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7-06   共 130 篇   访问量:1456
妈做的姜布衫
发布日期:2012-07-06 字数:1818字 阅读:1456次
  半个月前,妈打电话说,辉,我给你做了一个姜布衫,你回来了带走,冬至那天一定要穿上。我也没在意,心想,妈真是爱操心,现在我还穿那老土的衣服吗?

  十七号,因参加表弟的婚礼,我回了一趟老家。一进院子,就看见两件白粗布上衣凉在铁丝绳上,随风飘动。

  “妈,这么快衣服就做好了啊!”

  母亲真的是太用心了。

  “做好了,都晾干了呢。”妈欣慰地笑着说。

  我仔细观察这件衣服:本来白色的粗布因浆了姜,有点发黄,硬展展的,衣服全是是手工做的,一针一线细细密密,袖子是半长的,样式是最古朴的对襟,还没顾上缀扣子,暂时敞着。

  “妈,我说不要你费事,你就是不听。”

  “这可不叫费事,自从去年你说汗蒸后受凉咳嗽,我就放不下心,今年无论如何要给你做一件”。

  我这才想起,去年的第一场雪,我去汗蒸,出来迎风受凉,稍有凉气就咳嗽不止,没想到妈就记在心上了。

  “妈,要穿多久?”

  “你记住日子,冬至那天穿上,九九八十一天,到二月再脱掉。”

  “那要是洗澡怎么办?”

  “洗完澡再穿上,出了汗更好,姜是温性,渗到汗毛眼里,咳嗽好的更快。”

  “妈,那,这衣服就不洗啊,要是脏了咋办?”

  “怕啥?你哥小时候还生虱子呢,我就凑到灯下给他捉”

  “我生过虱子没有,妈?”

  “你啊,也有,不多。”

  我笑了,没觉得难为情,反倒想起小时候脏脏的样子来。

  回来时,妈妈给我蒸了一个大月饼,用笼布包好,让我带回来,那是我们家乡的风俗,做妈妈给出嫁的女儿蒸月饼,寓意团团圆圆。

  回来后忙工作,忘记姜布衫的事了。昨天晚上临睡,突然想起,什么时候穿呢?赶紧打电话问妈,妈睡的迷迷糊糊,说,明儿再穿上啊,在对襟上,你坠个红头绳,系着就行。我想想家里也没有毛线绳,干脆缀几个扣子好了。于是,开始翻抽屉,找到三个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扣子,反正是内衣,不一样就不一样吧。我学着锁扣眼,只可惜针线活太差,锁出来的扣眼松松垮垮,样子像咧着嘴笑的弥陀佛。

  不管怎样,衣服还是穿身上了,到镜子前一看,呵呵,简直是大傻冒一个,领口太深,围着脖子,两片前襟翘起来,像小品演员的打扮。这可不行,领子太高,穿什么衣服不都露出来了吗?但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我还是穿了去办公室,结果一去就被同事发现,哎哟,杜辉,你这是什么时髦的衣服啊,纯棉的?姜水泡出来的?治咳嗽啊,什么,还是妈妈做的?太幸福了!

  第二天,妈妈电话问穿布衫没有,我说没有,妈一听就生气了,说你忘记你小时候了吗?恩?咳的气都上不来,好几次差点送命。看妈真生气,我赶紧说,妈,我是逗你的,我能不穿吗?

  妈的话也让我想起小时候,确实咳嗽得厉害,病重时躺在堂屋一个行军床上,爸爸请医生给我看病,我憋的难受的样子。

  那时候穷,没钱买药,咳嗽了就用土法治疗,穿姜布衫就流传甚广,村里的孩子好像都穿过。彩叶姐和国瑞最听话,穿一个就不咳嗽了,我好像穿了三个也没根除。妈说我“鬼摆”,意思就是爱漂亮,瞎折腾。妈去地干活时,给我穿了件灰不溜秋的罩衣,里面是一件很瘦小的花夹袄,姜布衫贴着身,回家一看,我已经把姜布衫扔到凳子上,瘦小的夹袄套在罩衣外面,样子很滑稽。

  后来长大了,咳嗽不治自愈,也不再穿姜浆的衣服。没想到,去年一场汗出的透彻,又把病根给勾出来,几乎被淡忘的姜布衫重新回到身边。

  我听着妈的话,脱脱穿穿,勉强坚持到“九九”。衣服脱下来时,混了汗味、姜味,以及身体的味道,有了特殊的意义。说来奇怪,穿了妈做的姜布衫,就不曾厉害地咳嗽过,偶尔感冒,不几天就好了。

  大概,每一个给孩子穿姜布衫的母亲,都是把那份深情像姜汁一样,揉碎在衣服里,浸润到身体里,爱到跟随你的脚步,陪你走过沟沟坎坎。

  穿妈做的姜布衫,是我永远的幸福。

  

  2011-12-20

  

上一篇: 《心生欢喜》     下一篇: 《【随手写嵩县】这是我安静的样子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56次 | 联系作者
对《妈做的姜布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