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3-31   共 120 篇   访问量:1107
村里事(组诗)
发布日期:2012-03-31 字数:2327字 阅读:1107次
  1、罚款总结

  

  她不会说话,但她知道

  春麦男人一样需要亲近

  

  他给驴喂草时多出了一只眼睛

  那园蛋蛋,棒紧棒紧的屁股

  在他目光里摇晃的心潮浪高

  

  把驴套在车上,却拴在树上

  一个上午驴急的秃噜秃噜地直打喷嚏

  不管去死,去美,反正把式没有去拉砖

  

  不停吭哧吭哧调整着姿态

  温柔的阳光和碧绿的麦苗

  在摇金洞外有层次地东倒西歪

  她心里很清楚

  投放盐和糖的比例

  

  几天之后调解委员找到了他

  手中的砖飞落在脚上

  他的惊叫,是驴的后蹄子

  使劲地踢着车杆

  不清楚被罚原因,调节委员

  没有给他说的太明白,只以为

  那天放驴的时候,它偷吃了麦苗

  

  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个月的运输,才能捞回成本

  用鞭子使劲,边抽边打边数落

  奶奶地草和麦苗吃着不是都一样

  人吃烤红薯和吃煮芋头

  味道有啥区别?哼!

  

  2012.3.16.

  

  2、村前的跃进渠

  

  头天就下雪了,白茫茫

  仿佛一张白纸无法着笔季节的摧残

  冰薄,简单的像一层意思

  蒙着水面。王家二蛋娃子没有读懂

  就装作深沉,“噗通——”一声

  挣扎在古汉字里。有关“噗通”

  李掘最清楚

  分明他往跃进渠里瞟了一眼

  露着头的王二蛋

  我仰脸走过,斜视着他,在

  水里哈赤哈赤,像浮水过河的狼狗

  

  贫下中农的后子不救贫下中农的后子

  我干嘛要救?救不救,我爷爷照样

  打扫雪地,照样挨批,买柴火交给大队

  拥军优属。一路和陈老总

  走进上海的伯父都管不了这些,头上的

  五星气的锃亮锃亮地发红

  

  至于王家二蛋,被谁解救上岸

  这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摇晃着六十岁的童车

  逍遥在村头广场,着实比他

  掉进跃进渠前后年限

  要阔绰的多

  

  2012.3.12.

  

  3、公路拐弯处

  

  我断定,他是从某个工地上

  捡了一担水泥袋,在路边休息的

  用大襟扑扇着,借来廉价的风

  布满灰尘的脸奔走着汗水,像

  从泥石流里抠出的古玩

  

  之后,一只手按着膝盖

  试图起了三次,山脉一样饱胀的青筋

  竖在他的前额

  使他的动作显得悲壮和沧桑

  

  公路拐弯处,一排办公大楼

  遮着了我的视线,只能听到空调声

  苍蝇一样嗡嗡直叫,仿佛

  围着一块变质的后臀肉

  一辆辆轿车飞速通过

  车只有灯,没有眼

  我只有眼没有灯,明理的

  上帝能原谅它们

  就不会原谅我

  

  一天,一队送葬队伍里

  一个人,一只手拿着两根哀杆

  一只手抱着的那幅相片

  咋看,有点眼熟……

  

  2012.3.13.

  

  4、病

  

  医保没有烂漫的时候

  你就是抢劫犯

  丈夫和家人的戍卫

  阻挡不住你疯狂的掳掠

  她的家成了一个洞

  拮据的鼠横行在里面

  上帝的拣选

  是看中了你的强悍和她的顺服

  

  正是由于你

  她丈夫忙碌在日子财主的皮鞭下

  为温饱扛长工,为活着做短工

  半夜鸡叫,把半个世纪月色搅乱

  盼望着再有一支红色队伍

  从雪山中走来……

  踏平60年慢慢路程

  将那面旌旗早早地,能

  提前插上2009年那天迟到的黎明

  

  2012.3.14.

上一篇: 《小弟风波》     下一篇: 《村庄街道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107次 | 联系作者
对《村里事(组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