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8-24   共 130 篇   访问量:2421
有个学生叫刘畅
发布日期:2010-08-24 字数:3177字 阅读:2421次
  我简直要对这个十八岁的孩子丧失希望了。

  买励志的书给他以求启发心智,,尽述世态百相希望他擦亮双眼,深情劝慰苦口婆心,气极而斥怒极而悲------这些手段统统无济于事,他依然沉默,头发直立,眼神空洞,黝黑的皮肤上写满了反叛与不屑;他依然在课堂上沉睡或者醉在玄幻小说里,或者趁月黑风高,逾墙而出,溜进网吧,开创一个别样的世界。唯一庆幸的是他没谈恋爱,否则,不知道又会增加多大开支,校园的花树旁恐怕又该多一个落寞而期待的身影。

  一次,我站在教室外偷偷看他,他正扁在课桌上,像个提溜不起的大虫子,而老师,正讲得起劲。我突然想起他的母亲,一个苍老而执着的村妇用粗糙的手不停抹汗的样子,心里很疼,恨自己作为一个老师不能挽救一个所谓的“失足”学生,难道就这样放弃?

  这成了我的心病,一想起来就难过,为此,我消瘦了不少,和他的母亲一样,期望过高后的失望令人无法接受,但我坚信,我只是没有找到打开他心灵的那把钥匙。

  周六,刘畅妈打来电话:“杜老师,我都没脸去见你了啊,孩子太不争气,给你麻烦了-------”我听出她声音哽咽,一刹那,我心酸不已。

  “别这样说,应该的,他还小,我想-----他会好起来的,对了,这次“一练”,刘畅考了420名呢”我努力宽慰这个苦难而坚强的母亲。

  “我想明儿和畅他爸去看看你”

  “不用了,家里牲口多,离不开,你放心,刘畅会好起来的”

  “去了也不见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家里还有点红薯干,我给你稍点去”

  第二天临近中午,他们风尘仆仆地来了,肩扛手提,带来了一小袋一小袋自家产的东西,有绿豆,红薯干,玉米糁等。汗水顺着刘畅爸黝黑苍老的面庞淌了下来,一头花白的乱蓬蓬的头发,一件军绿外套,已烂的不成样子,解放鞋上粘满泥巴,刘畅妈显然经过修饰,头发用一个发卡拢在脑后,一双蓝布鞋比较干净,只有零星的泥点子,花外套看起来挺整洁,就是不太合身,大概是她女儿穿剩下的。

  我端出西瓜,刘畅爸说:“不吃,这东西现在正贵哩”

  “吃吧,已经切好了”我硬是塞到他们手中,他们确实渴了,三下五除二就吃掉了一盘,弄得满地的西瓜子,我没有立即打扫,怕伤了他们的自尊。

  “杜老师,你不知道,刘畅考到咱学时是第一名啊,现在----”她无奈地摇摇头,“俺大队的人都知道他学习好,能成器,老是问刘畅准备考啥大学,我,我都嫌丢人------他还能考什么大学啊!”

  “他们都不知道这孩子已经是一头犟驴了”刘畅爸插了一句。

  “一年喂牲口种粮食的钱都让他花了,他爸还得出去干苦力,你看他,五十岁的人,腰弯的跟个虾一样。”我赶紧递个毛巾给她,我真阻止不了她的眼泪,而我,为一个农民呕心沥血供孩子上学感慨不已,我默默听着他们的悲叹,我也是农民的孩子,我何尝不清楚其间的酸甜苦辣呢?

  “别急,别急-----‘会好的,会好的”我无语安慰。

  “杜老师,刘畅就交给你了,你一定想法让他出息啊,山上就剩咱一家没有搬下来,咱穷,盖不起房子,买不起电视------就是想指望孩子争口气,------唉-------”

  “杜老师,俺跟他爸都是睁眼瞎,啥也不懂,刘畅真交给你了,你----”她突然握住了我的手,“你一定要救救孩子啊------”我震撼了,在他们心中,我这个老师就是神就是他们的救星,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有尽力!

  这是怎样的一双手:粗糙,干裂,伤痕累累。然而就是这样一双手,把希望一粒粒埋进土地,把辛劳一点点抹在身后,只是期待收成好一点,没有私心,没有怨言。握着这双手,我没有理由不尊重劳动,不尊重农民。

  握着这把手,也让我想起了另外的两双手。那时,父亲刚去世,母亲来校开家长会,多年后提起来,母亲还哽咽不止感激不尽,“那时啊,康老师一直拉着我的手,说要我供你出来,不能放弃。”是啊,母亲的这双劳作的手一旦被她认为是智慧的手握过,就是握住了真诚与希望,,那么现在,轮到我传递爱心与希望了。

  “你们放心,我一定让刘畅上大学!”

  下午吃过饭,他们急着回家,说猪和牛还没有吃东西,我让他们带回去一袋米,一箱火腿,他们执意不要,我说不行,你看你们来都给我带玉米糁了,刘畅妈流泪了,说不出什么话,只在车窗口挥着手。

  第二天,我把刘畅叫到家,尽管他不爱学习,此时,仍显出少年的羞涩来,低着头,搓着手,不敢看我。

  “刘畅,中午帮我做饭吧,你想炒个啥菜?”

  “老师,我不会------”

  “没啥会不会的,只要愿意学,你的这双手会创造奇迹的”,我话里有话,“这样吧,今天你就先学个西红柿炒鸡蛋吧,准行!”

  那天中午,我们边吃边谈,他好像不是没心没肺的孩子,当他听说母亲哭了时,一下来睁大眼睛:“我妈真哭了?”

  “是的,哭了,还有你爸——也哭了”

  “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妈妈躲在没人的地方哭了多少次”,我停顿一下接着说,“他们用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词求我,你猜是啥?

  刘畅抬起头,眼里满是惊诧:“是啥?”

  “救!”

  他不说话了,眉头紧皱,眼睛闭上有二十秒,然后,痛苦地说:“老师,我就是学不会-----我”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想轻松上大学?天方夜谭!比如种地,你不好好施肥,庄稼会长吗?它聪明着呢,你咋对它,它咋对你!学习也是这样,你不喜欢它,它怎么喜欢你呢?刘畅,就算为你妈的眼泪,你给我保证,一周不看玄幻小说,行吗?”

  “行!”

  下午上课前,他咬咬牙,做出重大决定似的,“老师,我听你的-----”

  今年暑假,刘畅和他母亲又来了,我看到刘畅就笑了:“刘畅,你胖了”他也腼腆地笑了,只是自信了许多,眼神明亮,头发直立。她的母亲在一旁笑的合不拢嘴,满是皱纹的脸上开出了一朵朵幸福的花。不等儿子介绍学业情况,她先说开了,说儿子如何懂事孝顺,假期打工挣钱,回家把猪圈的粪清理干净,不让他们再去地干重活等等,我分享着这位母亲的快乐和幸福,很是感慨。

  其实,自从刘畅得知父母为他流泪之后,就改变了许多,尽管落下很多功课,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经过发奋,还是考上了大学,入了大学,居然做了班干部,入了党,学生会工作干的风生水起。

  我想,他大概就在父母为他流泪的那天长大的吧。

  “老师,你腰还疼不疼了?”刘畅问。

  “呵呵,你还记得啊!”

  “当然了,你下楼梯扶着栏杆的样子,我都记得。”

  “你还记得什么呢?”

  “呵呵-----我还记得你训斥我生气的样子。”

  他这样一说,我倒是想流泪了,他也低下了头,他妈妈已经在抹泪了,用手点着儿子的头说要不是杜老师,你能有今天?

  我说哪里,还是刘畅懂事,这不,现在多好!

  末了,刘畅告诉我,明年毕业他想去广州工作,那边工资高,等稳定了,再把父母接去,如果他们不想去,就在镇上买个房子,让他们歇着,他们不能再累了。

  我和刘畅妈听着他的话,手又握在了一起-------

上一篇: 《不曾离开》     下一篇: 《千里明月相思寄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2421次 | 联系作者
对《有个学生叫刘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