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4-15   共 175 篇   访问量:1417
岂畏风霜埋气度
发布日期:2013-04-15 字数:2555字 阅读:1417次
  在那段阴霾的日子里,我得到了龚坚老师的赠书《倾听心音》。那些日子,失亲的悲痛浸淫着我,芜然的杂事缠绕着我,顽固的旧疾折磨着我,使我没能及时拜读龚老师的作品。总设想等到心静的时候,独处一隅,净手展读,细心品味,方能真正领略龚老师作品的妙处,方能不辜负龚老师赠书的厚谊。

  

  但我还是未能忍住欣赏龚老师作品的渴望,断断续续利用闲暇时间锱铢累积地读完了龚老师的作品。掩卷之后,感慨良多,深悔没有及早深入阅读,否则,龚老师的书也许会更早地帮我走出阴霾的。

  

  读龚老师的书,最令人震撼感佩的是龚老师在苦难岁月里那不懈的精神追求。龚老师原是县丝绸厂的工人,下岗后为了生计,他曾背着二百来斤的矿石吃力地行走在坎坷的山路上;他曾艰难地爬进洞口只有一尺多高的废弃矿洞里,斜着身子半躺半卧在地上,一手撑釺一手甩锤艰难地打逛矿石;他曾在界岭上搭个简陋的庵子碾矿石,忍受着零下十五度的寒冷和如刀割的北风,有时为看机器、修机器彻夜不寐;他曾从事法律服务工作,为弱势人群为正义东北西走。然而,在那艰苦的岁月里,龚老师始终怀着一颗年轻坚韧的诗心。在茅庵里,在一天沉重的体力劳动之后,就着膝盖秉烛写下中篇小说《父子恨》,散文《绿色的藤屋》、《愧对大山》,以及许许多多诗歌作品,从没放弃过自己的精神追求。龚老师背矿石、打逛矿石、碾矿石是为了生存,而他的直面苦难,感恩生活,讴歌劳动,颂扬汗水,凭着文人和诗人本能的浪漫,不惧汗和力、血和泪的精神与心态,在苦难中奏响生命凯歌、不懈地进行心灵追求的精神,使我看到了一颗高贵的灵魂在高尚地生活着,诗意地生活着。巴尔扎克说:“苦难,是天才的进身之阶,信徒的洗礼之水,强者的无价之宝,弱者的无底深渊”。龚老师的经历使我更坚信苦难是人生的最高学府,龚老师直面苦难、敬仰苦难的生活态度,使我更坚信了苦难是强者的人生财富。

  

  读龚老师的书,最令我感动的是龚老师字里行间洋溢着的真情。无论是表现亲情,还是抒写对故乡故土的热爱,对劳动者的讴歌,龚老师字字句句皆从心泉里淌出,真挚自然,毫无矫饰。散文《羞愧终生的谎言》让读者看到了那艰难岁月的无奈和辛酸,看到了无奈之中未能及时了却父亲夙愿的儿子深深的愧疚;散文《母亲的回忆》我们可以读出母爱的无私和伟大以及儿子对母亲深深的怀念和感恩;散文《再坚强的人有时也会软弱》以及诗歌《哭母亲》、《墓地》相信每一位读者都会为苦难的母亲而流泪,为儿子对母亲深深追思与怀念而潸然泪下;散文《刺痛的记忆》,诗歌《妻,也是诗人》,组诗《生命之门》、《生命之水》、《生命之音》、《生命之情》叙写作者在妻子罹患重病后撕心裂肺的悲痛,对妻子平日里对自己体贴入微照顾的感恩,对妻子跟着自己没过上好日子的愧疚,手术过程中的担忧和期盼,痛楚和祈祷,以及在妻子恢复期间对妻子无微不至的周到护理等等,使们看到了作者对妻子的情深意重,明白了真爱的真谛,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真情是文学作品的生命,龚老师一篇篇饱蘸真情的作品深深感动了我。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曲折的人生经历和多舛的命运历练了龚老师坚强的意志,也成就了他的散文、诗歌及小说的创作。正如作者在诗中所写:“我在诗中采金,我在金中采诗……诗是我精神上的金,金是我生活里的诗”。能否这样理解,作者是用诗歌的语言诠释了生活和创作的关系。“我是泥土里滚出来的诗人,我的诗又滚满故土的泥香”很好地阐明了是生活滋养了作者的创作热情,生活真正成了龚老师的创作源泉。不必说他的散文及诗歌创作,连作者笔下的虚构艺术——小说,明显来源于作者的生活范围。中篇小说《小厂》源于作者在丝绸厂的工作经历;中篇小说《父子恨》和短篇小说《木桥》来源于作者的那段矿山生活;中篇小说《墙》和短篇小说《厚礼》、《守望》显然取材于作者从事法律服务工作时的见闻。龚老师的创作启迪我,一定要认真生活,用心做事,勤于思考及练笔。

  

  读龚老师的作品,一定会注意到他那质朴自然的语言特点。当然,龚老师是一位诗人,他散文及小说中的语言也不乏富含诗意的语句,生动而新颖,然而更令人注目的却是他那明白如话天然去雕饰的语言特点。诗歌《写诗的人》、《和孩子们打雪仗》中都这样写到:“我们是孩子中的大人,我们是大人中的孩子”这明白如话的语言,却恰当地写出大部分文人的共性:始终保持着一颗不老的童心,一颗赤子之心。这样的诗句堪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近些年来,新诗式微。诗坛上出现了两种另类诗,严重影响了新诗在读者心目中的美好印象:一种是故作高深,语言晦涩难懂,缺乏真情实感的文字游戏式的所谓诗歌;一种是以“梨花体”为代表的口语诗,这类文字根本不能称其为诗,它就是口语的分行排列,完全抛弃了诗歌的诗意,诗情,诗趣及诗韵。龚老师的诗歌,清新质朴,让读者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口语化,它既具有诗歌的音乐美,即节奏感和韵律美,又来源于生活,写出了作者的真情实感,真挚醇厚。

  

  龚老师的学历仅是高小毕业,然而凭着他勤奋而执着的学习和创作精神,百折不挠的创作热情,在文学之路上孜孜以求行进了三十多年,可谓硕果累累:龚老师先后在省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200余篇,很多作品省级杂志及刊物上获奖,现在是河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洛阳市作家协会理事,洛阳市写作学会理事,嵩县作家协会主席,嵩县诗词学会会长,《陆浑》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如今有多少曾是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人,抛弃了阅读,放弃了写作,即便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除了教科书和教参外一年到头从不真正阅读一本书的人比比皆是,写个工作总结也要照抄别人的大有人在。与龚老师相比,这些人该是何等汗颜!

  

  就让我借用北宋诗人林逋和扫花网文友的诗句以表达对龚坚老师文学成就和他勤奋执着的生活态度及坚韧顽强的精神意志的敬仰之情吧: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岂为风霜埋气度,暂凭雪色长精神。”

上一篇: 《(5A嵩县征文)月是故乡明》     下一篇: 《那些鲜活的面容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17次 | 联系作者
对《岂畏风霜埋气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