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4-25   共 130 篇   访问量:1402
花草装扮的家园
发布日期:2012-04-25 字数:1539字 阅读:1402次
  阳光温暖,草木青青,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田埂上,任回忆走远。

  这条田埂很暖、很暖,不只是因为春天来了,它不得不暖,而是,在我的叹息声中,它正缓缓朝我走来,走的时间不短了,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

  在我安静的迎接中,那些属于草、属于爱、属于童年的一切暖,在这个春天,铺开了许多细节。

  首先浮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棵树,一棵高大的白杨树。它长在水边,歪着身子,夏季来时,枝叶婆娑。那时,我常和奶奶在树下纳凉,奶奶靠在树上,一边用蒲扇扇着小飞虫,一边掀起衣衫,露出粗糙的后背,让我给她挠痒。奶奶说,辉妮子的小手挠得舒服。

  阳光透过不断晃动的枝叶,洒在我和奶奶身上,有种虚幻美。玩累了,我就躺在杂花杂草铺就的土埂上,奶奶拽一顶荷叶盖在我脸上,嗅着清香的花草气息,一会就能入梦。

  梦里,是奶奶种的西瓜熟了,又大又圆!

  我和奶奶安静地享受这样的时刻,觉得一切都是自然的,纯粹的,那么多植物,那么多鸟,那么多虫子,那么多行动或静止的事物,我现在还怎么想得出名字呢!

  花草装扮的家园,是永远让人留恋的家园!

  时光在漫溯,我的记忆里又出现了一片青青菜地。

  那时候,爷爷奶奶身体还硬朗,种着一亩多自留地。夏天,会种些西红柿、黄瓜、豆角等,尤其不能忘记种的是西瓜。

  瓜秧还没扯满地,已经有一个个小西瓜从叶子里探出头来,像一个个可爱的孩子,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

  一放学我就跑地里看,西瓜长的可真慢呀,天天看,天天觉得它没变大,我不禁懊恼,它怎么比我长的还要慢啊。后来,我干脆和奶奶一起睡在瓜庵子里,心里全是西瓜。

  夏夜,我和奶奶坐在茅庵外看天空看星星,天空墨蓝墨蓝的,深的不得了,满天的星星点缀其间,一闪一闪,冷不丁还会有颗流星坠落。

  田野里真静啊,静的连虫子的叫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偶尔从村里传来几声狗叫,可我并不害怕,因为奶奶搂着我,给我讲过去的事情。

  如今,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人间,田也分给了别人,哪里还有过去的影子?可我还是固执地寻找着,寻找属于我的童年,我的梦。

  田埂依然如故,春来它绿,秋来它黄,它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那个慈祥的老奶奶?那些青草一样的成长故事?

  忘了就忘了吧,但于我,却是永远的牢记。

  我牢记我的家乡,牢记哪里有一眼淸泉,哪里有一堆石头,哪里有小鸟的窝,哪里的草儿,牛更爱吃,哪里的杏树,曾在我们的洗劫下“哗啦啦”掉下一衣兜的杏-----。

  举目望去,在田野辽阔的怀抱里,我看见一只小小鸟,站在一朵油菜花上打量春天。这个阔大的春天是不是让它不知所措?鸟是这个季节的细节,而我,为这个细节的生动而愉悦。

  为什么五月的石榴饱含忧郁?为什么五月的河流梦想出走?五月的候鸟啊,它受了重伤,从此,飞不出家乡的山野。而我,正是那只鸟,徘徊在梦中的家园,寻找一丝安慰,一种寄托,一份情结。

  爷爷奶奶和土地一起睡去,却又在这个春天一起醒来,我是被他们滋养的一滴水啊,我愿意在雨中,朝向牵牛花和地丁花的花心,回归家乡!

  一片时光的花瓣,又坠入昨夜的梦中了吗?那颗最亮的星,一定是奶奶的眼睛,她望着我,盼我回家。

  花草装扮的家园啊,在你面前,我已经失语,只愿我的爱恋永存,虽不言语,却深情依旧。

  2012-4-25

上一篇: 《心醒来春已半》     下一篇: 《西岩山——《诗经》里走出的静女
责任编辑:邓世太 | 已阅读1402次 | 联系作者
对《花草装扮的家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