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那一边》--卷单行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1-11   共 0 篇   访问量:1825
截图
发布日期:2010-11-11 字数:1466字 阅读:1825次
   一 古稀老太

  这几日秋雨纤细,织出雾样的天幕来。某个正午,在家中收完朋友传到邮箱里的图片后,我匆匆撞进那雨幕中。就在小巷尽头的转弯处,抵连主街的空档之间,开着一家旧家俱店。店门用旧木板搭成,可见青苔朽疤,木屑瑟缩。走过去后,我不禁回头望去:一位古稀老太,着一身蓝布衫,右手半向平伸捏几朵野花儿,正迎上我的目光。

  老太不是很高,佝偻在一张矮小的旧竹椅子上,面对那扇被雨润湿的旧木门。背后一栅灰尘浸透的草木。草木也有绿色,只是黯淡无光,夹杂着烟盒纸屑,也杂陈着老太手中那一点嫣红姹紫的花儿。

  老太并不在意我的凝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看见了我,或者只是看见了我身后雨幕里的世界。那一种疏忽的冷漠,直钻进我的心里去了。我拿出随身的相机,又放了回去。我无法用这种方式来打扰生命,来记录岁月。古稀的老太,雨湿的白发,佝偻的坐姿,还有那几朵秋花……。

  每个生命都鲜嫩过,如婴儿咿呀的声音般鲜嫩;每个生命都多彩过,比晨曦或晚霞更多彩;每个生命都会老去,老去的不仅是容颜,还有目光,还有一同来到,一同离去的岁月。

   二 多伦路

  二十四号,又要进考场了。为了确保能找到那个考场,今天十一点十五分,我去“踩点”,从八号线的曲阜路出来,找948,找啊问啊,问啊找啊,十五分钟后,终于立在那狭长的站台上了。等啊望啊,望啊等啊,半个小时,948终于来了。

  这是一条僻静的小路。小路两旁遍植梧桐。想来那梧桐年岁已高,叶繁枝粗。风一来,叶子沙沙做响,阳光在步道方砖上跳来跳去。梧桐秋叶黄日影,重楼雕窗裂风裳。行人回首眸光停,去与不去看天晴。梧桐的叶与荫层叠交错,遮蔽了校门外那和短短的路。但见落叶随风移动,树影斑驳陆离,几无车辆,甚少行人。一时间,疑是到了闹市以外,山谷之中。就想起多伦路来,是否也这般静寂安宁。

  其实,路与路岂能尽同,人生与人生岂能一样。不同的人生,相遇在一条路上,而这一条路却总会转弯,总会有尽头,总会连接到另一条路上去。于是,那相遇就转了弯,到了头,各自又有了相遇与别离。

  

   三 天池洗月

  每天晚上下班时,夜已合幕。总会抬头看看天,看看有没有星与月,有没有云与风。天色常常暗蓝,云彩常常灰白,月亮常常孤孤单单,星常常闪闪烁烁。

  今晚似乎有些不同。一望再望,停下来在喧嚣的路边,再望。天空宛如倒置的平湖,湖水宁静,一碧如洗。云彩堆叠如坝,恰似长白山天池岸上长年不化的积雪。月已半圆,懒洋洋沐于池中,时而风乱鸦鬟,时而水摆香肌,当真是“温泉水滑洗凝脂”,却不知侍儿扶起时,会否“娇无力”呢?

  其实,月还是昨日的月,还是昨年的月,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月。只是“江畔年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今夕是我望月怀人,明日又是谁望月念我?终归是水流花落,月睡星沉,人去楼空罢了。

  假如我说,我很想念……谁会知道我在想念什么呢?没有人会知道,这就是相同的岁月里,相同的生命里,相同的路上,不同的思想——我以为我不说你也会知道,实际上,你却早已忘记曾经相遇在哪一段路上……。

  

  

上一篇: 《如何选择》     下一篇: 《传说与沙漠
责任编辑:高旭光 | 已阅读1825次 | 联系作者
对《截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