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7-17   共 130 篇   访问量:2852
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
发布日期:2011-07-17 字数:1229字 阅读:2852次
  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

  五百年,年年笑靥如花,期待你的到来;五百年,堆叠万丈愁烦,期待你的安慰,如今,禅意已明,醉意深深,我想,是该寻你的时候了。

  路上,想象着你的容颜——一池青碧的圆荷、一缕绕岸低徊的暗香、一朵娇羞躲闪的花儿,不禁心神俱动,那该是怎样摇曳的情,怎样醉人的态呢?

  目光越过苍茫的水雾,触到一片迷蒙的墨绿,满以为是田田的荷叶,亭亭的玉茎,却不料,扑入眼帘的,竟如此柔弱、衰残——半池绿盖半池泥,半池枯叶半心开。

  心疼!

  这荷,绝不是我期待中的模样,难道,在这样一个热烈的季节,它的青春已然消失,它的风姿难再企及?难道,这就是我等了五百年的知己红颜?

  怅然立于岸边,目光不觉有了泪的成分、疼的意念。

  想象有多美好,真实就有多残酷。

  一阵微风,浮香弥漫,荷的风神终于将我唤回,我居然羞涩愧疚,大概是期许太多,才这样兀自伤怀吧。

  然而,我还是愿意走近它,尽管那一池荷花,大半已委地贴波,楚楚可怜,而那天生一派含蓄宁静之美、颓唐之韵,却散发出不可抵挡的魅力。

  我想,我们都应该静下来,与荷对话,用缄默代替浮躁,熄灭冲击我们灵魂的浮灯,做一朵安静的莲,做一个恋世的人。

  你看,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有着多么深沉的智慧。它的美是安宁的,又是风情万种的,你来看它,它是美的,你不来,它亦是美的。即使枯了,成了一株枯荷,也要留给夜雨,打在身上,听在心头,反倒有了三分诗意、七分禅意。

  霎那,我心释然:来了,不过是寻一个前世的梦,梦太遥远、太绚丽,以至于初次相见就产生隔世的恍惚,那措手不及的疼痛,皆因命里注定,或许,无缘的我,不是来的太早,就是来的太迟吧。

  迟了就迟了,总算没有错过相见,那腕下的一朵该是我的前世,它羞涩地含苞、低眉,姿态楚楚,期待怜惜,那是一颗多么纯真的莲子之心啊,可又有谁知,它难以解开的丝丝入扣的爱恋呢?

  一个从苦地上走出来的人,心里不可能不苦,可是莲,它说过什么吗?它永远那么冰清玉洁,亭亭净植,月晓风清,唯有沉静。它代表一种品质,一种美,那些被水淹没的无穷相思,正等待上帝的手轻轻抚慰,并且坦言:从今有雨君需记,来听萧萧打叶声。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李清照笔下的荷更具情义,仿佛那荷就是心上人,轻解罗衫,独上兰舟,眼睛潮潮地呼唤:朝思暮想的你啊,为什么还不到来?无人回答,只有一轮晕黄的月、一阵散淡的风、一怀梦已阑珊的意绪罢了。

  失落的莲子啊,错过的缘。今生已矣,来生可待,假如你要,我情愿再等五百年!

  2011-7-10(七月九日与众文友观荷有感)

上一篇: 《青葱岁月烟尘事》     下一篇: 《今夜,我们与“扫花”同醉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852次 | 联系作者
对《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