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沧海事》--卷单行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02   共 0 篇   访问量:1379
生日礼物
发布日期:2010-05-02 字数:2325字 阅读:1379次
  今年的生日,收到很多份祝福,没事的时候,在夜色里数了又数,居然有四十份之多。

  

  儿时,是不过生日的,因为那时候没有为小孩子过生日的习惯。

  

  第一次吃到生日蛋糕,大概是在我十九岁的时候。那一年三姐结婚了,三姐夫给我和小哥买了个生日蛋糕,并且大张旗鼓的办了一桌子家宴——父母都在粮店里,家里就我们几个小孩子。每个人都端起酒杯,像模像样的过了一次生日。那一次,大概喝了几瓶红酒,十几瓶啤酒。家里的兄弟姐妹,酒量都好。到晚尽兴而散。

  

  后来,毕业了,学校里的三个男生到我家里来,给我和小哥又过了一次生日。当时喝了五瓶青岛白葡萄酒,还有几十瓶啤酒吧。我记得自己脸上发烫,双颊飞红,大声呼喝着,猜那火柴杆的长短,或者拍着手喊火车快开,火车快开……,同桌总是会猜错,总是喝酒,总是不醉。回想起来,这应该算是我所过的最大规模的两次生日。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我就远离了想当年。

  

  那些冰雪,还有寒夜里的酒香,似乎还在,却怎么也摸不到,闻不着。

  

  

  

  今年是我到上海来的第五个年头了。

  

  想来想去,自己还没资格说这五年多么艰苦,多么不易。虽然有那么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每天都要担心明天会不会挨饿,可是,毕竟也没有挨过饿。每天至少至少还能吃到一顿饭不是。比起很多人,我还是很幸福的。

  

  有时老公会眼里闪着泪光对我说,想当年,你跟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就笑,说,很好的日子,有吃有穿,有时,我还能小小的奢侈一次,要点零食吃……

  

  真的是这样,从来时,到现在,看到花开在四季,树绿在经年。走在繁华的街头,越来越不把自己当成初来的人了。有时会在心里自言自语一句:想当年,我刚来时,那条路破的不成样子,还没有老家那条小巷子好。其实,这里,哪一条街,哪一寸土地也不是我的。对于上海来说,我只是一粒尘埃,偶尔落下来,沾在华丽的裙角,有一天,水来过之后,我就会被洗掉,就会被丢弃。

  

  但是,我越来越不把物质放在心上了。或者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或者是因为最近不必担心明天会不会挨饿了,总之,我开始想起情人节,想起自己的生日了。去年的情人节,无论怎么说,过的还算快乐,有人给买巧克力,有人带我出去沿着上海的外环线一路开车过去,看上海的风景。今年嘛,恰巧过新年,没人给买巧克力了。虚拟的东西,总是会带来太多的怅惘。

  

  前几天,过生日了,每天打开空间,会看到很多朋友送来的生日礼物。老公看了就笑,说是我家宝宝人缘还是一如即往的好。西楼还发了短信过来,当我听到手机振动的声音时,为什么,我会确定这一定是西楼的短信呢?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确定,在这一天,第一个发短信过来的,一定会是他。

  

  不知为什么,我非常渴望得到礼物。哪怕只是一张卡片,我也希望是现实存在的一张纸,而不是屏幕上的五彩缤纷。这大概的确是一种极其过分的要求,所以,我连一张纸片也没有收到。只有一位朋友说,送块蛋糕给你吧?想了又想,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呢?是了,我想要一个相机。每天我会看到花开,看到花谢,看到三月的春光在我的视野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看到我的年华在春光的世界里一寸一寸消失。我想要一个相机,拍下我的每一个想法,包括寂寞,包括平静,包括淡淡的微笑。

  

  于是,我就说,不要蛋糕,我不喜欢吃。你帮我选一个相机吧,一千元钱以内的。我来付钱,借你的眼睛用。

  

  我以为,这也只是我在网上开的诸多的玩笑中的一个,说的人没当真,听的人没记住。

  

  但是,过了两天后,朋友居然打电话说,买了,问我要什么颜色的。我的第一反应是多少钱,我能不能付得起。还好,朋友说一千五。我倒吸一口冷气,不过,还拿得出,即然买了,一定是要的。

  

  朋友把相机送过来,但是,不肯要钱。

  

  那个晚上我就失眠,早上起来黑了眼圈。老公看我,我看他,怎么办呢。一直想到中午下去买感冒药,就在药店的旁边,我给朋友买了件一千多元钱的礼物。

  

  

  

  这是我过生日时,收到的最贵的礼物了。也是我最想要的礼物。

  

  这个社会太现实了,离开那个让我纯粹了三十年的地方,我只体会到了这一点,并深深的牢记在心。

  

  就在那个晚上,有位客户上来,在我这里订了一幅苏绣。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好在能补上我的开销,否则,明天会不会挨饿啊?

  

  呵呵,不会的,因为,五年过去了,什么都变了,包括人和事物。

  

  

  

  现在,我习惯拿着那相机到处乱拍。

  

  我很向往有一天,我能够拿着相机,到一个自己最想去的地方,躺下来,拍那亘久不变,又时时变化的天空……

上一篇: 《烽烟余灰临屏》     下一篇: 《闲侃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1379次 | 联系作者
对《生日礼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