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07   共 130 篇   访问量:2028
恋衣成癖
发布日期:2010-05-07 字数:2915字 阅读:2028次
  小伊一直很喜欢迷人的内衣,也说不清为什么,确切的讲,她已着迷到了由喜而痴的程度了。

  如果回忆,她记不清这种喜欢始于何时,是儿时吗?可儿时她都是穿妈妈做的粗布内衣,根本谈不上花色,艺术,欣赏的价值,或许是懵懂的青春时节?或许仅是一刹那的情结,让可她无可挽回地喜欢上了?

  初一时,她到离家十几里远的外地求学,天地自由,可以随意支配一周五元钱的伙食费了。她就从这时开始省吃俭用,整天吃咸菜攒钱,开始买书看,买喜欢的小衣服。

  星期天,小伊和同桌花儿骑一辆破自行车去市区逛,心情就像风一样自由!两个丑小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梭,激动的眼睛,明亮地逡巡着,购买欲像喷薄欲出的太阳,热烈至极!可想想兜里仅有的二十元钱,只好咽下口水!

  这时候她最大的渴望就是成为一个自由花钱的女孩子!或者遇见一位王子!

  然而,一饱眼福的愿望总算实现了,那些已长成大姑娘的好看的脸让她们痴迷,她们穿上白色的毛衣,像只骄傲的白天鹅!小伊只恨自己还是黄毛丫头,还要穿哥哥穿破的秋衣秋裤。

  下午的市场渐渐冷落,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快来看了快来买,衬衣五元一件,袜子一元五双!裤头一元一条啦!”“小姑娘,来看看,多漂亮的内衣啊!”她们羞的赶紧逃,就是白送一条给她们,她们也不要敢呀。

    天啊!犹如侦察兵侦察敌情!终于在逡巡了一个小时后,她们小心的走近心中的圣地!干净的玻璃柜里躺着四个可爱的精灵,而那个蓝色的蝴蝶样的小可爱,格外惹眼,它有着小小的身子,温润的色泽,一圈淡绿的荷叶边更有情致,小伊忍不住去想去摸摸。

  “你要买啊?”花儿问。

  “想买”

  “你不是有你妈妈做的吗”

  “想要属于自己的”小伊回答.

  那个彩霞满天的下午,小伊因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而满心欢喜,一个花季少女可以迈进青春的门槛,它该是一个见证吧,在小伊的心里,它的意义已不止是一件衣服,而是青春路途的里程碑了。

  这件衣服伴小伊走过三年的青春时光,从琼瑶的小说一直走到追星黎明的高中时代。

  记得那年夏天,小伊放学后到花儿家,穿过一个安静的小村庄,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就到了花儿温暖的家。

  她们躲在被窝里,谈起少女的秘密,先从多多的裤子开始:多多是她们的同学,长的可好看了。

  多多的裤子怎么就那么好看呢?咱们的都是肥胖的可以装下三条腿,而多多的就那么修长呢!

  她有两个漂亮的姐姐,会做细长的裤子,尤其会做很小很美丽的内裤。

  你怎么知道?小伊吃惊地问。

  多多让我看过。

  小伊恍然大悟,原来青春时节,每个人都渴望把美丽展现出来啊。她们躺在竹篾席子上,凉风从后窗习习而入,惬意极了。

  “我看我该买胸罩了”,花儿有点委屈地说。

  “那你喜欢内衣吗?”小伊问。

  “喜欢”

  “对了,告诉你!”花儿突然压低声音,凑到小伊耳旁,“我的内衣被人从后窗勾走了”

  “什么?”这回是小伊吃惊了,花儿慌忙来捂小伊的嘴。

  “小声点,我妈-----”她努努屋外。

  “是我们村的一个男孩,我都丢了三条了。还记得我们一起买的那条黑色的柔滑内裤吗?也丢了”

  “哦-----”小伊的心猛地一缩,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场景——一个男孩正用一根竹竿挑着那条黑色内衣。

  “为什么?”

  “不知道,他大概变态”,花儿恨恨地说。

  回到学校,小伊找出那条异常喜欢的内衣,仍掉了。

  从此小伊内心蒙上了灰尘,仿佛玉之瑕疵,让人遗憾。

  然而,这并未影响小伊嗜好内衣。到了高中,小伊更是无比热爱这项事业了,因此积累了好多衣服,也许在她心里,喜欢内衣就是喜欢纯洁的自己吧。

  上大学前,小伊整理了一下旧衣柜,小心地把用过的内衣包起来,压在箱底,青春时节最美好的感觉也被珍藏起来了。

  大学时间相对宽松,女孩子也似春风吹开的花,绚丽多彩。小伊和要好的同学尚君一起去上海市场、广州市场以及老城的街巷去淘喜欢的东西,宣纸,颜料,旧小说,廉价皮鞋等,当然少不得内衣。

  君学美术,审美情趣不一般,看什么都能看出艺术来。比如看内衣,先看裤型,流线型还是伸缩型,再说颜色,大红大绿不要,穿上要有艺术女人的气质,然后是装饰,花边花饰,以及衣服本身的颜色搭配,比如一株荷花,要淡绿,太浓失真,太淡无韵致;然后是质地,棉的麻的丝的化纤的一一细究;接着是设计,是镂空的还是玲珑剔透的,是前面雕花还是侧面开个小口------

  小伊也渐渐进入所谓的艺术佳境。

  有一次小伊淘来一套粉色的雕牡丹内衣,君一见立刻说买下买下,回去穿了好画画。回到宿舍,果真穿了耐心地倚在铁床沿上,同宿舍的艳拿了画笔,一笔一笔地勾勒着美丽。

  小伊立在门边,侧头微笑,静静地欣赏着,她的眼中满是羡慕。看她们用了几乎一个下午才把衣服和身体结合在一起,牡丹华贵至极,像是长在君的身体上。君鼓励小伊也试一下,小伊羞涩地抿嘴拒绝。中文系的女孩向来喜欢借助想象达到美的享受,而美术系的女孩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把美展示给大众。

  青春时光渐行渐远,然而小伊对内衣的偏爱终无改变。

  有一次小伊回家,无意中翻出那包内衣,顿觉亲如故人,只是它们已青春不再,时间咬的她们千疮百孔。小伊痛心地告别这些伙伴,告别青春岁月。

  一路走来黑黑白白,当初羞涩的内衣如今已是大大方方走上街头,花枝招展,像现在的小姑娘们,要多美有多美。走进店里,琳琅满目,随便挑选,喜欢啥是啥,要什么档次是什么档次。小伊还是钟情依旧,隔段时间就想去大商场小店面溜达溜达,不买也满足一下欣赏的心理,有时会一下买三四条,拿回家来如拥有了心爱的人。

  这样滥情,势必造成堆压,只好做个无情的人,喜新厌旧,然而小伊并无留恋之意,她想自已真有点病态了。

  只是偶尔,穿了崭新的内衣,躺在宽大的床上,想起青春韶华对美的渴望,一件件衣服像一个个镜头闪过,只留余味。

  她最喜欢晾晒这些美丽的精灵,看它们花蝴蝶般在阳光下飞舞,舞出的该是一个女子的香与色,情与爱吧!眼睛不会说谎,弯弯的眉让内心隐秘的渴望得以满足。它们像什么呢?有时候小伊也问自己,像春天飘飞的杨花?夏天痴情的知了?还是秋天的丰硕之果?

  无法言明!

  小伊至今不改,痴恋内衣的心!

上一篇: 《春梦了无痕》     下一篇: 《陌上红尘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2028次 | 联系作者
对《恋衣成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