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08   共 104 篇   访问量:1699
母亲的照片
发布日期:2010-05-08 字数:1929字 阅读:1699次
  我家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位青年女子,留着齐耳的短发,别着漂亮的白色发卡,端庄清秀,眉宇间透着刚毅恬静。照片已经发黄变色,可以想见它已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照片是我在翻阅旧物时偶然发现的,这上面的女子就是我的母亲,是40多年前的旧照,那个时候母亲31岁,我的父亲刚刚去世。

  那年我才6岁,对于父亲的印象有些模糊,而对于母亲记忆我是最为深刻的。

  因为小时候我身体特别的弱,听母亲说:是3岁那年,不懂事的我,偷偷吃了家人放在床头箱盖上的西药《白川蒯》,过量的药性发作,使我在床上哭闹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母亲把我抱到医院让医生诊断后才知道,是吃多了药,看着我不停的腹泻,医生长叹了一声说:这孩子命大呀!只是以后身体会很虚弱的,恐怕也不会活的太大,。听了医生的话,母亲哭了,紧紧的抱着我。

  这段往事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多少年过去了,每当说起这事,母亲总是泪汪汪的,满心的愧疚。

  由于身体太弱,又爱挑食,长到七岁时,我还是瘦瘦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又加上我天性好静,不喜欢和别的孩子们玩耍,母亲也不准和他们乱跑乱跳,整天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一边看别人打棒子,跳大绳,玩游戏。

  也许是害怕我继续的瘦弱下去,母亲想尽了各种的法子让我增加营养,希望我的身体早日强壮起来。她听人说:鸡内金吃了可以让小孩子增强食欲,多吃饭,母亲就想方设法的去寻找。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低,吃鸡的人是很少的,更没有卖烧鸡的门店,只要听说有人家杀鸡,母亲就上门去讨要,并把要来的鸡内金碾碎成粉拌入面粉里,烙成薄薄的干饼,让我当饭吃,每天上学的时候,母亲总要在我的书包里悄悄的塞上一小块干饼。那饼烙的焦黄焦黄的,还粘有芝麻,香油,嚼在嘴里是又脆又香,好吃极了,在那个时代这也算是最好的营养食品,也是我一生中最喜欢吃的美食。至今,多少年过去了,我仍然时常想起母亲做的干饼,回味着那带有母爱幸福快乐的童年。

  母亲去世二十多年了,我实在不愿回忆母亲的往事,也总想极力忘却过去的一切生活,可奇怪的是,随着岁月的推移,这些往事反而一点一星的越发清晰的浮现于脑际。

  由于身体的缘故,我小时候就特爱看书,每天放学后,就坐在门前的老槐树下阅读小说或借来的各种各样的小画册,母亲白天工作忙,等到晚上有空时就在油灯下缝补衣服,我也会坐在一旁看书,有时还给她讲书本里的故事,母亲总是认真的听着,甜甜的笑着,还不时的给我讲一些过去的传说故事,什么牛郎织女,二郎救母呀,西游记了,这些新鲜的事儿,听的我简直入了迷,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很。

  母亲的故事讲的好,让人爱听,是因为母亲是个有文化的人。以前,我在家里见过一张旧照片,是母亲上小学时的一张合影,坐在前排的她梳着短发,穿一件浅蓝的短袖衫,纯朴中带着学生的雅致。

  母亲是在寺庄上的小学,那时候寺庄是伊河南岸最好的一所学校.伊河的水弯弯的绕了个圈,在中游汇聚成了一个碧波荡漾的人工湖——陆浑湖,寺庄小学就坐落在湖的南岸,依山傍水,山青水秀。

  母亲家境贫寒,上学时,就在学校附近的一户人家寄宿。那家的女主人心地善良,看到母亲生活艰难,有时每天只吃一顿饭,学习又勤奋,便有了怜悯之心,常常接济她,帮助她,家里有了好吃总是给她留着,久而久之,母亲就认了那家女主人做干娘,再后来,那家女主人就成了我的奶奶,因为那时候父亲也在嵩英中学读书,是村里唯一的中学生。

  后来的生活是美好的,我的父母参加了工作,那个时期是母亲一生中最幸福,最美满的时光。每次回去老家看望奶奶,总给她买衣服,梳头,像亲闰女一样的照顾奶奶。母亲待人仁慈,温和,从来不说一句伤人的话,所有苦和累都藏在心里。父亲去世时,母亲才三十一岁,她的心境甚是凄怆,每逢回老家看奶奶,婆媳俩总是说不完的话,临走的时候,奶奶还要送到村外,拉着我和母亲的手不停的流泪,走了好远,回头还望见奶奶孤怜怜的站在村口挥手,,。

  母亲去世了,年逾古稀的奶奶趴在棺木上呼天抢地的哭,谁也劝不住,伤心悲痛的一天没有吃饭,晚上婶子让我把饭给奶奶端去,满头白发的奶奶看见我只说了一句话:你妈命苦呀!说完便泣不成声,老泪纵横。

  我和母亲相依为命了二十多年,不知不觉间,母亲在我的心中已留下了鲜明的影子,她身上的好处也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待人诚实,为人善良,平平淡淡的生活,堂堂正正的做人。

  这就是我的母亲!平凡而又慈爱的母亲。.

上一篇: 《桃花人家》     下一篇: 《夏夜闲情
责任编辑:阿木 | 已阅读1699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的照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