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5-05   共 130 篇   访问量:1626
西岩山——《诗经》里走出的静女
发布日期:2012-05-05 字数:1792字 阅读:1626次
  西岩山,一位从《诗经》里款款走出的静女,青衣素颜,俟我于荒郊,情深意长,赠我以白茅,不以雍容示人,却借清幽寄意。若不走近她,简直难以相信,在市声喧嚣的今天,一处绝佳的清幽去处就在我们身边,一位青草样的少女正倚门回首,切切等待懂她怜她的人儿出现。

  四月,草长莺飞的季节,我们几个乐山乐水的朋友,相约西岩山,相约美人!当车子一路颠簸着走进春天的深处,西岩山,她亭亭玉立在我们眼前。

  仿佛一位天生丽质的少女,通身一派清爽气息,山上的花花草草,恰似少女身上的佩饰;叮咚作响的小溪,犹如仰慕她的情郎,日夜为她歌唱;那些依稀可见字迹的青瓦红墙,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她不语,却让岁月诉说、记忆沉淀——“五七”干校到底来来往往多少人呢?如今,无论煊赫与平庸,是非功过,大概都消失在岁月深处了吧。

  而山,容颜不老,树,年年翠绿,谁能敌得过岁月的磨蚀呢?

  站在这片荒烟蔓草的山坡,心,走了很远,但回来时,依然宁静。那些无与伦比的纯洁与自然,那些如溪水般澄明的景象,真的可以让我们浮躁的心,慢慢安静下来。

  多少时候,我们想宁静却不可得,生活像一个陀螺,由时间鞭打,它就不停地转、转,直到我们精疲力竭,倒下。

  还是抽出一点点时间,留给自己吧,留给思想,留给宁静,留给此生不悔的寻找。

  就像我们,邀三五友,来赴一场浪漫的约会,无论美人是在水一方还是在山的那一边,只有你心存希望,她始终都在我们心中!

  再没有比宁静更让人留恋的了,真愿变成一种颜色,一缕花香,一滴露水,或者干脆就是一幅淡而幽远的水墨画,栖在这个荒烟蔓草的地方!

  美,源于眼睛的获得,悟,源于心灵的获得。

  你看,刚刚下过雨的山坡,翠的可爱极了,野花安静地在路边开放,无论有无欣赏,哪怕仅是游人的一只鞋子不经意地踏过,它也十分快乐。小路也是湿漉漉的,走过,留下一片足迹,似乎证明我们来过。

  援坡而上,视野随即开阔,抬头可见嵩县“八景”之一的“西岩戴雪”。一片苍苍的林木占据大半个山坡,露出的部分果如传说,雪白雪白的,我好奇。远山老师深谙典故传说,一一道来,原来这“雪”不是梅花雪啊,是石头经阳光反射,白的耀眼,远远望去,如一片白雪。

  更让人惊奇的是山上静卧一物,似猪类虎,身形庞大,脸盘端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鼻子高耸,双耳阔大,神态安详。我不禁啧啧称赞,真乃神化啊!众友边走边谈,逸闻趣事,听得我心驰神迷。

  经过一片杏林,见枝头密密匝匝地结满小小的杏子,忍不住摘下一个,咬一口,呀,酸死啦!小时候的味道又来了。

  转过一个小弯,忽见一片白茫茫,视觉上犹如秋季,荒荒的。友说那是芦苇荡,野的。我再次呆住,这里怎么会有芦苇荡呢?真是太神奇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盛大的芦苇,此时,一句诗突然蹦了出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大概,那个等待爱情的男子,就这样在蒹葭苍苍的掩映下,在霜雪将下的秋季,着一袭青衫,望眼欲穿:河对面的佳人,什么时侯才可涉河而来,与我幽会呢?

  我们欣喜地钻进芦苇丛,在一片灰黄的背景下,拍照、欢笑!感觉像是进入凋零的草原,人在其中,有点渺小!

  突然,草丛里一片绚烂的紫吸引了我们,那紫,似是吸入天地精气,紫的酣畅淋漓!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是,它却刹那间开在我的心中!

  我俯下身子,嗅着这些野花,一种尊敬、热爱油然而生:花,不分高贵低贱,色泽花期,只要它开,就是美的,而我们,却有诸多烦恼,如此想来,倒不如做一朵野花,自由自在。

  古往今来,又有多少文人墨客寄情山水田园花草虫鱼呢?蝴蝶与庄子,月亮与李白,渊明与菊,板桥与竹,悲鸿与马-----,他们在岁月的荒芜中显示出精神的繁荣,令后辈仰止!

  

  此时此刻,我突然想起一句诗:“在梨子树下,晚霞永驻”!

  祈愿岁月静好,心灵安宁!

  祈愿西岩山,静女其姝,美人永好!

  2012-5-3

上一篇: 《花草装扮的家园》     下一篇: 《那年高考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626次 | 联系作者
对《西岩山——《诗经》里走出的静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