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7-02   共 130 篇   访问量:2091
母亲与佛
发布日期:2012-07-02 字数:3034字 阅读:2091次
  

  

  母亲从老家来看我,怀里抱着一尊佛。

  无法想象,车子颠簸几百里,中途要上上下下两三次,年迈的母亲是如何虔诚地把佛捧在胸口,护送它来到我身边。母亲坚信,佛,普度众生,消灾除难,一定会给我带来平安幸福,一定能庇佑我的今生来世。

  初冬的天,像个性格忧郁的男人,凉阴阴的。我缩着脖子站在校门口,焦急地张望。当看到母亲肩扛手提,步履蹒跚地下车,我立刻哽咽:“妈——”。

  “那司机欺负我是外地人,把我撂中医院那不管了。”妈急急诉说不平。

  “妈,先回家”。

  “强龙不压地头蛇,我没和他一个样。”妈的话让我想笑又心酸不已,向来要强的母亲,这次不做“强龙”了。

  走在母亲身后,蓦然发现,六十四岁的母亲确实老了!她腿脚蹒跚,腰身不挺,稀稀疏疏的头发虽经染过,也掩不住岁月花白的底色。我心里一阵凄凉,在我眼中,母亲向来风风火火,何曾与“老”字沾边?

  到家还没顾上喝口水,母亲就去洗了脸和手,郑重地把我叫到书房,让我看着把包里东西一件件拿出来:佛像、香灰、两把无烟香及她亲手种的花生。我喉咙紧紧的,眼里噙着泪,默默地看着母亲把香案摆好。

  晚上,孩子非和母亲挤在一起睡,母亲搂着我的女儿,我坐在母亲对面,听母亲絮叨些家长里短,心里暖暖的。月亮慢慢升起来了,很澄澈,有点家乡的味道。突然,母亲提起她的疏忽,很自责地说若不是她把佛像忘在姨家,我不会遭罪。我劝母亲祸福天定,吉人自有天相,我不是算过卦吗?都说我命好,今生今世都是好事撵着走。这样一说,母亲仿佛心安了。

  接着,母亲教我上香,她净手净面刷牙梳头之后,说:“你学着点儿,要听话,用两根手指拿起三支香,与额头横齐,向佛拜三拜,口念‘阿弥陀佛’。”

  我看着母亲,她虔诚地俯身就拜,一脸肃穆。我想,母亲心中有佛,她是幸福的。“然后——”母亲扭头看着我,“看仔细了,再把香竖起来,举过头顶,拜三拜。”

  “好,我记住了,妈。”我看程序并不太复杂,就笑着说。

  “不准笑,要庄重。”母亲训斥我,“佛时时刻刻都在看着你,它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一凛,佛,原来就住在每个人的心里啊,尤其住在那些苦难人的心里,在世事无常命运多舛时,佛就大放功德,救赎众生,而母亲,何尝不是一个仁心向善的菩萨呢?她一生苦难,却坚韧顽强,她把爱施与父母兄弟姊妹,施与丈夫孩子,施以许许多多不认识的人。

  父亲去世二十年,母亲一个人孤苦地走过。生活像野艾一样,清苦的气息慢慢散发在一口饭里、一阵秋风里。

  在那样艰难的日子里,母亲就是她自己的佛,她必须先救自己,再救儿女。

  母亲顶着各种压力,顶着烈日下汗湿的衣衫,顶着黑夜里孤独的叹息,一天天熬着,一天天盼着,星星不知道眨了多少次眼睛,也许只有它最懂母亲的心。

  终于,靠着一个朴素的心愿——我的儿女不能让人瞧不起,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妹供养大学毕业,期间,她远去新疆打工三年。在那少有人烟的地方,母亲种地,摘棉花,管理果园,疏通水道等,母亲说,稍不留神,大水就会把人冲走。她常常对着土地叩头,要菩萨保佑她平安。

  穷人的日子用“熬”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就这样,母亲一天天熬着,一天天在心中叫着阿弥陀佛。

  终于,我们兄妹都有了自己的事业,日子总算好些了。我们求母亲来家里住,可她说,老家有地气儿,一辈子的气都在那,离不开家,说什么也不来。在我的极力劝说下,母亲曾来我这住过一个月,我尽心伺候着母亲,陪她逛街买东西聊天散步,可她,还是像一棵水土不服的树,挪个地方就病恹恹地,无奈,只得让她回去。晚上收拾好行李,母亲点上香,极认真地叩拜菩萨,求她保佑明天一路平安。

  “你们放心,我身体硬朗着的,我回去还要养鸡种菜,闲了去村里的工厂干点小活,不到八十岁,我不会让你们养活。”母亲踌躇满志,我却很难过,毕竟,母亲是一个人生活,实在孤苦。

  “还有,你要记住,初一、十五要上香拜佛,求菩萨保平安”,母亲又特地嘱咐我。

  母亲在老家,我的心也没有一刻离开过母亲。早晨,睁开眼睛就打电话,听到母亲迷迷糊糊地“喂”一声,我算放下心来,仿佛一天都在我的把握之中。等到晚上忙完家务,躺到床上,再给母亲打个电话,母亲说“念完经书,睡下了”,我的心也就踏实了。我知道,母亲有菩萨陪着,她是平和安宁的,而我,有母亲陪着,更是幸福的小女儿。

  母亲身体一向很好,只是近年来,增加了“腿疼”的毛病,祸不单行,又在今年“五一”查出患有糖尿病。然而,母亲很乐观,说那不算病,按时吃药跟没病一个样,照样忙忙碌碌,一刻也闲不住。前段时间,还跟我商量想去棉纺厂上班,或者去邻村养兔子,被我一一否定。我说,妈你哪也别去,安心在家吃斋念佛,你身体好就是我和哥哥的福气。

  母亲把念佛当成了事业,日渐沉迷。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念完一整部《地藏经》,要念二个小时,母亲叽里呱啦,不但不知倦,反倒神清气爽,母亲说,全是菩萨保佑的。

  我不反对母亲,陪着她全心全意信佛,我想,无论佛在不在,只要母亲说在,那就是在,只要母亲高兴,我就高兴,哪怕佛仅在母亲心中。

  母亲请了菩萨,在客厅摆了香案,还亲自做了一个跪着叩头的垫子。上次我回家,正值牡丹花会,就顺便买了几只艳丽硕大的牡丹花,插在客厅大瓶子里,结果母亲把它委屈到了东屋厨房,说影响菩萨心情,我笑母亲敬菩萨敬到家了。

  母亲不服老,开着三轮车去市区拜佛放生,捐钱捐物,还义务载着乡邻去佛堂解惑问安,真真成了一个菩萨。

  有一天晚上,母亲电话告诉我,堂弟的小女儿去世了,只有一岁半,我心里很难过,母亲和婶子反倒劝我,说了些生死在命缘分天定前世今生的话,我心释然,只要亲人因佛的庇佑而内心安宁,那么,佛就真正成了我们的精神依托。

  母亲心中有佛,生活中处处是佛。比如,家里的狗丢了,母亲求佛保佑,狗狗隔了两天又跑回来;母亲的腿疼了,求佛,腿果真不疼了;母亲开车去姑老家,口念阿弥陀佛,车子盘着山路安全到达;母亲的庄稼种的好,甚至哥哥去北京顺利办成事,我的孩子钢琴比赛获奖------诸如此类,母亲全归功于菩萨。

  自然,我是希望母亲开心的,更希望菩萨就这样保佑我们一家快乐幸福。人生有许多大愿望,往往不易实现,我情愿自私一点,只求菩萨保佑我们平安,过一种简单宁静的日子。

  母亲信佛渐入佳境,心态平和,乐善好施,简单快乐。或许心存佛念,不觉间也有了佛的样子,母亲原本单薄的身体慢慢变得饱满,有了“福”像,眉脚眼梢多了份特别的慈祥,甚至举手投足都有了一份难以名状的从容。

  大概,佛已住在母亲心中,她成就了佛的功德,佛成就了她的人生。

  惟愿母亲,抛却烦恼,一心向善,做世间一个没有名字的佛。

  2012-6-30

  

上一篇: 《那年高考》     下一篇: 《心生欢喜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091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与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