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那一边》--卷单行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3-21   共 0 篇   访问量:1032
无题无题
发布日期:2010-03-21 字数:2323字 阅读:1032次
  

  

  当我习惯了一种依恋,是不是就表示,假如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你,我就会伤悲?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是否就表示,这种伤悲和你无关,只因为我的这一种习惯?

  

  上次去世纪公园看梅花时,阳光很温暖,花在枝头怒放着,尤其是日落时分,阳光穿过垂柳的间隙,在镜头里折射出七彩的光圈来,是那般绚丽,并无邪。第二天,就开始降温了,我在房间里发了近一个月的呆,不是发呆,是睡觉。常常会抱着一本书无意识的醒来,睡去;睡去,再醒来。

  

  我尝试过夜色里,不上线,半躺在椅子上,读书。冬天的雷声在耳边炸响,春天的雷声在远处高歌。狂风带着雨扑向那扇常年半开的窗,我时而会想起很多往事。

  

  其实,心灵的枷锁,都是自己叠加上去的。当一个人开始依恋另一个人的存在时,就会开始变得痴呆,变得不可理喻。更多的时候,沉浸于回忆,或者沉浸于猜想。有很多人,选择把这些说出来。有很多人,选择把这些藏起来。

  

  坦率在这种时候,总是一件很难的事。往往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因此,不说自己的心灵里长出了杂草,只说,那雨下得太久了,在心里长出了绿油油的青苔。

  

  今晚坐在这里,批判自己,批判自己迷失了自我。

  

  因为想要去依恋,所以,会做一些笨笨的事,说一些笨笨的话。偶尔还会耍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敲击键盘,鄙视自己。

  

  呵呵,人啊,就这样,自讨没趣。

  

  我的骨子里,怎么说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拼命的敲打自己的头,让自己清醒。

  

  昨晚,我的确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山坡下,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我躺下去了,穿一条长长的格布裙子。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油菜花吧,在梦里见到的。其它的时候都是在画报上见到的。记得有一次去江苏,坐动车组,下车时偷了一本车上的旅行杂志,那彩页里就有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

  

  然后,我梦到它们了。

  

  风吹过来。花们都侧起了耳朵,听它从远处带来的歌声。

  

  我躺在花丛里,因为怕压痛了那些花儿,我好象还是轻轻的躺下去的。

  

  那长长的茎遮蔽了一些阳光,我的脸上应当是一格一格的光影。

  

  当我闭上眼睛时,觉得阳光在我的视觉里开成了一朵金黄色的花。

  

  那个梦里没有你。可是,我知道,那时,风很大,阳光很温暖,我很想你。

  

  

  

  许多时候,我都很冷漠。

  

  我把许多想法,许多愿望,小心翼翼的塞进笔直的筒里,压缩压缩再压缩。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有许多想法,许多愿望,因为某种原因,不会说出来。

  

  然后,在一个喧嚣的夜晚,被不经意的点燃。一个接着一个,直接喷薄而出,在那无边的夜色里,怒放。

  

  怒放成这一生里,唯美的绚丽。

  

  瞬间的光华,寂寞的夜色,零乱的飘散。

  

  有谁看得出,那些想法和心愿,是用破碎来实现的呢?

  

  那些想法和愿望,就是人心深处的不知足,就是贪念和欲望。是的,就是我的贪念和欲望。

  

  从前我只消挥挥手,摇摇头,就能淡淡的微笑着,走自己的路。

  

  现在,放不下了。

  

  

  

  让我再背一段时间吧,虽然甜蜜多了,背起来也很累。可是,那必竟还是快乐的。

  

  有一天,我会哭吗?

  

  有一天,我会抱着这些哭泣吗?

  

  许多个来生以后,我还会在行走之中拾到你吗?

  

  你还会记得起今天吗?

  

  

  

  风吹落了花,花在我耳边读书。

  

  我遇到了你,你在我的心灵里穿行。

  

  

  

  很多时候,风并没有想吹落花,你也并没有想遇到我。

  

  很多时候,是花吻上了风的眉梢,风皱了皱眉,花就落下来了。

  

  

  

  我要自己记得,今天我很快乐,今夜我很快乐。

  

  ——这已经足够,足够我快乐一生了。

  

上一篇: 《春雷呜咽》     下一篇: 《陌上花开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032次 | 联系作者
对《无题无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