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魂》--孟先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6-01   共 0 篇   访问量:1011
莲庄行
发布日期:2012-06-01 字数:2558字 阅读:1011次
  有消息说,五月十三日,青年毛泽东的扮演者要到莲庄作报告,千载难逢的好日子,我实在不想错过难得的机会,尽管家里很忙。

  清晨,早早吃过饭,在喜鹊叽叽喳喳的欢叫声中,骑上摩托车便上了路。前天来了一股冷空气,渐暖的天气骤然变得有些阴冷,我怕骑车手冻,特意在衬衫外又加了一件西装。水泥公路上很清静,偶尔会到一辆三轮车,都是拉着水栽种大秋作物。天空很清新,淡淡的云层还是把太阳挡在了天外边,握车把的双手的确有点凉,时而单手丢把变换着暖一暖。心急如焚,还是强压住激动,把车速放得很低,三十五码,安全第一。

  路边的杨槐树上,槐花已经褪尽,偶尔还有几朵白花高高的挂在树梢,似乎在炫耀自己的魅力,稠密的树叶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塑造一片绿色,渲染一种绿意,营造绿的意识。尽管我们提倡绿色环保,坚决打击公害食品,然而,在强大的法网监督下,问题食品还是层出不穷。洋槐花是真正的绿色,洁白的花朵不仅能蒸了吃,摘一串生槐花放在嘴里嚼一嚼,甜甜的,仿佛灌了蜜,我料想那花蕊里有蜜,要不,蜜蜂何以嘤嘤嗡嗡酿造出那么多的蜂蜜呢?忽而,路畔有异香扑鼻,左顾右盼,才发现是一堆刺玫,刺玫是藤本植物,它的颈蔓簇拥在一起,借其它生物的杆茎,攀附在上面,自然地形成一个大堆,可覆盖半张或一张席子那么大地方。浓浓的叶子先是形成一片碧绿,待到鲜花盛开,便汇成一簇大锦坛,或鲜艳的红,或纯洁的白,或紫或粉,都非常惹人喜爱。如果不同颜色的品种交织在一起,如同五颜六色的花坛,煞是美丽。女孩子最喜欢采一朵鲜红的刺梅花别在头上做饰物,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她可有极严格的护卫能力,每一根枝条上都长有细密的钩刺,在你不经意间,会刺入你乱动的肌肤,使你为了美付出血的代价,从而打消贪婪的野心。

  除了浓浓的绿和鲜艳的花,路边的农田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花生苗已经拱出地皮,一行行的,浅浅的绿正在慢慢笼罩田野,大地裸露只是暂时的。今年墒情好,花生种植及时,出苗率高,农家人喜在脸上,乐在心中,干活的劲头十足,一路上,我看到叼着烟卷的农家人这块地看看,那块地瞅瞅,每块地都打了除草剂,田间管理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黑脊梁上滚太阳的原始生产模式正向新型管理模式转变。移植烟苗的烟农正在地里忙活,路边高处停放的一辆辆三轮农用车,车上放置着三两个塑料大桶,桶里盛瞒着水,水里边放着一根塑料管子,管子从桶里的积水一直通到烟田,烟田里人头攒动,他们点穴,压苗,浇水,施肥,埋土,一切工作井然有序,像工厂里的流水线作业,各司其职。烟叶是支撑当地人致富的经济支柱,虽然劳动强度大,但习惯了复杂地形作业的山区农家人不惧怕艰辛的劳动,因为他们有艰巨的任务:日常开销,孩子上学,抚养老人,改善居住条件和生存环境,还准备为孩子在县城买套房子,不下点力气那能行吗?好在生活空间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人体壮实,农家人的气力不值钱,只要舍得,就能换回大把大把的票子,那是山里人最美好的期盼和最实惠的收获,谁不为之而努力?香花辣椒也是近年来山里人热衷经营的经济作物,气候土质适宜,好栽易收,大田管理简单,种植户年年有增无减。沿途我看到有多户人家都像移栽烟苗一样栽种辣椒,可以想象,金秋十月,满地火红,像一张张硕大的地毯,十几个或几十个年轻媳妇坐在一起摘辣椒的动人场面,别有一番惬意。

  农忙时节,路上车辆稀少,我心不在焉地一边看一边行一边想,不觉车已到下山处,从这里到山下有2.5千米的连续下坡路,路边崖陡沟深,弯道多得惊人。这条路是从一个陡峭的山坡上开凿出来的,每当走到这里,当年修公路时的隆隆炮声就会在耳边响起,余音袅袅中,有牛的铃铛声,悦耳动听。有一处被称作大石崖的地方,几长高的石岩,七八十度的坡度,在没有机械化作业的艰难条件下,山里人硬是凭着镐锨锤钎征服了天然屏障,赢得了全线通车的胜利。盛开在山坡上的洁白的无名花,莫不是在歌颂劳动者的丰功伟绩,纪念先辈们留给子孙的致富坦途?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任人志士们舍小家为大家,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强,他们的业绩将永远铭刻在后辈人们的心中。

  在震天的锣鼓声中,我驱车赶到会议现场,那是莲花山下的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号称莲庄石子岭。岭上有一厅小院,院中有四间瓦房,参加会议的莲岳会员二百余人占据了石子岭上的那条小街。熟人彼此打招呼,如十年未曾谋面,情意缠绵。会场设在毛主席纪念堂,与会人员分坐在长条凳上,静静的等待会议开始。我暗暗寻找着“毛泽东”,以观其雄姿英风,直到会议开始,我的眼球还在努力的寻找着,令我遗憾的是,看不到毛泽东的影子,难道是莲岳掌门人在忽悠我们?

  不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莲岳会长马立谦是会议主持人,他一个一个介绍主席台上的领导,中间端坐的那位英俊中年人看似面熟,经主持人介绍,我才知道他就是青年毛泽东的扮演者赵俊青,仔细地看,像,宽大的嘴巴,白净的面孔,菱角分明的面额,一头浓密的黑发,可惜,下巴处少了那可非常特别的猴子,我正在疑惑,主持人介绍了“主席”右边端坐的那名女子,披肩长发,浓眉大眼,一张翘嘴巴,老早我就发现她东奔西跑的忙活,以为她是我们莲岳的新成员,却原来她是中国第一个农民自编自导自演电影的第一人张从霞女士,我不禁暗暗佩服这位偃师才女的伟大,忽然想起去年我们在首届龙门诗会上一举夺魁的状元的陈女士也是偃师人,不仅脱口而出:偃师人,厉害!

  赵俊青、张从霞分别就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歌颂毛主席丰功伟绩的同时,表达了自己对伟大领袖的无限敬仰,并鼓励与会人员拿起手中的笔,讴歌新时代,传扬新风尚,为中国的更加富强而不懈努力。讲话结束之后,主持人说要搞一个小小的活动,我们稍歇片刻,尚在议论这次会议,忽而掌声把我吸引到正前方,嚯,那不是毛泽东吗?灰色长衫,下巴处的黑痣是那么显眼,“同志们好!”一口湖南腔。“主席好!”台下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我看到几个老太太眼里噙着泪花,瘦弱的两手不住的拍着,上了年纪的老大爷粘着花白的胡须,颤抖着干瘪的双唇,大声呼喊“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莲庄之旅,不虚此行。

上一篇: 《小浪底新貌》     下一篇: 《夏夜偶记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11次 | 联系作者
对《莲庄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