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8-22   共 120 篇   访问量:1722
葡萄园里野性的爱,拧干八月的酷暑(组章)
发布日期:2016-08-22 字数:2187字 阅读:1722次

21-44-17-thumb.jpg



八月。葡萄的心思像竖排的繁体宋词,长短不匀。

细雨一样,密集的左右读不懂……

阳光在头顶上,黒里透红,红里泛着一丝丝的白。

隐忍的心,涨满十里热风。渴望牵手苦瓜,黄连走过盛夏。

提篮子的、手拿剪刀的、在身边走过的采客,把步声一一卷走。

谁懂得仁,在时光里会翻出哪瓶陈年的酒?

事物的表面和它的本质,有着不言的秘密。

真情依靠理解,理解依靠真情。扣的脉络不再是一个结。

照片里的密度,亮度,角度,美丽不能当真。

点燃养眼的景色,摄影家都是一把老手。





一场雨过后。大地清新,我也清新。

有一种穿透力叫光芒。又一场雨过后对自己新的布置。

葡萄的剔透不在于本身,而在于时差。

其实,那还是它,只是不在一个时光段。

因此,时差是一个资深骗子,和摄影师一样,有着丰厚的城府。

尊重现实,违背现实。一个地地道道的可爱的妞。

相信他,你找不到北,不相信他,还找不到北。其实,北就在北边。

除了背叛,谁去告诉你?

在园子里的葡萄。雨后和雨前,它的本身反映出两种不同的概念。

读懂我,就读懂了生活。

茶水是品的,渴不渴要常饮。

酒是魔鬼,越透支越逞能。本性。



我与晚霞平行,葡萄与我平行。三点一线。

我就是我。此刻,我就成了夕照里紫里透着黄,黄里透着红的七彩恋歌。

是不是因我,醉倒了成片成片摘客?惊喜声,尖叫声一摞一摞,砸晕谁的头?

八月的热,成了摘客们顾不上调教的宠物,任由它施虐和称霸。

一些偶尔伤及的无辜,把怨恨流放在八月。

应该走着采着。篮子的满盈,使剪刀太锋利。不责备自己乱了方寸也乱了心。

苦苦寻找,能遇上一个对调的兰花花,邂逅在同等仓里。



时光就这么短暂。迈出一步或停留一步,都是对生命的消耗。

游戏的规则就像历史,在刀光剑影中生生死死。

想着想着,汗湿透了衣衫。顺手撩起黏在额前的乱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挂在枝蔓上的葡萄。

它变成了黑色的。一串一串都是黑色的。夕阳落下山岗。

照片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摄影师就是世界上最大骗子的母体。

在他们的手里,瞎好只是一个动作。

葡萄有甜的,有酸的。这张日历确定挂在那天,谁都翻不动。

时间长了,甜的会变成酸的,酸的会变成苦的。我要说的,自然都有一个保鲜期。

园子里生长着野性的爱,只有她能拧干八月的酷暑。




七夕,总是花开八月。

上帝同样把银河划在人间。只是不知道她手中的金簪下一步正瞄准谁的头顶。

人在大街上耍猴子,其实,猴子也是也是在耍人。角度是认识问题的根本。

夜,是白天的休息室。星星眨巴眼睛示意,放慢霓虹灯缠绕的脚步下凌乱的分贝。

谁,长夜不眠,思忖怎样打开第一道黎明的大门。

从地上飞起的牛角,卡着银河旋转的时速,把良机的雪片,当成广寒宫的梅花。

走出园子的那个人,能否到启明星掉进银河里溅起的浪花?

快快从冰箱里取出葡萄吧,放在阳台上解冻,然后,归还给东方的红霞。

使祈祷,把它带给两岸冤深寂厚的两颗星宿。




酷暑,翻腾着卷走了。我向她一次次地呼喊。左手拿剪刀,

右手提一串葡萄,在藤架下一动不动的分明就是她啊!

那个姿势多少年前我就熟悉。仿佛从北边吹过来的阵阵冷风,呛噎着我。

八月,每年都要按时到来,即便是绕道,怀里依然揣着返程的示意图。

心里每一次溅起的波澜,都要打湿昨天的光景。

葡萄藤下的浪漫剧情,使我亲手构建的骗局。

它不但欺骗了岁月,也同样欺骗着我。

扛着相机,我站在八月的葡萄园。想着长短不匀,细雨一样密集竖排的繁体宋词

何时,得到一把破解的红雨伞?





2016.8.5.


上一篇: 《南山花》     下一篇: 《那年,穿梭在龙池曼的雨季(组诗)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722次 | 联系作者
对《葡萄园里野性的爱,拧干八月的酷暑(组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