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0-23   共 130 篇   访问量:2328
爱上你的味
发布日期:2010-10-23 字数:2740字 阅读:2328次
  安然始终相信,男人身上应该有一种味!谁会相信,让她迷恋不已的,却是烟草的味道呢?

  在一次联欢晚会上,安然一下子就被一个男人吸引了。当她的目光无意落在一个角落,正看见一张近乎完美却冷峻的脸。灯光灰暗,烟雾弥漫,安然想,这样一张心事重重的脸,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她总爱这样猜想别人,这是她的坏习惯。

  周围是那样的喧嚣,可他是安静的。缓缓上升的烟雾有一下没一下地漫过他的脸庞,更增加了他的神秘。她定定站着,凝视他,而他,浑然不觉一双眼睛的存在,只沉在自己的思绪里。

  她的心事就这样在凝视中一点点被唤起。突然,一个张着翅膀的女孩向她飞来。安然知道,这个男人复活了她的记忆,梦的羽翼开始煽动,安然有种想走近他的冲动。

  这是杜白第一次留给安然的印象,鲜明,深刻,无法抗拒的魅力,似乎等待了几世轮回,一扭头,蓦然发现,原来他在这里。

  后来,杜白成了安然的朋友。

  今晚,是安然和杜白的第三次约会。

  在空旷低迷的园子里,安然静静地坐着。深秋的夜晚,凉意已是肆无忌惮,透过车窗缝隙,丝巾的孔儿,凉沁沁地在她脖子上绕。杜白为他放着一曲曲经典老歌,她就不停地听,不停地听,直听得回肠九曲,缠绵悱恻。她的“小芳”时代,她的做梦时节像一幅画一样渐渐呈现在眼前。

  安然不能言语,她怕说出任何语言都是绵软无力的,只剩下溢眶的清泪,在秋夜里啜泣。而杜白,正默默地为她抽烟,安然曾说,请你为我抽一支烟吧,杜白看着安然的眼睛,岂止一支?为你抽一生的烟都愿意。

  此时的杜白,完全沉醉在烟中。狭小的空间里,烟草淡淡的香味,将安然包裹,她只觉晕眩,仿佛是一种迷药,正一丝丝渗进她的皮肤和灵魂。

  渐渐地,她想飞!灵魂想飞!她伏在车前,头抵着挡风玻璃,将眼睛轻轻闭上。是的,她要来完成一个夙愿——请一个喜欢的男人为她点燃一支烟。

  不知过了多久,杜白叫道:“安然,安然?睡着了吗?”

  “哦-----没有。”

  仿佛一片叶子被吹到天空,飘了很久又悠悠落下。安然睁开眼睛,看到天空深蓝深蓝的,幽远神秘,有一种看不透的魅惑,如眼前的杜白,在暗淡的灯光下,眼中闪着柔和的光。他在微笑,可是这笑是从嘴角边上漏下来的。

  “安然,不是要给我讲烟的故事吗”

  “那——你保证,不能向别人说,这是秘密”

  “我以人格担保,请放心!”

  安然慢慢地说起过去,说起一个梦。

  “小时候的记忆,只有一组镜头而已,就是拿根火柴,殷勤地替爸爸点烟。看着爸爸累了之后的放松,我觉得烟真是好东西。他吸的是那种自己卷的烟,很粗糙,很呛。可爸爸爱吸。当我替爸爸切烟,看着一只只白色的烟骨碌碌滚下来,我好高兴。后来爸爸死了,我的记忆就断层了。

  但是迷幻一样的热爱只是藏在心里罢了,它并没有消失,只是在等待机会。

  大学毕业那年,我去医院洗牙,当医生俯身给我检查口腔时,一股好闻的烟味钻入我的鼻孔。瞬间,我很迷惑,有种极舒服飞感觉,晕眩,想飞。我睁开眼睛,看到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大夫,穿一身的白衣。”

  “哪个大夫他------”杜白似乎很担心。

  “他微微震惊,盯了我一眼,就用一个钳子摆弄我的牙齿了。”

  “后来,我走出医院,感觉满医院都是好闻的烟草味,而不是药水的味道”

  “很神奇,你!”杜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其实,安然很想告诉他,因为这个隐秘的爱好,从她邂逅他的那个晚上起,她是怎样费尽周折接近他。包括今晚这一场约会。

  “你,似乎有点病态”杜白突然说。

  “或许吧,我不可自拔。”

  “告诉我,你是喜欢吸烟的男人,还是烟本身?”

  安然一时无法明白,自己到底是喜欢吸烟的男人还是喜欢男人手中的烟。

  “不清楚,兼而有之吧,或者更多是烟本身。”

  今夜,山在,水在,安然在,杜白在,更重要的是,烟在。所以,安然很欣慰,关于烟的梦,终于有了归宿。

  杜白问;“安然,要不要尝一尝?我教你。”

  “不要,请你替我。”

  杜白似乎明白了,安然要他替她,做她喜欢做的事,因为现实中,她无法实现这样的梦想。杜白借着微光,重新打量这个女孩,他发现,安然的确是静的。

  “你在怀念什么吗?初恋情人?烟?”

  “没有”

  “我只是迷恋,你放心,我不会怎样的,请你帮我。”

  杜白呵呵一笑,郑重地抽出一支烟,点燃,吮吸。安然出神地看烟在他手中明灭,那张俊朗的面孔终于从想象里呈现在眼前,她好想去摸摸它啊。但是,安然只是闭上眼睛,享受难得的飞翔。她想一直这样沉醉,哪怕死亡!此时她是漂浮的,她快乐地想飞,想歌唱,想哭泣-------

  灯,倦了,河水睡了,秋虫不再呢喃,而他们,却醒着,醒着的人怎么可以随心所欲呢?

  “安然”杜白叫。还没等她睁开眼睛,一阵浓郁的烟草味扑面而来,一阵温暖扑面而来。杜白俯身下来,轻声说:“安然,好闻吗?你闻一闻我的烟草味。”安然想回答,又什么也答不出,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要答应,不要答应,否则,你就成了他的俘虏了。

  然而,这些混乱的思想并不听她的指挥,犹如魔瓶,一旦打开,难以将欲望收回。安然还是忍不住用手轻抚他的脸颊、头发、嘴唇,当热情传递给她时,她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哭了起来。她不停地蹭他的脸颊,而他只是拍着她的背说:“我知道,我知道-----”

  奇怪的是,安然想象中的面孔该是骨感十足,而杜白的脸颊,却极为柔软。她甚至不晓得抛了多少眼泪,把他的脸涂的乱七八糟。

  黑夜是沉的,安然是上升的,在秘密的旷野郊外,安然明白,自己的形态是花,是醉。

  就这样,选择一个夜晚,安然完成了一个心愿。当手机铃声响起,他们握手告别,平静地归家。

  回来后,安然在日记扉页写到:如果我被怜惜,我将是秘密原野里最狂野的风暴,却以安静的姿态,等待你俯身深嗅,轻轻问一声,好闻吗?烟草的味道?

上一篇: 《千里明月相思寄》     下一篇: 《让人噤声的村庄
责任编辑:阿木 | 已阅读2328次 | 联系作者
对《爱上你的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