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5-27   共 175 篇   访问量:1210
学生,学生
发布日期:2016-05-27 字数:3625字 阅读:1210次

  从教近三十年了,所遇之学生伙矣,每一年少则六七十个,多则八九十名,用保守的数字估算,怕也有两千来人了吧。犹记刚毕业那些年,学生下课即尾随至住室,对刚毕业的教师们众星捧月的情景。那个时代,民风淳朴,学生接受信息的渠道又少,孩子们的心灵要单纯得多,质朴得多。学生们还帮我种过菜,打过煤球,过完星期天返校时,有的学生还曾捎来过青菜,萝卜,番茄,要么是苹果,甜瓜之类,完全把我当做了他们至亲至爱的姐姐。那个年代,做教师的幸福指数是蛮高的,虽然收入微薄,虽然在世俗者眼中,教师的职业是多么卑微,但是至少在学生心目中,你还是他们乐于仰视甘于追随情愿聆听你教导的人。窃以为,那些凭教师的一颗爱心就彻底改变了一个差生的教育神话,怕只有在这样的师生关系中,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才会产生吧。

  在这二三十年当中,每一年的学生大致都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上等生成绩优异,或聪颖懂事,或刻苦勤奋;中等生乖巧安静,文明有礼;下等生大多活泼好动,但也随和礼貌。这当中也会有那么三五个学生,虽然极度厌学,自制力相对差一点,但课堂上尚能遵纪守法,最起码基本上尊重教师,不影响其他学生的学习。

  以前曾看过反映美国学校课堂生活的影片,每每看到课堂上学生公然和教师顶撞的情景,看到教师讲课时,学生或站或坐,或吃零食,或东游西逛,或大声说笑,完全无视教师的存在,相形之下,深为自己所遇学生素质之高而庆幸。没想到在不久之后的今年,我也和与美国影片中类似的一群学生们相遇了。

  今年和我搭班的班主任是我校八年级最拔尖的班主任,她上学年刚刚被评为市优秀班主任就是证明。加上年级主任刘老师担任数学课,教学成绩一直不错的我教语文课,开学伊始,我们这个班被所有熟悉情况的人公认为是今年为数不多的组合比较棒的班级之一,于是,教师子弟蜂拥而至。同时,由于班主任是铁腕级人物,所谓的问题学生也往班里分的相对较多一些。特别是其中有一位学生,能言善辩,个性鲜明,敢当面和校长公然顶撞,学校的任何人都难入他之法眼,上初一年级时就名震全校。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年级领导斟酌再三,把他也放到了我们铁腕班主任的治下。

  开学第一节课我就明显感觉到这班学生与以往的学生太不相同:教师在上面宣讲新学年的相关规定,刚到一个新班级的学生们不是像往年学生那样侧耳倾听,而是嘤嘤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当你凝神观望时,下面倒也一个个正襟危坐,风平浪静,当你重新开口讲话,他们虽然还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态,嘤嘤之声又起。强调再三,嘤嘤之声暂时断绝,不久旋又死灰复燃。声音倒是不大,但切切嚓嚓令人心烦,仿佛下定决心要给你的讲话声伴奏一样。

  多半年下来,几乎每一个任课老师和学生之间或多或少都发生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小插曲,见面提起学生都会大摇其头。班主任的一世英名,任课教师的一世清誉,似乎都被这届学生涂抹了一番。学生渐渐分化为不同的类型:有饱食终日型,自得其乐型,我行我素型;还有喁喁低语型,以笔代口型,灵魂出窍型。令人庆幸的是没有全军覆没,尚有出泥不染型的学生令任课老师们看到些许希望的曙光,加上后几种类型纯属前几种类型特别是第一种类型濡染所致,尚属可转化类型,还能令人思及此处略感欣慰一番。

  饱食终日型的学生,达十几人之多,课堂上他们很少拿出课本,即便你帮他拿出来,再帮他翻到具体页码,转身他就会把书合上了。时日一长,他们的课本大多都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他们极度厌学,课堂上变着花样玩耍,甚至兴风作浪,声浪频频,严重影响到了教学秩序。你如若上前制止,他们也会调整姿态,安静下来,但过不了几秒钟,就又旧病复发了。课堂上时间有限,没办法牺牲掉授课时间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如若训斥他们几句,大多时候他们会当场顶撞的。如果打电话联系班主任,班主任一般会训导一番,然后勒令其写检查或叫家长带走停课处理。过不了几天,他们重返班级后,会依然故我,甚至变本加厉。

  于是,你改变策略,主动找他们谈心,他们也会诚恳地说他们自来如此,积习难改,对学习实在提不起一点点兴趣。你给他们每人无偿发放一本课外读物,心想让他们在课堂上阅读,既有所收获,又不影响他人,一举两得,多好!但你天真的想法接着就被严酷的现实撞的粉碎,第二天你就会发现你发下去的十几本课外读物许多已经不翼而飞了,个别学生为了照顾你的情绪也会把寥寥几本幸存者摆上桌面,然而,接着你会发现他根本提不起展页观读之兴致。呜呼,简直无法可想。

  自得其乐型,也是十分厌学的学生。只不过这类学生在课堂上不影响其他人,自顾自地做着与课堂教学无关的事,有的是玩手机,有的是照镜子,有的是玩折纸。看到他在埋头玩手机,你本能地会走上前制止,如若没收了手机,按照学校的规定,期末才能归还。而今年本班这么有个性的学生,怎会有等到期末的耐心?要么一下课他(她)就会成了你的跟屁虫,死缠烂打地向你索要,嘴里还会信誓旦旦向你保证,今后决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要么他(她)会发动家长来向你索要。在拿到他白纸黑字的保证书后,你把手机归还了他(她)或他(她)的家长,过不了两天,他就会故态复萌。眼看剧情还要重播一遍,这时的手机你说收还是不收?

  课堂照镜一组相对乖巧多了,她会在你走至面前时,适时地主动地把镜子、梳子、眉笔、口红等化妆用具迅速搁置起来,调整姿态做出洗心革面马上努力读书的的样子。鉴于是女生,你认为她一定面皮较薄,自尊心特强,比较听话,于是你网开一面,仅是训戒她几句,这时她一定点头诺诺,态度诚恳之至,你以为你终于舔舐到了成功的甜美滋味,从此课堂上她一定会努力学习了,结果第二天她就有可能旧病复发,你这才知道,很多事都会成瘾的,包括课堂照镜子。

  第三种类型是我行我素型,这类学生不多,他们聪明有余勤奋不足,甚至厌学十足。她有时会在你去上课时,礼貌地事先向你招呼:“老师,我这节课还不想学习,等啥时候想学了我再学。”然后她就转变成了自得其乐型。这节课她会排的满满的,要么吃零食,啃鸡腿;要么照镜子,画眉毛;要么玩手机,打游戏;要么搬起凳子坐到教室的走道里,和就近的学生说话。下课后你把她叫过来谈心,她总有自己的一套歪理:反正我学不进去,我自己也没办法。你让我背文言文,我背那些干啥?我又不去和鬼说话!你让我学生物,我学那些干啥?中考又不考那些内容!你跟她讲相关的道理,你会发现她的成见是铜墙铁壁,你的思想,你的观点根本攻不进去。不过,这类学生还是有紧慢的,等到考试临近时,她会临时抱起佛脚来。课堂上她虽然无视你的教学安排,她按照自己的学习计划努力自学起来,分秒必争,书声琅琅,考试后成绩也总能说的过去。

  其他还有喁喁低语型,一有机会就和邻座窃窃私语,仿佛有说不完的私房话;还有以笔代口型,这类学生还算有底线者,为了不影响他人,就化口头说话为笔谈,纸条传递频频;还有灵魂出窍型,节节课他都呆若木鸡,魂不守舍的样子,提醒他一下,他灵魂会暂时回来光顾一下形体,旋即就又出游了。这类学生也不过三两个,但也是较为独特的一类。

  最令人佩服的,是我们班的出泥不染型。在班上如此众多流派的夹击下,在班上甚嚣尘上的厌学之风的熏染下,我们班尚有一群出淤泥而不染,课堂上还能岿然不动努力向学的好学生。他们立场如此之坚定,意志如此之顽强,抗腐能力如此之强大,令为师者无不振奋、感佩、青目,惊为天人。

  面对娇生惯养缺乏惩戒,在又捧又拍赏识教育泛滥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一代,面对在物欲横流、拜金主义泛滥的社会之海中畅游的一代,面对在德育教育严重缺失,只教学生读书做题考试的学校教育中成长起来的被训练成一个个考试机器的极度厌学的一代……面对在以上的家庭、社会、学校造就出来了的流派众多、类别各异、个性鲜明的八九十名学生,我这个从教近三十年的老革命痛感面对新问题的无奈和悲哀。

  有着微薄收入的教师们,在杀师案、辱师案此起彼伏的时代,在教师的尊严被严重践踏基本权利不能得到保证的今天,仍然一如既往地挣着卖大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虽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然而,他们口里说的是学生,心里想的是学生,梦里出现最多的还是学生。他们在努力尽着自己的本分,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企图用自己微弱的光去和当今强大的主流社会价值观相抗衡,去尽可能地影响学生们,尽管明知道收效甚微。

  向战斗在教育一线的所有教师们致敬。

  学生,学生,这是一代令人头疼的极度厌学的学生;教育,教育,这是仅把追求好的考试成绩作为唯一目的为此不惜扼杀孩子们的学习兴趣的当代特色教育。教师,教师,这是在夹缝中生存两头都不落好的一个弱势群体。

  可叹,可悲!谁来救救可怜的学生,谁来救救可怜的教师,谁来救救可悲的教育?


上一篇: 《记梦》     下一篇: 《当教学成为副业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210次 | 联系作者
对《学生,学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