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4-07   共 130 篇   访问量:1965
发布日期:2010-04-07 字数:1628字 阅读:1965次
  这是一条古老的巷子。

  这里有一个古老而又动人的故事。

  从堵堵有高又深的黄土老墙相峙的窄缝里,巷子蛇形般无声无息地爬了出来。那斑驳的墙壁如一位沧桑衰弱的老女人,处处显示着它的陈旧和苍凉。

  人们走一步,踩着石板,走两步,踩着石板,走三步,还是踩着石板。这些青石板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什物了,一块挨一块挤成了这条巷子。

  早先,巷里的人们管它叫“青石路”,究竟以前石板青不青,无人考证。不过,这名字也因岁月久远而有了权威性,沿用至今。但那青石假若先前是青的,也早已褪了色,望去只灰蒙蒙的一长溜。像魔鬼城,像……巷里的老人们不注意时,孩子们常这样争来吵去。

  巷子究竟有多久的历史,恐怕没有谁能说得清楚,石块已有不少裂了缝,由大块变成小块,也许还要更小下去,没裂的也一层层褶皱,有着经历风霜的骨气。村里有白胡子老人敲着烟锅,悠悠地说:“咳!这青石路嘛!据说是乾隆年间造就的……六嫂兴许知道,但也不一定,她也是流落到这的。”

  六嫂其时已八十多岁,年轻时也是很标致的,不知怎么孤身一身流落到此,据说丈夫是个军官。她来这一住就是一辈子,村里人都叫她六嫂,不分年龄辈分,她也不在意。

  没有儿女,她就这么孤独地熬着日子,不知为啥,她最喜欢走这条深巷,拄着拐杖,“笃-笃-笃”重复着单调的声音,走走摸摸,停停再想想,那双灰灰的眼,偶尔动一下,都很机械。特别是那双脚,裹得特紧,特小,仿佛只有一个脚趾搭一个脚跟,能走路全靠那根拐杖,拐杖是枣木做的,据说枣木是好木,用它就能享福。六嫂时不时会嘟哝一句:“好木好木,有福有福!”那双灰灰的眼睛也会突然亮起来,似乎有所渴望。她腿脚不灵便,却更加喜爱这条青石路了,常常蹒跚地挪着小脚,摸摸走走,走走想想。

  “这青石板路迟早要换的,说不定他会回来……”有一天,二双竟听六嫂咕噜出这么一句,大吃一惊。

  “六嫂,谁会来呀?他是谁?”

  “他是……他是我的……你问这作啥?”六嫂突然直起眼,哆嗦着嘴唇直逼二双,吓得二双拔腿就跑,以后他再也不敢冒犯六嫂了。

  “笃-笃-笃”那万古不变的调子又在寂寞的巷子里响起,单调、凄凉,像这条巷子,令人不明白,叫人琢磨不透。

  六嫂终于死了,人们并不觉得奇怪,仿佛她更应该早点升天。村民把她葬在一个叫“鬼谷”的乱坟地,因为没有家族。很快,人们就遗忘了她,只是小巷里再也听不到那单调的拐杖声了。

  忽一日,镇上的小车疾驰而来,说要找六嫂,村里人惊奇的伸长脖子,不知道六嫂闯了什么祸。

  “六嫂死了”二双抢着说。

  “死了?啥时?”镇长瞪大眼睛,提礼品的手禁不住抖起来。

  “走,看看六嫂!”人们潮一样惊奇地跟着,“鬼谷”顿时热闹了许多。镇长轻轻地捧起黄土,轻轻地洒在六嫂的坟头。人们看到,镇长的眼中有晶莹的泪花。

  “两个月前”镇长说,“有一位老人颤巍巍挪进政府大院,拿出一辈子的积蓄五千二百元钱,说,修修这条路吧,让后人走着舒坦点。这位老人就是六嫂,后来,经镇上多方查寻,六嫂正是咱们县上找寻了多年的烈士家属,丈夫立了奇功后壮烈牺牲,现在政府要发抚恤金却找不到家属了,这不-----,我来晚了!”

  镇长噙着泪花,哽咽了,那双托着一万元抚恤金的手格外沉重。

  一阵风吹来,人们都揉着眼睛,仿佛这风吹痛了它们。没有任何言语,人们围在刘嫂坟前,静默、哀悼、感动。

  不久,小巷脱掉了沉重的灰土衣服,一条路,依然从巷子爬出,只不过它似经过熨烫的心,平整多了。,

  曾发表于《写作》

  

上一篇: 《三月心路迢迢》     下一篇: 《青春曾是一支烟
责任编辑:天地粮人 | 已阅读1965次 | 联系作者
对《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