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魂》--孟先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5-03   共 0 篇   访问量:1000
退职随想
发布日期:2012-05-03 字数:2255字 阅读:1000次
  卸任不到一周,肩上像卸掉千钧重担,走起路来自觉轻松了许多,时不时还想哼两声地方戏。晚上睡觉美梦连连,早上天色大亮还懒得起床,饭也吃得香,而且饭量大增,熟人见面都说我像换了个人似的,无烦无恼无忧愁的快乐日子揭开了我人生新的一页。

  其实我当的并非什么官,只不过是一校之长罢了,只因职务上有个“长”字,好像就与人不同,高人一等,别人把羡慕的目光投向我,我则把善意的微笑挂在脸上,算是礼贤下士的最简单回馈吧,仍然任劳任怨的行使自己的权力,干好属于自己的每一项工作,于心无愧。

  卸任这年,是本命年,上任那年,正好也是本命年,一个虎啸龙吟、鸡鸣狗盗的属相轮番周期飘然而过,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从青丝到白发,额上多刻了几道艰难岁月遗留下的深深皱纹,算是对我工作业绩的简单概括吧。

  应该说学校的工作是平静的,除了单调乏味,没有太多的杂音充斥其中,然而,这方清净的沃土还是沾染上了些许铜臭的味道,职称晋级、评先评优、绩效工资分配,等等等等,诸多关乎教师切身利益的因素不可避免的发生些小摩擦,有时摩擦起电,电闪雷鸣现象时而成为校园的爆炸性新闻,调查,调解,处理,本来不是大事情,就奔着和谐的原则,心平气和的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人生路短,不知不觉中熬走了青春岁月,白发苍苍时回首往事,感慨几多,才后悔不该为鸡毛蒜皮之事大动干戈。金钱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活的有意义,活得自由自在,就是幸福,比什么都划算。

  同事跟我一块卸任,他卸任后的精神状态比我还好,他在跟友人闲侃时说:我早退一年,就有两万元的收入。有人不得其解,问:你还想再谋分职业,挣双工资?他说:不。早退一年我可以多活一年,多活一年我就能多挣一年工资,这一年工资不就是两万元吗?我的同事笑,他的友人笑,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我听说后也笑,笑过之后,我想,同事朴素的人生哲理和乐观豁达的开朗态度,定能健康长寿,其乐融融。

  卸任之后,电话明显减少,偶尔还有上级领导通知会议或者安排工作,想必是他们一时忘了人事已做调整,并非有意捉弄我,趁此机会聊上几句,填补一时的心里空虚,心里也挺舒服的。毕竟共事多年,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少得可怜,有可能是一生的最后一次谈话,想来心里又酸酸的。卸任还让我省却了不少电话费,减少了一笔不小的经济开资。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收入微乎其微,我的工资上涨幅度赶不上物价的上涨幅度,孩子上学工作成家,哪一样缺钱能行?平时,我恨不得把一分钱掰开花,别笑我太抠门,生活就是这样残酷无情。按照规定,我们是没有通讯费的,而信息时代,离不开先进的通信工具,一般教师,甚至在家务农的标准农民都自配了手机,我们工薪族当然也配得起,单位无能力,自己配,电话费报不了,自掏腰包,干工作需要付出,“该出手时就出手”吗?至于那些推销资料的商客,还会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高兴时,趁此聊聊天,然后婉转的告诉他领导易帜,不高兴时干脆关掉手机,图个清静,岂不美哉?

  近日,忽闻网上传闻某某几大罪状的匿名信件,大骇。某某是我同事,在另一个学校工作,我深知他是热心肠,心地善良,工作有热情,乐于帮助人,颇受欢迎。自己聪明好学,业务能力强,学生家长久闻其名,也很和他谈的来。我理解老百姓说的“人无完人”的哲学道理。同事在说话上,尤其在安排工作时丁是丁卯是卯,有时不给人留情面,不免会得罪人。这次我退职,他单位的一把手也退职,他可能是合适的接班人选,但最终没有如愿以偿,原因可能就出在那则网传新闻上。我专门找到那则内容,从前到后细细的看过一遍,不禁为造谣诽谤者的良苦用心所触动,真想揪住肇事者的头发痛打一顿,以解久怨之气,因为网传内容都是些子虚乌有的骗人勾当,这一些,在职人员都能证明那些编造出的谎言的可恶性,而这些谎言一上网络,便像长了翅膀在网上大肆传播,网友们谁能辨别真伪?宁可信其有,决不信起无。对某某的“罪行”深恶痛绝,你说冤枉不冤枉?读过马克吐温小说《竞选州长》的人都知道正义的竞争背后藏匿的那些乌七八糟的鬼东西,恶意中伤可能成为毁掉一个人前途的桎梏枷锁。在错综复杂的大千世界里,一个在工作中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勤奋耕耘的人说不定他的前进道路上会有别人给设置的陷阱,在你猝不及防时不知不觉的落入其中,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叫你有口难辩,有力使不上,最终窝死他手,悲哉!近来听说网络实名制之说,我是盼望将造谣者绳之以法,省得他在社会上招摇撞骗,惹是生非,还社会、行业一个干净的环境。

  卸任后,有人埋怨我过于自谦,何必早早提出退职申请。真是咱的年龄偏大,或是咱无力领导一个团体?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我知道那都是徒劳,毫无意义。也有人对我的主动退职大加褒赏,说我姿态高,有远见卓识。不管他人作何评论,我始终认为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笃信,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历史是一面最好的镜子。

  卸任后,不再为唧唧我我的烦琐事老神费力,可以静下心来读几本书,和文友们聚聚会,饮酒赋诗,邀几个朋友走山串岭,领略自然风光,包揽古迹名胜,甚至好运来时应聘到哪个单位,谋个别样的工作,岂不快哉?

  卸任了,心安了许多,也遇到了许多棘手事情,慢慢化解吧。

  总归,无官一身轻,也许是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如是,更好!

上一篇: 《啊,桐花》     下一篇: 《花喜鹊
责任编辑:邓世太 | 已阅读1000次 | 联系作者
对《退职随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