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7-13   共 170 篇   访问量:992
发布日期:2013-07-13 字数:1885字 阅读:992次
  整整一个早上,罗滚子老汉都是在家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一样东西----已经五六年没有使用过的旱烟袋。因为找不到这个旱烟袋,他老伴刘桂枝已经被他无端地呵斥过好几次了。呵斥就呵斥吧,刘桂枝知道自己老头是在发斜火----他心里和自己一样难受啊。

  前几天,在城里住了四年多的罗滚子和老伴又重新搬回了离县城十四五公里的农村老家。回老家来,是他们老两口实在不想看城里边自己居住的小区里,那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投来的那异样的目光,更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自从当副县长的儿子被市里的纪委叫走之后,已经有一个月了,这期间没有人告诉他们儿子现在是啥样一种情况。儿媳妇慧萍两年前就已和儿子离了婚,他们也不愿再去找人家打听儿子的情况,况且慧萍也已改嫁他人,就是去了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消息。从小区里人们的议论中,罗滚子和老伴明显已经感到儿子是有大难临头了。

  想到这些,罗滚子老两口的泪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罗滚子的儿子叫罗幼铭,今年刚刚四十岁,是县里的副县长。

  说起这幼铭,那可是罗滚子两口子这辈子的骄傲。别看罗滚子和媳妇斗大的字不识一升,但儿子幼铭自幼却是聪明过人,似乎天生就是一块读书的料。自打上一年级开始,直到高中毕业,大大小小的考试不知经历了多少回,但每次考试幼铭都是无可争辩的成为全校年级第一名。参加高考时,幼铭又以文科成绩全县第一的佳绩顺利的被京城的一所著名学府录取。当年县长都亲自来到罗滚子家向他和孩子表示祝贺,并送去了五千元现金作为对幼铭的奖励,这事儿县里电视台还专门作了报道。罗幼铭临去上学前,三里五村的乡亲们都来送行,那场面可真够壮观的。和土坷垃打了一辈子交道、平时并不被人怎么看起的的罗滚子和老伴刘桂枝,从县长来到家里的那天起,耳旁总是能够听到人们恭维的声音,脸上也常常闪现着兴奋的光彩。

  幼铭大学毕业那年,县领导亲自点名安排他到了县政府办公室做了县长秘书。仅仅四年时间,他就升任办公室副主任,成为副科级领导,踏上了自己人生的仕途。又过了三年,幼铭到柳城乡当上了乡长,然后是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席。前年底,年仅三十七八岁的他就当上了副县长,罗滚子看到儿子当官了,有出息了,许多认识和比认识他的人见了面都主动和他说话,套近乎,真是打心眼里高兴。

  知道父母供自己上学的艰辛和不易,罗幼铭自然是对父母千般孝顺。特别是自从当上乡长后,隔三差五的,他就会开车回到乡下老家,给父母送去好吃的东西。他小车后备箱里总是装有整箱的名烟好酒,每次回来,幼铭毫都不吝惜地将大中华、苏烟拿出来让父亲享用。看着那包装精美、都是几百元一条的名烟,抽了大半辈子旱烟的罗滚子实在是有些舍不得抽。

  “还是旱烟好抽,有劲儿。”罗滚子对儿子说道。

  “旱烟不好,尼古丁含量高,对肺损害大。爹,你还是改抽卷烟吧,不用心痛,我这里有的是。”幼铭总这样劝父亲。

  罗滚子喜欢抽旱烟,手里的这个这旱烟袋虽然很普通,但它跟着自己已经有十几年了。上地里干活,无论春夏秋冬,只要累了困了,罗滚子就会顺势往地上一躺,用手捏一点自己亲手炮制的烟叶填在烟锅里,用火机点着狠狠地抽上两口,然后将口里的烟咽进肚子里,再长长地出上一口气,呵呵,那滋味实在是太过瘾了。连续抽上两袋烟之后,浑身上下的劳累、困顿一下子也就没有了。

  刚抽上卷烟那阵儿,罗滚子总觉得不够过瘾。慢慢的,他感到了旱烟的苦涩,没有儿子送来的卷烟抽着平顺、味香。特别是有时罗滚子给乡邻们让烟时,看到大伙儿个个流露出来羡慕的目光,他心里还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儿子当县长,老爹脸上有光,光宗耀祖啊。很快,罗滚子就彻底的与那旱烟告别了。前几年,儿子想让他和老伴到城里享清福,在城里给他们老俩买了房子,在往城里搬家时,自己的旱烟袋也不知道弄丢到哪里去了。

  ……费尽周折,罗滚子还是找不到旱烟袋,他习惯性地去口袋里摸卷烟,忽然想到已经好几天没有卷烟抽了。来到厨房,他看到已经有些生锈的菜刀,就掂起来在石头上“蹭蹭”地磨了几下,然后来到房子后面的山坡上,砍下一枝竹子,回家后在上面钻上一个孔,很快,又一个旱烟袋制成了。罗滚子瞅瞅院墙上多年前挂着的、早已干的皱皱巴巴,有些发黑的几片烟叶,急忙上前取下来揉碎,装上一锅就狠狠地抽了起来。浓浓的旱烟味刺激得他一阵剧烈的咳喘后,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罗滚子满是沟壑的脸颊上流了出来.....

上一篇: 《老张的帖子》     下一篇: 《日本人的无礼与水均益的愤怒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992次 | 联系作者
对《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