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7-21   共 130 篇   访问量:2104
给白玉先生的一封信
发布日期:2010-07-21 字数:2345字 阅读:2104次
  

  白玉先生,您好!

  十分感谢您的关爱,对阿木散文诗《岸与岸》的关注及点评。因这段工作实在太忙,没有回复只言片语,十分抱歉!现就写作《岸与岸》的缘由及心路历程稍作分析,以慰歉疚之心!

  首先,我最不喜网上无病呻吟的矫情,铺天盖地的滥情。

  因网络的自由性,任何人都可以凑出点文字来晒晒自己的隐私,自娱自乐尚可,拿来误认不当。君不见充斥网络的这类文章还少吗?我自然不反对那种真心流淌的情感,关键是面对一张空空的屏,非要臆想出一个完美的梦中情人,尤其是女人,绝对是幻想天才,所以有很多都是很直露的声嘶力竭地吆喝。我讨厌那种虚无,谁能否定,网络那端的他对多少人说过情话?——你让我怦然心动了,你让我夜不能寐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如此甜言蜜语,确实可以打动一些人脆弱的心。我想,但凡上过网的男人女人,大概都曾遭遇过心仪的她或他,只是这种海市蜃楼般云山雾罩般的甜蜜到底可以走多远?大不了由网上走下来,走到凡俗中,一见一惊叹,再见已恍然,叹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留下一个伤心的人生注脚,然后,你是你我是我,白是白黑是黑,不消你费劲,时间已把这段“心动”拉入了黑暗。

  特别申明,真诚交友者除外!

  第二:阿木为文,主题尚“爱”与“情”。

  情分种种,唯真是美,爱无大小,凡爱有轨。阿木独爱那一种淡而远、婉转而含蓄、虽心窍动而色不变、怡人生命,氤氲性灵的纯美感觉。或许有人说你这不正是“虚无“吗?不正是你要反对的吗?不,我认为,这样一种情感是建立在“灵犀一点”之上的,或许它只是美女如花隔云端,谁若遇见,是上天垂怜;或许它就是生命中的一种情结,我们每个人都有,只是那个打开心结的另一个,未必恰好在合适的地点和时间出现,故有“今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遗憾,有“蒹葭苍苍,在水一方”的冥想,有距离造就的千古绝爱,有柏拉图的精神之爱,而这种爱该是一种纯洁高贵,心灵相通的知己。现在所谓的“红颜知己”“蓝蓝知己”“碳粉知己”似乎人人都是精神病人了,都缺乏爱,缺乏心灵的另一半,非要寻一个出来,算是荣耀。

  阿木不齿,阿木笃定这种没有基础的爱只能怦然一时,不可以生根,更不会发芽。陌路相逢,招呼一声即可,网上相遇,不做无谓的情感付出,这样不会伤人,更不会伤自己。

  第三,阿木认为“文如其人”。

  人心氤氲,气质如兰,文字自吐一种淡雅,人心浮躁,浪行天下,文字必蹦跳不已,企图突围。人心平和,慧眼静心,文字必恬淡入定,予人启迪。诸如男人女人文风不同,男人的刚性注定文字的挺拔,女人的柔美则脱不了千转百回的叹笔。大抵如此,极少超越性别身份站在他人肩膀冷眼看世界写生活的人。

  文字是表情达意的载体,它的主人有什么样的经历,文字也会有什么样的经历,所以,文字多多少少总带有主人的气息。比如阿木,经历过生离死别,体察过人情冷暖,所以看社会总带有一种悲情成分,喜欢由果推因,比如看书,必是从最后一页看起,一件事情,必先想到它的结局,自己觉得烦恼,又无法改变这个积习。朋友曾善意提醒:你想的太多,累不累哦!

  然而,不能入心的事情,无论如何我是记不住的。我选择爱朋友爱亲人爱学生,崇尚清净淡然。平生两大爱好:沉迷音乐,玩味文字,它们就如我的情人,贴心、慰藉,不可一日不见,一日不思!无论工作怎样忙碌,当夜晚来临,我会安静地捧读文章,一入书中,烦躁自会溜走。因为有书相陪,本来寂寞的人生很是丰润,因为喜欢写字,本来缺少朋友的我有了很多真诚的朋友,这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乐!我将永远怀着虔诚而挚爱的心灵感恩他们!

  第四,别在文字里寻“我”

  尽管文如其人,但一旦形成文字,自然有了“文学性”,不是简单的日记,必会有一些“借”的成分,若看见“我”就认为是阿木,那就有点不好了,我可以在文中是“我”,是“你”,是“他”,也可以是疯子,是傻子,是三岁小儿,八旬老翁,总之,初看文章,他是他,我是我,一旦进入境界,要看他不是他,看我不是我才对。

  当然,很多时候,我还是喜欢以女人的身份出现的,这样写起来顺手,只是这时的女人未必都是我本人了,我会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去体察众多女人的心思,所以别在文字里寻我。

  假如“我“是忧伤的,我会借了文字,让心踏一地月光,飘然独舞。把那些属于主人公的无言的心事,缓缓揉进字里行间,或许此时,我已成了”她“吧。

  文字,很多时候,是我们心灵的避风港,倦了,进来歇歇,抖落抖落尘土,放下追寻的疲惫,小憩一会,偶尔做点依稀朦胧的梦,留待追忆。又有几人肯露了自己的心在阳光下给别人瞧呢?即使那心早已潮湿,也不想拿到骄阳下暴晒,只怕那过度的温暖,连那如水的温柔,一并吸干。

  阿木愿借文字,在俗世的热闹里独自呓语,要的就是一点痴,一点飘。更愿跳出文字,去享受对庸常生活中那些简单的幸福。实际上,幸福很简单,也很小,不过是孩子的一声甜甜的呼唤,爱人晚上加班后响在楼梯上的足音,一部迷死人的电视剧,所以,我们还是需要真实的爱与幸福啊!祈愿人们,给生活一个微笑,生活,将给你温暖的阳光,我们要珍惜生命,热爱生活,因为一个回头,就是前世今生,一个刹那,就是生离死别!?

  白先生,对不起,我不过是借给你的信说出一点看法,很是粗浅,有班门弄斧之嫌,望海涵!若有机会,请回信谈一谈现代诗歌常用的意象有哪些,期盼回信!

  阿木谨呈!

上一篇: 《无家别》     下一篇: 《西山八大处随想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104次 | 联系作者
对《给白玉先生的一封信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