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7-22   共 130 篇   访问量:1866
西山八大处随想
发布日期:2010-07-22 字数:3079字 阅读:1866次
  老米/文

  

  早就慕名于西山八大处风景的秀丽和灵光寺佛牙舍利塔的崇高庄严,最近终于得以一瞻其容颜。

  想自己日日忙碌而无为,今日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心情便如初夏的阳光一般灿烂。心中吟咏着“终日碌碌书斋间,忽闻春尽欲登山。直把俗务都抛了,偷得浮生半日闲”(拟李涉《题鹤林寺僧室》),我们一行进入了向往已久的圣地。

  一、 灵光寺佛牙舍利塔

  据说这里供奉着世界仅存两颗的佛牙舍利其中的一颗,故而这里成了中外佛教徒朝拜的中心之一。驻足于心经墙下,望着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上香、膜拜、祈福,不觉思索起宗教的诸多问题来。也许,当人们为意识到终有一天自己不能再感受到这个世界而痛苦、困惑时,宗教便产生了,特别是在和平的盛世与动荡的年代。于生,“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于老,虽明知不可避免,总希望青春常驻;于病,即使现代医学也不能减轻其精神上的痛苦、焦虑或恐惧;于死,这更是最最关键的问题。当一个人尚在年少康健时,一说到死亡,仍会惊心动魄。甚至有人说,一个人的真正成熟始于他对死亡的认真思索。从此,这种死亡的恐惧将会伴随他终生,直到他寻找到某种生命延续的精神寄托。

  然而,面对着现时俗世的参拜,姑不论真正的僧侣教众,单说上香、跪拜的善男信女,多为有求而来。祈福消灾祛病当然无可厚非,但若欲求金银、权势,则与佛理不合。所谓“芸芸众生,皆为利来,皆为利往”(此欲又是造成人生痛苦困惑的根源之一),而此欲又是佛家所极力摒弃的。真不知如此矛盾的现象何以在此方净土得到了最大的宽容。忽又想到《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他说:“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灭我泼天富贵。”难道仅是供养、布施、礼佛,佛就能保佑成全他的各式欲望?主张色空、灭欲的佛何以要去满足芸芸众生的各色利欲呢?所谓“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看来,还是禅宗说得好,“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静,即佛土净。若心清静,所在之处,皆为净土……其心若不净,在所生处,皆是秽土。净秽在心,不在国土。”《西游记》中孙悟空求道修行之处名“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也是此意。乌巢禅师的偈子更是明白道出了一切:“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此时,我似乎听到了佛的声音:放下。放下利欲,始得净土(极乐世界)。

  二、 中华精印谷

  进入中华精印谷,抚摸着巨石上或古朴或劲健的印刻,心中油然生起对中国印章文化与雕刻文化的敬意。中国文化中对石的崇拜与对文字魔力的迷恋,二者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它与以砖木为主原料的中国建筑艺术迥异,后者似更易随时间的流逝而化为荒土废墟,而这一印章艺术与石刻技艺的结合,更能让人感叹历史的悠远与艺术的永恒。

  同行者中有一中国矿大的研究生,他为我们讲解着此石多为花岗岩,富含二氧化硅,不易风化且质地易于雕刻。而又有一些泥岩,虽不光滑,但在我看来,其上镌刻的前秦印等更显古朴苍劲。我们流连其中,用充满青春血液的手掌抚摸,用头脑中的一个个问号敲叩,我们力图更深层次的亲近它们,在想象中走进那段风起云涌的沧桑历史。

  三、 昂贵的饮食与商业文化

  到达四处时,腹中已作雷鸣,加之口渴脚乏,便暂歇一下。一问矿泉水、方便面、面包等的价格,都比一般的市场价高出了数倍。据说再向上走,价格更高。看来,这里的商品价格与垂直高度成正比。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只有挨宰了。也许,从山下运到山上,运费等又都提高了很多罢。我们只有自己为此作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一路行来,商业文化的气息一直扑面而来。有卖念珠、手链、桃木棍的,有卖桑椹、弹弓的。到得七处,更不时有人询问:“几位,要不要骑马下山?”我们顿时觉得很恐怖,如此陡峭,骑马下山,还是不要拿生命开玩笑吧!或许是我们的无知带来了恐惧,或许是他们的宣传不够,我们只是一笑了之。

  缆车、滑道,据说颇有综览胜景、飞临飘逸之感,但我们更相信自己年轻脚步的丈量。

  四、 鱼儿、蚂蚁雨儿童

  过了四处,有一池天然水,深绿而半透明,中有鱼儿数尾悠游其间。水虽不深,但掬一捧,感觉颇为沁凉。

  有一仰头喝水还站立不稳的小孩子,这会儿非要到池边去摸一下其中的鱼儿。当然,他的妈妈看着池边光滑而有青苔的石头,没有满足他的愿望。小孩子也许想和鱼儿做个伙伴,或许也想感受鱼儿的快乐。他知道鱼儿是快乐的吗?鱼儿真的快乐吗?我们不是鱼儿,又怎能知道它到底快不快乐?同伴又在和我讨论起庄子那则著名的故事了。

  山顶的黑蚂蚁大得出奇,足有常见蚂蚁的数倍。有一儿童小心翼翼,生怕蚂蚁爬到脚上,或许是怕不小心踩到了它们吧。

  看到地上不时可见的蚂蚁的残尸,不禁感叹:或许真禅子实是真童子。此心纯净无贵贱,眼内只有快乐存。虽没有佛的悲悯,但他一切向自己内心去寻,没有外物的牵扯,唯有真我与自在。当然,儿童还多从六根之欲而动,尚不能觉悟四谛六度之正法门。

  五、山顶之清风

  到了七处之后,困了,累了,于是坐在廊下的石条板上休息。俯瞰下面灵光寺佛牙舍利塔金光闪闪,远眺京城高楼幢幢朦胧于渺渺烟云,再有凉风阵阵袭来,顿觉胸襟为之一开,精神为之一振。想起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游记》:“穷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游。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塿为类。悠悠然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也。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神释,与万化冥合。”坐于此处,箕踞而游者,是吾辈神游。萦青缭白者,是青林与白雾。引觞满酌者,也只是在想象中与诗人对饮,醉则更枕以卧了。心凝神释,与万化冥合,这也只是诗人的瞬间感受,还没有达到“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境界。他的寂寞孤独是难以排遣的,唯有山水之游方能暂时解他“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之感。诗人没有入佛,最终难以排解外界的牵扰,以致壮年而逝,添了后人几多唏嘘感慨。知诗人者,其在青林绿水间乎?

  远飞的神思被身旁一对男女的卿卿我我打断,他们叠股相拥,视我等为无物。这已是一种常见的“忘他”的境界了。有禅师说,人生情缘,各有份定。也许男女之爱也是人生价值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只是无缘莫强求罢了。弘一法师(苏曼殊)也从曾经的“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最终走向“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

  六、归去

  在山中盘桓良久,看日色西斜,本愿长住此山中,奈俗务所羁,只得归去。记得有人说过,每天清早醒来后,我便不再是我。似我等六根不清静之人,屡被俗务所累,远离了“困来即眠,饥则便食”的境界,如何能遁逃于天地之间?闲暇时,我们也许会“更喜高楼明月夜,悠然把酒对西山”。这也是我们忙碌生活中的一种轻松解脱与悠远回忆吧。

  只愿“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上一篇: 《给白玉先生的一封信 》     下一篇: 《不曾离开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866次 | 联系作者
对《西山八大处随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