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14   共 130 篇   访问量:3269
那时花开花不语
发布日期:2010-06-14 字数:3504字 阅读:3269次
  那个夜晚,一种貌似平静却又令人颤抖的激情,简直要让叶小云晕眩。喧闹的夜色,暧昧的灯光,杯盘狼藉的倦怠,一切似乎都是为了配合她的心情而来。

  叶小云望着灯影迷离下已显醉意的骆冰,一种不真实感浮现出来,是他吗?是十五年前那个温和细腻的少年吗?今晚的他还会想起端午节她偷偷塞给她的鸡蛋和粽子吗?

  “来,叶小云,厌厌夜饮,不醉无归。”骆冰游离的眼神,如夜色里惊慌而逃的一只猫。他摇摇晃晃地试图越过那些啤酒瓶子和一张长长的桌子,手里晃着一杯琥珀色的酒液,向她举着。

  “坐下!瞧你那熊样,喝几杯就装醉啊,早干嘛去了?”王磊一把把骆冰拉坐下,朝叶小云道:“看到了吧,这小子还贼心不死,对你还那个----”

  “别胡说哦-----”叶小云底气不足地说。

  “胡说?就你们俩那点猫腻,傻子也看出来了,居然搁到心里十五年,当窖藏美酒啊。”王磊不无嘲讽地说。

  骆冰和叶小云此时什么也说不出来,骆冰端着杯子的手终究没有跨过时间的门槛,他无言地望着叶小云.在这样的对饮里,能说些什么呢!或许只剩下一片清凉的月光,即使有想说的话也只能从心底渗出吧.

  时间的速度之快,有时快到让人绝望.

  彼时花开,花无语!如今想要追忆的不过是一朵曾经开在衣襟上的花而已,香已飘散,俗如红尘。

  叶小云默默地望着对面的他,心疼不已,而这种疼,似乎从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就没有离开过她。

  十五年啊,从十五岁到三十岁,有多少爱都苍老了啊,那一直深藏于心从不出口的爱,如同广袤的长江之水,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在青春飞扬的季节,撞碎了她多少个夜晚的相思梦!终至于默无声息,黯然陨落。

  如今,爱已沧桑,少年明澈的目光,是否一如当年?

  那时,他们是一群懵懂少年,虽则青涩,心底已藏了秘密。首先表现在目光上,比如,叶小云,她的目光开始被一个影子吸引.这个影子有一头浓密的头发,一双温情脉脉的眼睛,一件宽松的兰迪卡上衣,下午上课前总是最后一个慢慢地走进教室。其实,她多数是不敢直视的,她只用余光瞟,当那个让她心动的影子掠过她的身边,她就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迅速低头.

  他和他一样,作文特棒,很受老师偏爱.一次老师念了她一篇文章《曾经无花的童年》,全班赞叹,叶小云最期待的还是骆冰的反应,果真,下课后,骆冰偷偷递给她一张纸条:“那时花开花藏起,不要遗憾,曾经开过,就有美的意义”。后来,纸条代替语言和目光,开始频繁地在他们之间传递,温馨与感动在少年的心怀里蔓延.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提出想看看她的日记,她一下子脸红了,仿佛所有的秘密都被他知晓。然而,她还是把日记给了他。第二天,她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什么,当他的身影走进教室,叶小云不知怎么,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那节课是数学,无论老师讲了多少种解题方法,她是一句也没有记住,因为他托王磊递过来的日记里,写着长长的两页:

  《开创新的明天》

  当我被你的文字一步步吸引,当蜡烛微弱的光芒在小房间弥漫,我是多么不愿离开你的世界。你的笑,你的泪,你的隐忍,你的无奈,甚至你的小小的粗野,都在我的眼前一一走过,从没有这样真实地走近一个人的心灵!谢谢你带给我的震撼与进取的力量!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明日不可预料,今日尚需把握,而昨日呢?一天天的淡忘吗?

  ------

  “和看日月同沉浮,细看涛生云灭间”,自然界有着千变万化,人世间何尝不是如此?就让我们化悲伤为力量,把对生活的点滴感悟留在心中吧。

  ------

  在新的历程中,我们将写下新的篇章。

  10月24日夜

  叶小云就是从那时开始,为他一个人写日记了,这一写就是三年。三年里,有太多太多细小的感动!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他翻过邻居的院墙为她采摘的美人蕉,甚至他考试不理想而撕碎的卷子,她都偷偷珍藏起来了。

  然而,仅仅是珍藏!叶小云为爱守口如瓶.

  毕业前夕,骆冰约叶小云在操场见面,没有更多的话,只听见操场上杨树叶子飒飒作响。

  “送你张照片吧,”骆冰说。

  “恩,谢谢”

  回到宿舍,叶小云看到照片背面写着:流失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友情。她捧着照片哭了,哪怕只为这一句话。

  此后的岁月似乎一下子就滑过去了,再聚首时,已是物是人非!

  那年高中同学聚会,饭后都吵着要合影留念,他和她依然隔着一张桌子,规规矩矩地坐着拍了张照片,表情是淡淡的。然后是唱歌,同学们毫无顾忌地开着玩笑,班长延杰提议:当初谁暗恋谁,不敢说的,现在一律说出来,回家咱不告诉老婆就是了.于是同学们真真假假地乱说一气,气氛空前热烈.王磊甚至借酒壮胆把小风拥在怀里大声说:亲爱的,我终于有机会抱你一下了,这辈子我死而无憾!

  他和她坐在最远的两个墙角,斜线,中间是点唱机和摇椅.当同学们的热情慢慢退下,他走过来说叶小云你唱首歌吧,记得你还教大家学唱李商隐的《无题》.

  对对,叶小云,我现在还会唱呢,于伟立刻说.

  好,我就唱一首《青春舞曲》吧.

  “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花了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地开,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在同学们的节拍中,她婉转而忧伤地唱着,声音浑厚深沉,本来就两小节歌词,却被她不断地重复着,有种回环复沓之美.同学们此时安静地听着,和着拍子.叶小云仿佛无视同学们的存在,自顾自地唱着,突然,她又瞟到骆冰的眼睛了,那双温和明亮,不露声色的眼睛。

  一下子,叶小云又回到了过去----

  晚自习前叶小云洗完头发,匆匆跑进教室,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如同他们的青春,也是湿漉漉的.赶巧骆冰发生物卷子,走过她身边时故作严肃状:“女生不许留披肩发!”她慌的赶紧把头发绞在一起,红了脸.

  或者发现她心情不好,骆冰就递过来一纸条:哭鼻子就不漂亮了。

  有一次骆冰说,星期天不回家吧,去公安局后面的林子里吹笛子。那个周日,她第一次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第一次那么近地嗅到他的气息.少男少女的芬芳终究是挡不住地到处流浪了.

  在一大片杨树林里,他炫耀地吹起了竹笛,声音清脆悦耳.她也兴致勃发,上下嘴唇滑动在口琴上,一曲<<梁祝>>回荡在那个清凉的午后,也永远保留在他们纯真而朦胧的记忆里了。

  毕业了,他说送你一支钢笔吧,她说好.是那种黑纹的钢笔,小巧精致,她视若珍宝,为了不失礼节,她送他一本在地摊上买的《三个火枪手》。

  后来他去南京大学上学,杳无音信。第二年的春节放假,他回来了,骑着车在她学校楼下叫她,她探头一看,果真是他!倚在自行车身上朝上看,只是她的心再不起波澜,也没有下楼。

  随后就是偶尔的消息,买房了,结婚了,有孩子了,升为领导了.日子波澜不惊地走着,一些东西真沉在岁月深处了.

  即使可能见面,她也回避着,她知道那种美好只能在心里。

  只是逢年过节,王磊总是没心没肺地说,回来看看老情人吧.叶小云就会轻轻地叹口气说,看谁呢,王磊哈哈一笑,看我也行啊!

  比如今晚,当他们经历长长的时光,那段往事只会浮现在记忆里,一寸一寸的光阴悠悠流转,一切都归于平淡了.

  那时花开花不语!开到荼靡花事了,真待二十四花事结束,剩下了的大概就只有伤感.

  “叶小云,走走吧?”骆冰轻声说.

  街上人已稀少,三个少年好友心事沉沉地走着.在青藤繁茂的广场一角,骆冰冷不丁地问:王磊,多少年了?

  啥多少年?王磊一时没明白.

  算了,不说了.今晚挺好!

  是,挺好!叶小云终于说了一句话.

  

  2010-6-14

上一篇: 《六月五日的下午》     下一篇: 《无家别
责任编辑:教书人 | 已阅读3269次 | 联系作者
对《那时花开花不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