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1-10   共 130 篇   访问量:1903
让人噤声的村庄
发布日期:2011-01-10 字数:1939字 阅读:1903次
  寂然凝睇,大野茫茫!

  灰黄的草,灰黄的树,灰黄的村庄!灰黄,似乎是这个冬日特有的色彩,它像一个披着灰黄棉衣的垂暮老人,低着头,在清冷的太阳光下,蹲在墙角,想那些遥远的过去。

  而冬天,本就是一个让人思索的季节。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季节,我想,我们所能做的不仅仅是捐款、送棉衣、献爱心,这些冠冕堂皇的事情谁都可以看见,关键是我们更应好好思索——怎样挽救贫穷,怎样唤醒沉睡的土地,怎样唤起我们的良心。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上升,上升!山下的影子却愈来愈模糊。孩子兴奋又紧张地说,妈妈,我怕。朋友笑着鼓励她,怕什么呢,你看这景色多美!你看见了什么?哦,我看到了,看到了书本上的东西,什么?书本上的什么?你看,一环一环的!哦,孩子,那就是梯田!是辛劳的人们依地形而开辟的,是为了生活而开辟的,孩子似懂非懂地听着。

  儿时的记忆,忽然间就被女儿天真的话语唤醒。那时,也有破衣烂衫的人,也有看得见天的土瓦房,也有枯井。可是,我的家乡早在我的记忆里褪了色,那些消失的贫穷,恐怕已有几十年了。而现在,这里,居然还有这么贫穷的人。

  请看这样的画面: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和三十多岁的哑巴儿子住在岌岌可危的土房里,当他的面前突然出现那多人时,他变得不知所措,茫然地看着这些城里来的人。不会端茶递水,不会说谢谢不会让坐下,因为没有凳子可坐。这个满脸沧桑的老人看着一堆捐献的棉衣,捏着贰佰元爱心,只会流泪,只会说一个字,好!好!

  你还可以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大妈,看见她用干枯的手擦拭通红的皮肤,可以看见只有麻皮袋做褥子的床铺,用砖头做成的枕头,和土墙上挂着的玉米片子,在冬日里瑟瑟发抖。

  老村,老树,老人!高高的岭上还有一口口水窖。

  这些画面,让我这个异乡客唏嘘不已。

  -------

  朋友看见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走来,忙问有钱买过年的衣服没有?嘿嘿,那女人只会笑,给,给你钱,让你儿子给你买衣服啊,女人听了,一蹦一跳地走了。一会他又扭头对我说,明天我再给他们送一条褥子来。

  女儿不常去乡村,见一头老牛在拉车,激动不已,非要和老牛合影,而牛的主人——一个憨厚的庄稼汉居然说甭慌,甭慌,让我给牛梳梳毛,弄干净些。

  翻过这道岭,来到另一个屯,爱心在传递,温暖在蔓延。而我心头,总觉沉重。回头看看稀稀落落的破房子,是那样的无奈。

  我想,总会有让我们安慰的事情出现吧。

  到了一个阳光堆积的旮旯窝,看见两个女人在抿葛白,她们说可以给孩子做棉靴。还有一个女人在剥黑黑的桐油子,说可以熬油。正在玩耍的五六个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那眼神真是太纯净了,那渴望也真是太感人了。他们没有玩具,没有游戏,有的是泥土和太阳。但我想,泥土和太阳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珍惜并钟爱的,大概多少年后,这些孩子也会想到正是泥土和太阳,让他们有走出大山的勇气。

  村长在院子中央燃起了树疙瘩,我伸开双手,承接它给我的温暖和光亮,以及飘起的烟灰。在没有比这更让我感觉温暖的了,这几日梦想的“围炉夜话”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是我没有想到的。

  中午就在村长家吃饭,三十多人,一人一碗捞面条,没有菜,只有蒜汁。我们围着火盆,或站或立完成了一顿午饭。所有人都没有说什么,有饭吃已经很不错了,孩子也吃的津津有味。这样的幸福是我们在城市里难以体会的,那些城里人所谓的孤独寂寞幸福指数低等等抱怨,现在想来应该是有病无病的呻吟,就像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或者是守着清冷的摊子,仅仅是虚假和轻微的孤独,比起贫穷和苦难,实在汗颜。

  所以,对这些村庄,我们只有噤声。

  假如土地是诗篇,那么在土地面前,诗歌是哑巴,文字是哑巴,我也成了哑巴。我多么期待祖祖辈辈侍弄的黄土地啊,你不再贫瘠,奉养我们的父母啊,你不再贫穷,你要智慧,你要丰满,你要要留住更多的男人和女人,以及孩子和希望。我们无力改变什么,我们只是一粒微小的沙粒。但是,只要有爱,冬天就不寒冷,只要有爱,生活总会好起来。

  虽然生活永远都是沉重,但土地永远忠诚可靠,

  日子老了,剩下落日;岁月老了,剩下皱纹;人老了,剩下活着,我们活着,剩下的就是希望。

  我相信,阳光总会在荆棘之上爆响季节独有的明媚。

  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2011-1-8

上一篇: 《爱上你的味》     下一篇: 《清浅一梦待君至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903次 | 联系作者
对《让人噤声的村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