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5-24   共 175 篇   访问量:579
记梦
发布日期:2016-05-24 字数:1840字 阅读:579次

  一

  公园里的阳光融融的,像一只手在抚摸,让人觉得浑身上下舒展极了,禁不住要伸个懒腰,听一听自己骨节作响的声音。广场上的人挺多,却疏疏朗朗地走着。灰白色的瓷砖向四方绵延开来,在阳光下显得令人无法形容,我竟想到了明快这个词。

  隐约地觉得,瓷砖的尽头是实验中学,大概如此。看着身边走过的行人,我心里有些迷惘。

  不知过了多久,她站在不远处,我似乎很熟悉她,可我并不认识她,于是便盯着她看。高个子,长头发,我好像真的没见过她,可这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她也同样打量着我,我们就这么奇怪地对视着。


  二

  她说,我很像他。

  她领着我在古老的楼群中穿行,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跟着她,可又觉得似乎理所应当。

  这一片建筑群就像四十年前流行的小二楼,是用蓝色的砖砌起的平房,她家在这里吗?可在我看来,她衣着整齐干净,美丽得不可方物,怎么可能住在这里啊!

  我们走上一段楼梯,踩着砖缝里冒出的青苔,她打开了二楼尽头的一间屋子,这屋子小的很,陈设也简陋,一张小床露着光溜溜的木板。

  阳光从屋门口照射进来,并不觉得冷。


  三

  我们并排躺在床上,开心地聊着天。我们真的像熟识多年的老友,有着无数的话题。

  我不知道我们都说了什么,只知道很多很多。

  我不知道我们都说了多久,只知道很久很久。

  木板床真的很窄,我在床沿上躺了半天,终于摔在地上。

  我坐在地上,嗔怒:

  “姐,你把我挤下来了。”说完我自己都很奇怪,这声姐叫的随意,仿佛是同学间相称一般。

  莫非我们是同学?我想不出。她站起了身来,笑了笑,说:

  “你真的很像他。”

  她的笑真美。我想。


  四

  夜深了,我们三个人行走在废弃的梯田里。

  等等,三个人?

  哦,对,还有她的女伴。我对她的女伴十分陌生,她跟她的女伴似乎也不熟,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一个陌生人跟着我们。

  我们沿着梯田往岭上走,这梯田的坡度很大,我手足并用地爬了上去,想拉她上来,她坚持自己爬了上来。让我惊异的是,这样陡的路,她的女伴却走的飞快,到了我们的前面。

  不远处,突兀地现出一座土坯房,她说,这是他住过的地方。

  土坯房没有门,没有窗,墙上有一道缝,可容人侧身通过,往下看,深不见底,好像绵延到地心。

  在墙缝正中,漂浮着一个纸人,这纸人做得很抽象,被一团绿光包裹。

  巫毒娃娃,我这么想。她似乎不知危险,竟伸手去摸,我忙抓住她的手腕,所幸她手臂不足够长,没有碰到。纸人却消失了。

  我不知道,屋内是怎样的存在,但我对屋内的存在有着灵魂深处的恐惧。我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想把我的头伸进去看看,这个想法吓得我跌坐在地。

  但那个女伴已经这么做了,她把她的头伸了进去。


  五

  缝隙里忽地跳出一个篮球大的蟾蜍,那个女伴生死不明,直觉告诉我,来者不善。

  “快走!”我把她推下高坡,回身掐动一个手诀。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道士?我脑袋里乱的很。

  我一拳挥向扑来的蟾蜍……

  六

  我发现我身处一片纯白的空间中,周遭空无一物。

  我死了吗?

  我手里拿着一片纸,像是某本书上的人物简介,入眼便是:

  “梅晴,女,二十岁……”

  我哑然失笑,难道我之前的经历都是书中的情节?那我倒要看看,我在书中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我找遍了整页纸,却没有我的名字!我笃认,这其中有一个惊天的阴谋!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了。睁开眼,梦中的人物和场景都一一逃遁了。回想梦中的人事,五光十色,光怪陆离,充满了不可知的变数。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你将要遇到的人,将要经历的事,都是不可知的。正是这诸多的未知,才促成人们坚定地走下去,去一一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


上一篇: 《母亲节,我不快乐》     下一篇: 《学生,学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79次 | 联系作者
对《记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