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s012345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13   共 0 篇   访问量:1301
咯噔
发布日期:2010-06-13 字数:3553字 阅读:1301次
  咯噔

  QQ287248069笔名:羽萧萧"

  

  “滴滴,哒哒,大货车来咯,勿勿,114来咯,刺卡,后边的有下的不?”

  咯噔,嘻嘻哈哈的在他经常居住的河边垃圾堆里玩着属于他自己的游戏,数着他自己养的宠物。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哈哈,又多了几只,等把你们都养大了我就不用饿肚子了哈哈”。咯噔,用他那痴呆的眼神,望着身上的虱子,似乎得到了无尽的财宝,无时都在小心的看着前来倒垃圾的环卫工人。

  “叽里旮旯叽里旮旯”,这就是咯噔对环卫工人的问候。没有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也许有一天咯噔语言普及,世界上忙碌的人都成咯噔的时候,或许大家都能懂拉,但是我想,那将是在遥远的未来,而且我们已经去马克思那报到了很多次了。

  咯噔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谁取的,怎么流行起来的,但是,一旦有小孩子不听话,大人就会吓唬小孩子.

  “你不乖是吧,等下咯噔来把你抱去”,“你还调皮是吧?咯噔把你带走卖了,看你还调皮”。

  甚至有一对热恋的情侣,在一个漆黑的没有人的地方似乎想做点什么,女孩不同意,男孩居然把手举起来了,“我对咯噔起誓叽里旮旯叽里旮旯……”居然获得了女孩的红颜一乐……

  咯噔似乎成了人们的偶像,大街小巷,公共场合,都时不时的有人说起咯噔,甚至有的哲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神学家,都来对咯噔进行评价,他们在咯噔居住的河边垃圾堆旁摆上了桌子椅子,放上了红地毯,旁边放了一排排的鲜花,拉上了横幅,“论咯噔的豁达,论咯噔的纯洁,咯噔人民的好兄弟,爸爸的好儿子……”横幅越来越多,有某某公司开张的,某某单位放福利的,某某厂子招工的,等等,都发来挂幅,最后在挂幅的很小的一个地方写上祝咯噔大会得以圆满成功!

  一切的讲座进行的如火如荼,忙碌的人们好象一下子都空闲了下来,有的捧着中饭来到垃圾堆旁边吃边听讲座,有的推着快餐车来到垃圾堆旁边卖吃的,人越来越多,某某公司的员工带着红布条来了,某某歌星来了,某某模特来了,某某大腕的公子也来了,乱七八糟的人都来了,各有目的各有鬼胎。哲学家说咯噔是超越了阶级的超越了人类思维的存在;心理学家说咯噔是世界上心理最健康的最纯洁的;社会学家说咯噔的产生是难得的,1W个人里面都很难出一个咯噔,咯噔是社会的最佳杰作;神学家说咯噔是神因为他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他已经在修行了因为他已经脱离了人类的社会,他的意识界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层次。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地上到处是人们吃过的垃圾,也有人们吐出来的口水,衅出来的鼻涕,哈呸吐出来的痰,拥挤的人们在这有限的河边“几拉旮旯叽里旮旯……说个不停,唾沫横飞……”

  这时咯噔笑了,咯噔笑的很开心,他似乎找到了同伴,似乎找到了亲人,面对这么多人群,咯噔从来没有提起过多大的乐趣,面对这么热闹的场面咯噔似乎也没有多大兴趣。但是,现在咯噔却显得很开心,咯噔站了起来,站在垃圾堆墙壁的最高点,在无数的围观人面前,咯噔是那么的伟岸,无数的人都抬起了头仰望着咯噔,就象在听一个领导人发起号召一样,大家都安静了,河边的风刮起了咯噔那头长长的乱发。

  咯噔比平时都严肃,面部的表情是那么的神圣,众人安静的望着咯噔,就象孩子望着父亲要钱一样,无尽的期待。咯噔终于发话了“叽里旮旯叽里旮旯……”说完咯噔就跳下了围墙,在垃圾堆里哈哈哈哈哈大笑,不停的打着滚。

  众人楞了半天,有的拣起石头扔咯噔,有的妇人扯开了嗓子唾沫横飞,会场乱了,有的模特某个私密地方不断的被挤来挤去发出啊啊大叫,有的帅哥在人群中怕被人弄坏了发型不停的躲着别人的手,小贩们推着车怕被人抢东西吃,大老板们打开车窗大吼离他的车远点,小偷们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色狼们在人群总作死的往模特那挤,领导们拿着大喇叭使劲的喊不许动……人有百口口有百舌在这一刻所有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又组成了咯噔语言“几拉旮旯叽里旮旯……”

  咯噔,又站了起来,他突然发现了,自己不是孤独的,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懂自己语言的同类,咯噔哭了,流出了期待了很久的眼泪,他似乎记得了在他很小的时候还不是咯噔的时候听说的一个小品里的一句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咯噔跳了出来,往人群中亲密的跑,他终于看到了亲人,他终于碰到了懂咯噔语言的人们,在他的思维中,这就是老乡呀,能不激动吗?咯噔去抱离他最近的人,一个一个的抱,人群中发出剧烈的颤动,无数的啊啊啊啊啊的声音把这河边创造成了一个私密乐园,数不请咯噔到底抱了多少人,但是只要是被咯噔抱过的人男的都脱掉了衣服不要了,女的都蹲在地上作死的哭,因为没有哪个男人想给个肩膀给被咯噔气息传染的女人靠,那气味实在是太特殊了。

  最后,领导无奈,只有派出了保安队,把咯噔绑了起来,丢进了垃圾堆,会场又安静下来,人们开始发现有的钱包没了,有的金首饰没了,帅哥的头发乱了,老板的车脏了花了,美女的屁股黑了胸膛花了,模特都失踪了……众人,又开始乱了,无数的声音又聚成了咯噔语言“几拉旮旯叽里旮旯……”咯噔又听到了,他显得是那么的激动,他哭了,哭的很伤感,他不停的在抖动,他想起来,他想去拥抱这些个懂咯噔语言的人……他想告诉大家,“哥不是传说……”可是他被绑了起来,他只有不停的抖动不停的撕心裂肺。

  领导怒了,众人怒了,他们把横幅扯了下来,又添了一个新的横幅“对人类的魔鬼,咯噔的批斗”。他们给咯噔戴上了报纸做的高帽子,在咯噔的背上绑上了木头。咯噔似乎很喜欢那个高帽子,不停的把头倒过来看天,希望看清楚这个高帽子,可是,帽子好象在和咯噔开玩笑一样,咯噔一倒过头对天,帽子就反对地,这样来来回回N次,咯噔终于放弃了,

  他又安静了。哲学家又发话了,咯噔是低级趣味的人,是不可礼遇的人,他虽然是人的样子,但是他不算是一个人,他是魔鬼;心理学家也发话了,咯噔是个大色鬼,他即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他是个大变态;社会学家也发话了,咯噔的形成是变态的结果,咯噔给社会抹黑,咯噔是人类社会的公敌;神学家也发话了,咯噔不是神,他不能与春哥站在同一个位置,咯噔是魔鬼。众人也自发的,喊起了强烈的口号,“打到牛鬼蛇魔,打倒咯噔,还世界一片蓝天,”。甚至马上有食品工厂打出了宣传广告,“某某食品是绿色食品,是国家免检食品,是食品中的战斗机。专打咯噔。”甚至又有某某动画片马上出了下集“代表月亮消灭咯噔。”接着就在几分钟内,某某绿色食品就被众人抢空。批斗大会继续进行,咯噔却越来越安静,咯噔坐在地板上,用舌头粘着他身上的一只只虱子,很满足。

  批斗大会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突然,一些吃过刚才卖的绿色食品国家免检食品的孩子,脑袋忽然越来越大,还有继续长大的可能,一个比一个吓人,又过了几分钟,刚上厕所回来的人都说自己拉不出尿了,气愤又一次亢奋起来。警察来了,护士来了,记者更多了。绿色食品被杀了,国家免检取消了。记者开始对大头孩子一个一个的采访,对拉不出尿的人进行专访。一个一个好不热闹,人们开始对大头孩子,和拉不出尿的人,关注了,横幅又换了,“绿色食品,国家免检食品,中的漏洞,还大头孩子的头来,让尿不出尿的人跟我们一样健康。”哲学家又说话了,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是矛盾统一的,我们要找到规律发现问题的重要点;心理学家也说话了,强烈抗议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社会学家又说话了,民以吃为天,这些个违反人类健康的行为要坚决打击;神学家也说话了,春哥是爱你们的,信春哥得永生,不用怕吃了坏东西而头大或者尿不出。

  在大会场丢满了垃圾,无数的苍蝇在人们的皮肤上吸着他们认为由人类皮肤制造出来的属于它们喝的它们叫做“可乐”的液体,无数的气味加上咯噔的气味,将会场的气味弄的是很特别,小贩们的食物还是照卖,众人还是照吃,咯噔看着这么脏的一群人,“啊哇……”终于把他在垃圾堆里找出来的食物吐了出来,里面还有几只刚被咯噔吃下的虱子显得好象还活着。在咯噔眼里,他比这群人干净多了,因为他居然为这群肮脏的人吐了!

  太阳落山了,大会也段落性的结束了,咯噔被丢进了垃圾堆,咯噔闭上了眼睛,睡着了,是那么的安详,河边又安静了,夜晚的月亮又挂了出来,夜灯亮了,一对对情侣在互相吸着对方嘴里的东西,咯噔,呆呆的看着,他觉得不可礼遇,他“啊哇……又吐了”他觉得这样吃东西似乎太恶心了~因为他从不这样吃东西。咯噔笑了,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自在那么干净~~~!

上一篇: 《》     下一篇: 《哲学家
责任编辑:卷单行 | 已阅读1301次 | 联系作者
对《咯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