原本幸福的家,却因为十五年前强奸案的告破而支离破碎。

  江姜,当年去省城上学另有隐情——她撞见了妈妈的偷情,却不顾妈妈的哭泣求情依然告诉爸爸,导致爸妈离婚。

  我喜欢的志豪只上了个小中专,长大后游手好闲,无所作为。

  我,小艾,直到大学才把初吻献出去的女孩,如今,坐在家里,写着祭奠我们青春的文字。

  2013-7-15

上一篇: 《向一颗仁爱之心致敬》     下一篇: 《【大坪征文】花事
责任编辑:阿木 | 已阅读2277次 | 联系作者
对《致青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